第42章 鲸歌(14)

诺诺提着童子切,缓缓地转身,那柄手术刀现在停在她的额心,但她好像根本不在乎那柄危险的武器,只看那个黑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你早就赶到了,对吧?你没有露面,只是觉得当时的机会不合适。是我们把你带到这里来的。”诺诺说,“你们这种人,学院是叫‘斩首者’,对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伊莎贝尔他们太莽撞了,能悄悄解决的事,为什么要弄出那么大动静?”黑影轻声说,她的声音出人意料地好听,轻柔中带着些许磁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应该更小心的,学院的老爷们就算再怎么自负,也不会觉得凭那几个低年级的家伙就能够抓到我们,他们后面一定会有坐镇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发现我的?”黑影问。

稻草人书屋

“你用的洗发水。你一直都用同一个牌子的洗发水,而我是你的室友,我们共用浴室,我记得那股香味。今天你来之前,用的还是那种洗发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来是这样。”黑影微微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并不是你的失误,你是故意的。斩首者的工作是悄无声息地把目标制服,或者真的斩首,想要潜行的话,就要把一切痕迹都抹掉,包括气味方面。你是个谨慎的人,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所以我只能认为你是故意的。” 稻草人书屋

苏茜缓缓地上前,只需两步她就走进了灯光的范围里,彻底暴露在诺诺和楚子航的眼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修长的眉眼、修长的身材、简洁的白色夏裙、半高跟的系带凉鞋,这一身打扮透着夏天的感觉,最适合背着双手漫步在阳光灿烂的午后,很多咖啡馆的街道上,阳光透过高树星星点点地洒在她的裙子上。

稻草人书屋

“因为要见你,所以特意洗了个头。在巴黎,女孩跟最好的朋友见面,也要像跟男朋友见面那样洗头化妆,穿上最好看的裙子。”苏茜轻轻地招手,停在诺诺眉间的手术刀飞旋着倒退,但并未落入她的手中,而是悬停在距离她的手半米左右的地方,高速地旋转着,发出凄厉的啸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歪着头看她,看了很久,无声地微笑,“妞儿,你今天穿得真好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位在巴黎世家工作的设计师帮我做的,是我在法国认识的朋友,本想什么时候介绍你们认识。”苏茜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可没什么值得介绍给你的新朋友,金色鸢尾花岛上只有一帮有钱的姑娘,她们所有人的钱加起来可能能买下欧洲,但她们加起来都没你有意思。”诺诺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猜到你在那里过得不开心,我应该去看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楚子航已经把路明非拖到角落里去了。他紧张地看着这两个女孩,又有点纳闷,女孩们都握着凶险的武器,气势上一丝一毫都不退让,却开始拉家常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盯着苏茜面前那柄旋转的利刃看了一会儿,“原来这就是你的言灵,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是没有言灵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御,一种不太常见的言灵,很适合用于刺杀。学院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在我身上查出了这种言灵,却没有写入学生档案。”苏茜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剑御,诺诺也曾听说过这个言灵,它在言灵周期表中有一席之地,但是看名字更像是某种中国古代所谓的“神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也确实是根据中国神话中剑仙御剑的神话起名的,持有这种言灵的人能凭意念遥控金属物体,无论那是剑、刀或者车辆。究其本质,是一种强大的控制电磁场的能力,苏茜的领域之内,一切的金属物品都被她磁化,成为她的武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种言灵的威力取决于释放者的领域大小和能操纵金属物体的数量和质量,有些人竭尽所能也不过在几寸的距离内操纵一柄薄薄的裁纸刀,而那些传说中的剑仙似乎能控制无数的利刃,制造出剑山剑海般的攻势。 稻草人书屋

难怪苏茜后来成了斩首者,猎物只要踏入她的领域,胜负就差不多定了。眼下他们正站在苏茜的领域里,不只是那柄飞旋的手术刀,这间仓库里的任何金属物品都可能忽然腾空而起,变成一件武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连我也不告诉么?”诺诺撇嘴表达了不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诺诺和苏茜是最好的朋友,连诺诺自己都这么认为,她跟恺撒之间会有秘密,跟苏茜之间却不会。

稻草人书屋

可她问过苏茜关于言灵的事,苏茜只是笑了笑说真的没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是因为你没有言灵,所以我说我也没有。”苏茜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A级学员中没有言灵的例子并不多,诺诺就曾因为没有言灵被非议为“伪A级”,苏茜那么说是不愿让她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