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鲸歌(15)(第2/3页)

“到现在你还在劝我啊?”诺诺笑,“我还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呢。当了斩首者,你也还是那么苦口婆心的。”

“放手吧,妞儿,放手,对你和他都好。你还当他是你从中国捡回来的那个小废柴么?他是龙王都能杀的怪物,他自己也是龙王级的目标!别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了,你这只小母鸡有多大的翅膀,能护着你背后那条龙?”苏茜的语意严厉,语气依旧温柔,“退一步海阔天空。”

“退一步海阔天空,这话可真老气。”诺诺噘噘嘴,“退了这一步,将来不能原谅自己怎么办?”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楚子航忽然间打了个寒战,他清楚地感觉到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苏茜说到这里的时候语速有了轻微的变化,平静的语气中起了波动,那是……图穷匕见的杀机!

诺诺身后的地板忽然裂开,三道黑色的利刃对空射出,目标是诺诺的后背!

几乎就在同时,苏茜掷出了手中的手术刀,手术刀旋转着,呼啸着,简直是个亮银色的飞盘。而这个飞盘是根本不能接的,周围一圈都是利刃。

楚子航想不明白,因为十五岁的他还没有上过“言灵学入门”这门课,对于“剑御”他一无所知。

这间仓库的地面铺着木地板,木地板铺在龙骨架上,木地板和真正的地面之间有一段距离,在苏茜和诺诺拉家常的时候,苏茜“真正的武器”在地板下方悄悄地巡游,就像是冰面下游动的食人鱼。它们来到诺诺背后,才破冰而出!

“剑御”并不只是用来引动金属的洪流,它也可以精妙地操纵杀人武器!

正面是割喉的手术刀,背后是黑色的利刃,诺诺一瞬间就陷入了绝境。

这时诺诺忽然蹲了下去。

这个动作不属于任何格斗流派,她就是那么直直地往下一蹲,还双手抱膝,就像一个走路走累了的女孩忽然要休息。

但这却是最正确的动作,完美地避开了前后的夹击,只是动作有点孩子气。

旋转的手术刀和那三枚黑色利刃相互接近,眼看就要擦过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紧紧地黏在了一起!动能相互冲抵,四件武器黏着往下掉。

苏茜脸上变色,诺诺还蹲在那里,却抬头看了她一眼,带着一丝狡黠的笑,眼睛闪亮。

诺诺看透了苏茜,苏茜本不难看透,其他猎物看这个斩首者也许是神秘恐怖的,诺诺看苏茜还是当初那个跟她住一屋的女孩。苏茜温柔耐心那是肯定的,但并不婆婆妈妈,她前面劝过诺诺要回头,话已经说尽,没必要再说一遍,要说也是打服了再说。

所以第二次拉家常,双方都是在寻找机会。苏茜在等自己的黑刀游动到诺诺背后,诺诺在等苏茜先发动攻势。

诺诺的目标还是苏茜的武器,但不是简简单单砍断手术刀。她猜出了“剑御”的弱点,从一开始她就是要利用这个弱点。

剑御这个言灵,从名字到效果都非常霸气,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用意念远程控制。但究其本质,是先通过言灵制造强磁场,再让金属武器沿着磁力线移动。电磁化之后的金属武器就跟磁铁一样,距离太近它们就会吸在一起。

说起来其实简单得很,中学物理课本上的知识就够用,但很少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想明白这件事。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就是要去芝加哥,狂风暴雨也要去芝加哥!”诺诺说完这句话,就掷出了手中的童子切。

童子切带起的风声像是鬼啸,它名叫童子切,可不是“小孩子用的刀”的意思,而是因为传说中曾经杀死吃处女的大妖怪酒吞童子,这是一柄杀意旺盛的斩鬼刀。

苏茜可以控制几乎任何金属物品,但偏偏无法控制童子切,因为它是个炼金术做出来的刀,构成它的金属是炼金术中所谓“死去的金属”,这种金属无法被电磁化。这一点也在诺诺的计算之中。

诺诺伸手接住黏在一起坠落的四件武器,从上面拔下一件黑色利刃,把其余三件远远地丢了出去。她可不想在自己发动进攻的时候,这三把刀又在背后添乱。

黑色利刃是柳叶般的形状,轻巧而锋利,符合空气动力学,可以持握作战,但更主要的是用于投掷。不用想就知道是装备部为苏茜特制的,对电磁场的感应远远超过一般的金属。

诺诺反握黑刀,几乎是贴着地面弹射出去。只要制住苏茜就行了,剑御再强,主人被制都没用。诺诺心中不禁有些小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