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鲸歌(15)

她们在一起住了三年,在战术训练场上是伙伴,在“自由一日”中是对手,短兵相接已经很多次,却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天这样极致。

daocaorenshuwu.com

所谓极致,是用生死作为筹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诺诺如同闪现到苏茜的面前,童子切自下而上,撩出明镜般的刀光。古代炼金术大师的作品,驱魔镇邪的宝刀,刀锋之利,就算是匹马都能被一刀两断。 www.daocaorenshuwu.com

苏茜凌空一抓,那柄飞旋的手术刀像是被巨大的磁力吸回了她的掌中。手术刀割破童子切的刀光,无声无息地划向诺诺的手腕,灵蛇般的攻击,虽然没有童子切的威力,但速度更快,也更精准。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擦肩而过,再度归于静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片白色的织物轻盈地飘落,那是苏茜的裙摆,她的闪避速度够快,却不代表那件夏裙可以跟她保持同等速度,毕竟那只是件好看的裙子,不是奇异博士的斗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得意或者兴奋的神色,依旧是持刀戒备的架势,她在日本刀上花的工夫不多,但这防御的刀架也算滴水不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仅仅一刀,她就从进攻者转为了防御者。因为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腕脉处的那一道寒意,那是手术刀的刀锋擦过她手腕时留下的,只差几厘米,那条银色的响尾蛇就咬中了她的要害。

daocaorenshuwu.com

金色鸢尾花学院真他妈是个耽误人的地方,神经和肌肉的反应速度明显下降,过去的一年里她尽插花和学做甜点了,而苏茜不同,她穿梭在巴黎或者伦敦的夜色里,每一次行动都像磨刀石那样把她磨得更加锋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愧是学院新生代斩首者中的佼佼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诺诺也并非那种遇到强敌会心慌的主儿,她深呼吸,让自己安静下来,回忆之前所受的训练,迅速地做调整。 稻草人书屋

苏茜的优势是很明显的,一直以来的严格训练,丰富的对敌经验,还有那仍未使用的“剑御”言灵。但诺诺也有优势,就是她手中的童子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柄古刀堪称炼金术的杰作,锋利坚固不必说,而且对龙类和混血种有着特殊的杀伤力,而苏茜手中的那柄手术刀只是普通的精钢打造,两柄武器如果对上,童子切必然斩断手术刀,跟斩开一截铁丝没什么区别。

www.daocaorenshuwu.com

换而言之她的首要目标不是苏茜,而是那柄手术刀,她如果先行发动攻击,就会有破绽,苏茜的手术刀就如嗜血的银蛇那样窥伺在旁,但如果让苏茜先发,她斩断那条银蛇,就可以转而压制苏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缓缓地转动童子切,斜斜地架起,左手沿着刀背滑出,轻轻搭住刀尖,身体向后倾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朝程宗猷所著《单刀法选》中的“埋头刀势”,一种讲究眼力、速度和精确的刀势,先要看破对手的攻击,然而后发先至。 稻草人书屋

而看破,恰恰是诺诺的特长。苏茜的实力远不是伊莎贝尔能比的,但对诺诺来说,解析苏茜远比解析伊莎贝尔来得容易,因为她们太熟悉彼此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苏茜静止不动,她就这么站着,不摆任何架势,白裙飘飘,长发也飘飘,手中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那张依旧温柔的脸,她这个造型更适合出现在某部恐怖片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埋头刀势,后发先至。你是想针对我的武器,但我真正的武器到底是什么,你想过么?我总不会空着手来,随便捡一把手术刀跟你格斗。”苏茜缓缓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你有剑御,你的领域里随便什么金属制品都可以成为你的武器。”诺诺说,“但我只要够快就行了对不对?你就算有无限量的子弹,你换弹匣也需要时间,我只有那么一瞬间,把你打翻,然后就拍屁股走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总是这样,把什么事都想得太简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不是简单,是直接,说得好像我是个傻妞似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记得那次你闹着要去芝加哥的事么,就因为我跟你说芝加哥有个湖畔的酒吧,酒保会调很好喝的酒,而且他调酒的时候肩膀上站着一只白鹦鹉,白鹦鹉会陪你聊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记得啊,怎么了?”诺诺挑挑眉。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过手只换了一刀,居然又开始聊天。楚子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点懵。这要是部动作片,导演以前肯定是搞文艺片的。 daocaorenshuwu.com

“你跳起来就往外面跑,外面瓢泼大雨,我说等雨停了我陪你去,可你说现在出发赶到芝加哥,那间酒吧还没下班,你当晚就能坐在湖边喝着好喝的调酒,和那只白鹦鹉聊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记得,后来是恺撒陪我去的,我们在雨夜里开着一辆敞篷车,还用A级的特权调动了一列火车。” 稻草人书屋

“可你并没有看到那只会聊天的白鹦鹉,那天晚上芝加哥也是暴风雨,湖边的酒吧停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