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雷霆与守望者(13)

从居住区到轮机舱,从餐厅到船长室,到处都弥漫着这种奇怪的青色雾气,到处都没有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轮机舱的栏杆上还搭着满是油污的水手服,感觉是忍受不了高温的水手刚刚把外衣脱下来甩在栏杆上,餐厅角落的一张小桌上还散落着一把纸牌,纸牌旁边摆着几个半空的伏特加瓶子,感觉不久之前那帮水手还在这里喝酒打牌。但是转眼之间他们全都消失了,这条船透着一股浓郁的死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死人的气息,他们倒也没有发现血迹或者打斗的痕迹,而是幽冥般的气息,似乎那青色的雾气把这条船和人世隔绝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孤魂野鬼在这里无穷无尽地飘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姐姐,这里像冰库一样。”楚子航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点了点头。她也有这种感觉,整条船成了个巨大的冰库,他们正在这个冰库里摸索着前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还迷路了。”诺诺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登船的时候就认真地记过自己走过的路,但此刻他们至少已经转了小半条船,经过了各种各样的舱室,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出口标示。 稻草人书屋

尼伯龙根么?时至今日想到这个词诺诺还会忍不住战栗,她曾被尼伯龙根卷入过一次,当奥丁的马蹄声响的时候,事实上整间医院都被化作了一个尼伯龙根。不过想起来又有点搞笑,因为此刻那个杀神就在自己背后,端着UMP9特别认真的东瞄瞄西瞄瞄。

www.daocaorenshuwu.com

“往下层搜一搜。”诺诺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条船甲板以下的结构也分很多层,他们遇到过向上或者向下的扶梯,但他们起初的目标是上到甲板上去,所以略过了所有向下的扶梯,眼下似乎也只能去船的底部看看了。 稻草人书屋

越往下雾气越浓,扶梯的扶手上挂满了水滴,钢铁的舱壁上哗哗地流着水,到处都是水滴砸落地面的“啪啪”声。他们在枪上装了战术电筒,但渐渐地战术电筒的光柱透不过雾气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诺诺和楚子航都控制不住地低沉喘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通道里随处可见用过的木板箱和莫名其妙的垃圾,很多都是生活日用品,穿过的衣服、速食食品的包装盒、甚至婴儿纸尿裤。诺诺很快就明白了,这艘船既然要做非法买卖,光是运送他们这样的贵客可赚不够钱。绝大部分的非法移民都是人挤人地躲在不见天日的船底部,和走私的货物一起。从那些木板箱上的日文,这条船从日本走私各种精密仪器,而这些货物要经过海关是必然被课重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趟航行不同,他们既没有搭载走私货物,也没有搭载其他非法移民,这趟航行阿列耶夫只带上了他们三个人,这完全不符合一个“吃海”为生的生意人的习惯。 daocaorenshuwu.com

“前面。”楚子航低声说。

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应该是找到青色雾气的源头了,前方是一扇沉重的隔离门,半开着,青色的雾气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涌出。旁边一面锈迹斑斑的铁牌上写着乌克兰语,还带有警告的标志,可惜诺诺和楚子航都读不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路明非或者芬格尔,这时候必须是掉头离开的,但楚子航和诺诺对视一眼,两个人合力把隔离门拉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隔离门背后居然真的是一个冷库,很大的冷库,地上是厚厚的一层冰,四壁挂满了霜,白茫茫的一片,角落里还堆着大量的冰块,应该是在临时停电的时候用于保持冷库温度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库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海腥味,看起来平时运输的都是海产品,地面上残留的鱼鳞和某些死亡的贝类,也验证了诺诺的猜测。阿列耶夫运输精密仪器去海参崴,再从那边运输冰鲜的鱼类回日本。日本和俄罗斯的渔船事实上在同一片海域作业,但是日本是个嗜食海鲜的民族,而顶级的金枪鱼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也未必有牛肉好吃,所以同一片海域的鱼被日本渔船捕获就很容易卖出高价,被俄罗斯渔船捕获则属明珠暗投,这令阿列耶夫有了赚钱的机会,但食客们却不会知道他们桌上的名贵海鲜是跟核废料一起运输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种证据都说明阿列耶夫是个狡猾的生意人,但就是这个跑船赚钱的生意人,给他们设下了这个诡异的陷阱。

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沿着墙壁检查了一遍,冷库里也是空空的,阿列耶夫似乎并没想用成吨的金枪鱼和北极贝为他们送葬。但青色的雾气从何而来还是个疑问,冷库里的青色雾气稠密得简直像是液体,这种雾气很重,越往下雾气越重,他们往下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脚,膝盖一下完全被青色的雾气吞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有种很不安的感觉,却束手无策,就像野兽感觉到自己走进了包围圈,但周遭却一直平静,平静得你不知道该逃走还是该反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