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雷霆与守望者(14)

砰!砰!砰!砰!冰块连续地爆裂。黑暗里,每记爆裂声都像是重锤打在诺诺的心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已经灭掉了装在枪口的强光电筒,以免唯一携带光源的自己成为靶子。她什么都看不见,但她明白每一记爆裂声中都有一个危险的怪物走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那些蛙人应该正围绕着她和楚子航游走,脚步无声无息,黑暗对他们而言可能根本就不是障碍,他们只是在寻找最佳的进攻时机,就像成群的猎食动物围住了瑟瑟发抖的猎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种时候最好的战术可能是把背包里的塑胶炸药拿出来引爆。就算那些蛙人能扛住冲锋枪扫射,在封闭的空间里,还是有机会同归于尽的。虽然跟怪物同归于尽并不会有什么成就感,但拖下去大概逃不过被乱刃分尸——刚才那个蛙人进攻根本没留余地,就是想把楚子航自上而下纵剖开来——这种结果对诺诺来说更憋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的手真的往背包那边移动了……这时候她听到了楚子航的呼吸声,呼吸声短而急促,倒像是小猫遇到危险时的反应。可以想见他此刻心里有多恐惧,毕竟他的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瞬间就清醒了。同归于尽的想法不过是她在受伤和绝望中的应激反应,怀着这种想法,就算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她也会放弃。可她如果放弃了,楚子航也会死在这里。楚子航在她心里就是个十五岁的男孩,让一个孩子独自面对死亡,她陈墨瞳做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把右手的乌兹插进后腰,反手过去抓住了楚子航的左手,“别怕,我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的手冰凉,微微颤抖着,但还是翻过腕子和诺诺用力地握手。诺诺顺手帮他把了把脉,心跳速度很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没事,我也会保护姐姐的!”楚子航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一愣,心说这台词未免煽情过头了,本来只是想安慰安慰这小子,别在恐惧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结果有点向着言情方向走了。莫非她这魅力真是无敌了,连这十五岁的毛孩子都对她动了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姐姐要活着等到哥哥回来!”没想到楚子航接着说了这句,声音依然哆嗦,但是语气那个坚定,是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此刻满手都是自己的血,还真想捂脸叹息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墨瞳……陈墨瞳……陈墨瞳!”她反复暗示自己,“镇静!镇静!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漂泊在海上的大型船舶、封闭的金属空间、低温环境、高速凶猛被子弹洞穿都行动自如的对手,她努力跟失血造成的眩晕对抗,想给自己和楚子航找出一条路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蛙人们显然没有准备给她留够思考的时间,黑暗中传来嘶哑的吟诵声,用的是某种古奥森严的语言,像是古老的神庙中,僧侣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经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一刻,密闭的冷库中,空气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稠密如蛛网的青色雾气被搅动,像是漩涡那样高速地旋转,地面上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冰化为雪粉,冉冉升起,被雾气的漩涡吸了进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些蛙人不只是徒手能撕裂野兽,他们还会使用言灵!某个强大的攻击性言灵正在释放,它的序列号应该极高,因为诺诺根本猜不出这是什么言灵——它的级别,高到接近未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直升机降落在甲板上,乌鸦第一个跳了下去,跟着是兰斯洛特,再然后是全副武装的专员们。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在落地的那一刻就组成了攻守兼备的阵形,兰斯洛特是这个阵形的核心,他背着一个看起来极其沉重的包袱,跟在他身后的则是苏茜,虽然她戴着夜视目镜和面罩,但插在后背皮带上的十二柄黑色利刃是她的印记,伊莎贝尔再随后,手中提着一个沉重的武器箱,其他人则各持武器,指向不同的方向,激光瞄准具的红点在每个可疑的位置上闪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兰斯洛特在,他们所有人就像一个整体,牢牢地控制着甲板上的局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船是熄火的,已经下了锚,随着层层叠叠的海潮轻微起伏。这个位置距离最近的海岸有好几公里,因为潮水和强风的缘故,原本繁忙的商业港周边也格外安静,没有任何船只出没,浓雾更是隔绝了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是一个无天无地之所,特别适合做决死的战斗,只有赢家才能离开这片战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兰斯洛特挥手,他的队员们迅速地分散开来,抢占甲板上的重要位置,一个小队已经直接踢门进入驾驶室,开始逐步搜索这条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