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雷霆与守望者(15)

乌鸦叼着烟,高高地举起双手,因为除了兰斯洛特,所有人的枪口都指着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值得你这么做么?”兰斯洛特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值得不值得,说真的我不太确定。也许我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放走了一个会毁灭人类的大怪物。”乌鸦耸耸肩,这个影帝级的流氓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地真诚,“但你听说过那句话么?男人不要轻易选择道路,选了就不要轻易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 稻草人书屋

“是我老爹、著名哲学家佐伯友三说的,”乌鸦郑重地说,“某个下冰雹的晚上,我已经选好了我的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盘膝坐在甲板的正中央,依旧高举着双手。那支打完子弹的冲锋枪早就被他丢一旁了,他根本没想反抗也没想逃,只是想打爆那架直升飞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我是你们的了,要打要杀你们说了算。”乌鸦笑笑,“想开枪的话对准我的脑门,因为我今天穿了我最贵的一身西装,别弄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吟诵声从嘶哑到高亢,进而化为洪钟般的巨响,每一个音符都像是雷霆降下,人类本不该能发出这样恐怖的声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正在释放的却不是诺诺以为的攻击性言灵,蛙人们只是不停地吟诵着,洪亮的碎碎念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铺天盖地向着诺诺压了过来,压得她不敢呼吸,感觉心脏都要停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像是一个巨大的灵顶天立地,对你居高临下地说话,那些话从云层之上压下来,压得你唯有臣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言灵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曾几何时在哪里听过……诺诺忽然想了起来,卡塞尔学院的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个言灵——言灵“皇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一个至高言灵,专属于黑王。但它并没有什么恐怖的效果,既不像青铜与火之王的“烛龙”,能把整条江加热到沸腾,也不像大地与山之王的“湿婆业舞”那样,可以引发区域性的地震。它的用途是呼唤黑王所有的后裔,也包括那些携带黑王血统的混血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个龙类统治着地球的太古时代,当黑王从他山一样的王座上发出高亢或者恐怖的声音,“皇帝”言灵便以声音的速度向着大地的四方传播开去,它扫过山峦扫过大海,从欧洲一直传到亚洲都不会衰减。这个声音所到之处,他的后裔和臣属次第下跪,即使桀骜不逊的诸王们,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它可以用于传递命令,但更多的时候是表达黑王的愤怒和威严。黑王用这个能够震动整个世界的声音,提醒所有后裔他仍然活着,逆臣们即使隔着大海,也会遭到他无情的惩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唯一的例外是白王血裔,他们能够免疫黑王的吼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黑王已经死了,“皇帝”这个言灵也早已随着他被尘埋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卡塞尔学院在入学考试中使用的“皇帝”言灵并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言灵,它是借助一件工艺早已失传的古代炼金术制品,来模拟“皇帝”这个言灵。它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不过是唤醒沉睡的龙族血统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耳边响起的却是一个真正的言灵,它被这些蛙人齐声吟诵出来,这间冷库都跟它共振,像是妖魔们被扣在一口巨大的钟里,僧侣们围绕,念着镇魔的咒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何苦呢?他们随便站一个出来,就能手撕她加楚子航,何苦那么麻烦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脑中灵光一闪,诺诺忽然明白了,这群蛙人的目的其实是捕获路明非,即使是龙化的路明非,在皇帝言灵的威压之下也会失去战斗力,这个言灵越是对纯血的目标越有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路明非此时此刻并不在这里,而蛙人们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对着这俩其实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妇孺大声念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想吐个槽,但是虚弱得吐不出来了,她连站都站不住了,在那无形的威压下,她不甘心却又只能缓慢地跪下,低下头,双手像是敬神的人那样颤抖着合十。背后咚地一声,应该是楚子航无法抗拒那个威压,也跪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有人大声说,“师姐?师兄?你们在这里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蠢货居然真的回来了……难道是没带钥匙么?神智已经所剩不多了,但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一个笑话,诺诺努力地抬起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推门进来了,手里拎着刚才锁门的那个蛙人,估计是半路上遇到,被他一顿胖揍揍晕了。这个能够使用“森罗”的蛙人本该是非常强大的,但智商好像有点问题,每每制造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幻觉来,以路主席的鸡贼,很大概率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