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雷霆与守望者(11)

老爹说得没错,勇敢的男孩子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何况他已经不是男孩子了。大概只有那些在意你又跟你认识了很久的人,才会因为一直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把你看成孩子。 稻草人书屋

其实诺诺何尝不是这样,在那个玻璃阁楼里她说的路主席都没有怎么上心,首先那些他早就知道了,其次诺诺那语气根本就是对“男孩子”说话。

稻草人书屋

会侧写的小巫女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她把对方当男孩子,跟他说话,对方却觉得她是个“女孩子”,想着她到底像什么小动物。 daocaorenshuwu.com

路主席往天空里丢着一粒粒牛肉干,再用嘴接住。 daocaorenshuwu.com

正浮想联翩呢,屁股后面忽然传来音乐声。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上随波逐流,忽然听到音乐,路明非吓得一个激灵,一把就从后腰里拔出了沙漠之鹰,转身瞄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屁股后面连个鬼影儿都没有,音乐声又转到救生艇的另一侧去了,还是他的屁股后面。路明非忽然明白了,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台被他强行关机的手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分明屏幕也没亮,按音量键和HOME键也都没反应,但音乐声确实是它发出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几次,分明把芬格尔给关机了,第二天早晨它欢快地闹铃叫你起床,还有一次诺诺疏忽了,把手机丢在一旁就脱衣服准备洗澡,手机里传出了热烈的掌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有点怀疑这家伙其实是无法被彻底关机的,只不过你关机的时候它给你点面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情此景,沧海横流,一台手机有点深沉又有点忧伤地唱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不喜欢装深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也晃了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凡事都要留几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过奋不顾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听着听着,路明非跟着哼唱起来,也懒得想如何关机的问题了,躺下来继续吃牛肉干,就着海浪的声音,像是要睡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此刻,黑色的直升机正高速地掠过海面,下面黑色的大潮翻卷,潮头上有白色的浪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升机里黑压压的都是人,几乎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戴着面罩和红外线夜视仪,胸前、肩头、腰间和腿部不同部位捆着枪械和利刃,装着重型武器的箱子就在他们脚边,直升机本身也挂载了大量的武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海岸警备队15分钟之前发布了蓝色预警,今夜东京湾内浪高大约3米,伴随五级强风。”副驾驶座上的冈萨雷斯摘下耳机,回头大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斯洛特微微点头,今夜他也是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和他的队友们一样,只不过没有戴上面罩和红外线夜视镜。 daocaorenshuwu.com

只有一个人例外,乌鸦,今晚他是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皮鞋,黑得真像是一只乌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佐伯先生,您的那位朋友,阿利耶夫船长,靠得住么?”兰斯洛特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靠不住,”乌鸦想也不想地回答,“一个做人蛇买卖的家伙,你指望他能靠得住?”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人根本不可信?”兰斯洛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需要靠得住,要他做的事情很简单,把那艘船开到海岸警备队的雷达扫描不到的海域,停船,放掉所有燃油。其他的事情由你们去做。”乌鸦说,“当然为了增加一些保险系数,我还扣留了阿利耶夫老兄的家人,那家伙虽然是个混蛋,但对家人还是很在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信任你,我无法想像受过卡塞尔学院特训的两个人会犯这样的错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在鄙夷一个背叛朋友的人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我只是说这个计划太完美了,”兰斯洛特望向下方无边的大海,“连风和海潮都完美,一场小型风暴,会掩护我们悄无声息地撤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乌鸦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按照我和阿列耶夫约好的,五分钟后我们就会看到那艘飘在海面上的垃圾船,阿列耶夫和他的船员现在已经撤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像飘在海上的监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天无地之所。”乌鸦缓缓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斯洛特静了一会儿,扭头看了乌鸦一眼,“西装不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日本,这是葬礼特定的衣服,”乌鸦说,“我这是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

daocaorenshuwu.com

海雾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闪烁的黄色光点,直升飞机立刻转向,围绕着那个光点飞行,所有人都默默地看向下方。那些戴着红外线夜视仪的人已经看清了雾气中的巨轮,它静静地停泊在那里,没有丝毫生机,像是一个巨型的海洋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