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鲸歌(19)

东京南面的大田区,古雅的小型和式庭院藏在商业区的楼宇之间,古老的原色木门始终都是关着的,外人只能看见露出围墙上方的屋顶和高树,附近的人都觉得这应该是一座私家寺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个早晨,早起散步的老人们惊讶地看到穿着白色夏裙的女孩打开了庭院的门。发现自己被注视的时候,女孩略显尴尬地欠身致意,瀑布般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张精致柔和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非不是寺庙而是某个有钱人家闲置的别墅?那女孩子应该是个大小姐吧?不过看那温和的眼神,一点都不盛气凌人,想来是家人教育得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又不太像日本女孩,那身漂亮的夏裙没完全遮住她经过严格训练的身体,修长、凝练,肌肉轮廓清晰,没有一丝赘肉,像是那种经常泡在健身房里欧美女孩。老人们对这个新搬来的女孩颇多猜测,但表面上止于点头打招呼的程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茜关上门,把那些老人的视线隔绝,疲倦地靠在门背后。直到此时她才能允许那股疲惫感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因为这里是安全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学院在东京设置的一处安全屋,学院买下这个物业已经很久了,为它配置了严密的安全设施,即使眼前这个看上去优雅静谧的庭院也不例外,如果戴上特殊的目镜,就能看到密集的红外激光网遍布整个庭院,未获授权的人踏入一步,就会激活安保装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网球包沉沉地落地,老人们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疲倦,脚步有点拖沓,莫非是在酒吧之类的地方玩得太嗨了,其实苏茜连提包的力气都不够了。包还很沉,里面塞满了她从火场中抢救出来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巴黎分部,苏茜,身份验证通过。斩首者苏茜,欢迎,安全屋已经为你激活,所有设施对你开放。”苏茜穿越庭院踏上木地板的时候,系统模拟的女声在她背后说。 稻草人书屋

苏茜没有回答,她乘电梯上到高层,走进自己的套间,反身锁门,走向浴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件件的衣裙从她身上脱落,散落一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苏茜没有使用后庭的温泉池,对于斩首者来说,温泉浴太过安逸和奢侈了。她用的是最快捷的淋浴,温水流过她的全身,这是一具线条清晰肌肉分明的身体,身上伤痕累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全都是过去一年里积攒的伤,斩首者这个头衔固然是一种荣誉,但冒的危险也远远高于普通专员,她面对过各种各样的目标,狂暴的、狡诈的、变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通常都会有人作为后援,但总有些情况下斩首者必须独自面对,那时没人会把你作为女孩看待,目标也许会,但他们只会因为你是女孩而更加肆无忌惮,甚至曾有目标试图侵犯她。这种时候苏茜能依赖的只有“剑御”和千锤百炼的身体。 稻草人书屋

所以今时今日她比诺诺强,靠的不是天赋,而是反复用危险去自我锤炼,一再地忍耐,又一再地突破极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次虽然危险,倒是没有什么见血的伤口,新增的是擦伤和灼伤,虽然水温是系统精确设置过的,但水流过灼伤处,苏茜还是痛得眼角微微抽搐。

daocaorenshuwu.com

那个仓库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焚烧场,半地下,没有任何窗户,里面堆的多数都是易燃品,为了藏品的安全还一直保持着干燥,火一起来就根本控制不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墙壁中夹着钢板,门也是合金钢构造,通风管道狭窄到苏茜这么瘦削的身体也无法通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御”这种言灵用于暗杀是极其优秀的,却不以力量见长,她无法破坏门和墙壁,眼看只有死路一条。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后救了她的居然是那个男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男孩离去之前忽然停下脚步,隔着火焰看了一眼苏茜,然后他举起手来,让苏茜看清他手中拿的东西,那是一柄钥匙。 稻草人书屋

他把钥匙丢进旁边燃烧的杂物里,这才转身跑出仓库,在身后关上了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但苏茜还是找到了那柄钥匙。年轻人也没骗她,真的是那间仓库的钥匙,在窒息之前,她终于打开仓库的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和那个男孩都没有置她于死地的想法,但短短的战斗中她和诺诺都几次跟死神擦肩而过。各自的立场决定了一切,她是秘党的一员,秘党自命是世界的守护者,而诺诺是个游侠,她只为自己在乎的人活。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这家伙是个穷鬼,穷到没有几个他真正在乎的人,也没有几件他真正在乎的事。”耳边忽然又响起诺诺说的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生真正富足的人呢?绝大多数人都是穷鬼,只在乎很少的几个人几件事,很容易变得一无所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苏茜在乎过几个人?哪几个人的离开会让她的世界崩塌掉?她一根一根地弯曲手指,在心里默默地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