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雷霆与守望者(16)

兰斯洛特在乌鸦的对面坐下,学着他盘腿。

daocaorenshuwu.com

乌鸦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说完那番话兰斯洛特多多少少都会流露出失望或者愤怒的神情,他就想看见这个永远镇静自若的男人失去控制,可兰斯洛特安静得像个佛,一个法国来的、金发飘逸的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斯洛特从衣服里摸出一个钢制的小酒壶来,壶口扣着两个小钢杯子,兰斯洛特给乌鸦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是白兰地的馥郁香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刻海风浩荡,浓雾如变幻不定的狂流,持枪的专员们都根据兰斯洛特的手势后退几步,隐没在雾气里,他们对坐饮酒,有种难以言喻的禅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点音乐吧。”兰斯洛特摸出自己的手机,选了一首歌,把手机放在自己和乌鸦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首略显嘶哑的歌,钢琴低沉地打着拍子,在这茫茫的天海之间,听起来像是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亡命之徒,为何你还不清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筑起心墙,已如此之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你这个固执的家伙,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些现在让你快乐之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能使你心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亡命之徒,你已不再年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痛苦与饥饿,逼你回头, daocaorenshuwu.com

自由,噢自由,那只是传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监狱是独自穿越整个世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亡命之徒,为何你还不清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你的篱笆里出来,敞开心门。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许会有风雨,但是雨后头顶会有彩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最好让某人来爱你,在一切都太晚之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亡命之徒》?”乌鸦皱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并非欧美音乐的爱好者,不过这首《亡命之徒》实在太有名,1973年老鹰乐队的歌,时至今日还经常在酒吧里听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不像为路明非写的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算什么亡命之徒?他只不过被你们逼得无路可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何人都可以变成亡命之徒,只要他觉得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比命还重要的。”兰斯洛特轻声地喟叹,“路明非从来都不是无路可走,只是有些路他死都不会选。他的怯懦,其实都是假象,他是我们之中,最固执的那个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算是一种赞美?”乌鸦有些摸不着头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是感慨而已。他那么固执的人,能有佐伯先生您这样固执的朋友,连我也会为他高兴。”兰斯洛特轻声说,“可他那种亡命之徒,其实总是逃不过命运这种东西的,唯一的救赎,大概只有爱情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点听不懂了,你是在跟我炫耀你的文学功底么?”乌鸦有点警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兰斯洛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伴随着音乐低低地哼着那首歌的最后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最好让某人来爱你,在一切都太晚之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掏出来的居然是个反坦克手雷!这东西的威力比诺诺背包里的C4塑胶炸药还要夸张,能把轻型坦克的装甲给撕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她走!”路明非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时他由守转攻,一步步逼上前去,短弧刀大开大阖地挥砍。他不再把目标集中在那个使用利爪的蛙人身上,而是对面前的所有人发动了攻势,蛙人们不约而同地亮出了武器格挡,路明非的刀划过,碰出一连串的火光,暴力逼得那些蛙人也都退后一步或者半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顷刻间路明非竟然全面占据了上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谁都明白这种发力方式根本无法维持多久,那些蛙人与其说是被路明非的挥刀压制住了,倒不如说是等待着这个猎物耗尽最后的体能。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疯啦?”诺诺也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她立刻就发现这场合已经轮不到她说话了,楚子航一把抱起她把她送到自己肩上,不顾一切地往外冲。路明非根本不是在跟她说话,而楚子航立刻就领会了。

daocaorenshuwu.com

门已经开了,他们有机会逃出去,只要路明非能吸引住那些蛙人。 稻草人书屋

但路明非一个人之力当然还不足以拦住所有的蛙人,立刻就有两名蛙人从路明非的身边后撤,出现在楚子航的前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的突进速度骤然加快,这家伙也跟路明非一样拼上了命,短弧刀硬碰硬地挥砍出去,那两名蛙人刚被他的力量逼退,立刻就迎来了他的肘击和膝击。可这时又一个蛙人已经像是瞬移那样出现在了楚子航的身后,银色的刺剑一闪,剑尖直指楚子航的后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刺出这一剑前,蛙人蓄势片刻,还像个优雅的贵公子那样把一手背在身后,看着跟当代的击剑运动没什么区别,但攻势中蕴含的力量和速度令人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