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雷霆与守望者(26)(第2/3页)

一切都结束了,他盘膝坐在这艘寂静的空船上,周围只剩下海风呼啸、海浪起伏。推算时间,几分钟后兰斯洛特的直升机就会接近路明非的那条船,梆子声会准时响起,等兰斯洛特亲眼看到那个龙化的怪物,那些他备而不用的极端手段都会拿出来。

最好路明非狂暴后先掐断诺诺的脖子,这样兰斯洛特就更有足够的理由执行灭绝方案,兰斯洛特能对学院有交待,藤原信之介也能对家族有交待。

漂亮的方案,真是漂亮的方案!藤原信之介在心里为自己喝彩。

就像一场完美的谋杀案,所有的真相都被严密地遮盖,没有一丝破绽。

最妙的是他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只不过这边动动嘴皮子,那边动动嘴皮子。最高级别的刺客岂不就应该这样,手上连血也不沾。

“嗨,小子!”这时候远远地有人喊他。

藤原信之介愣了一下,缓缓地转过身去。这艘船上除了他本该没有活人了。

居然是乌鸦,这个胸口中了一枪的人竟然没死,站得远远的,举起了手中的东西给藤原信之介看。

岂止没死,根本连“受了重伤”的表情都没有,乌鸦在笑,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那股子得意劲儿不比藤原信之介自揭谜底时逊色。

他手中的东西是他自己带来的那台卫星通讯设备,兰斯洛特让人把它摘下来之后并没有带走,被藤原信之介打死的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就负责保管这套设备。现在乌鸦的拇指就按在拨号键上,他按一下,什么话都不用讲,鹤组就会收到信号,早已待命的直升机和快艇都会出动。

时间还够不够?乌鸦不确定,但是藤原信之介的时间肯定是不够了。藤原信之介这个自负的蠢货,他根本没留意乌鸦逃走的方向,乌鸦并不是在逃,他是扑向了那两个死人!

乌鸦拉开自己的衬衣,露出里面的防弹衣,“我老爹总是反复跟我说,让我出门做坏事的时候记得穿防弹衣!”

他不会像藤原信之介那样废话连篇,他说完这句话就摁下了拨号键,他赶时间!

***

炽热的光焰席卷了整个底舱,上千度的高温气流以楚子航为中心四散出去。不朽者们本能地举手遮挡眼睛,然而光焰并非像燃烧弹那样一闪即逝,而是持续不断的火焰风暴。火焰中夹杂着风刃的碎片,切割着不朽者们的身体。

楚子航终于出尽了全力。他从未探究过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因为那个极限太高,连他自己想起来都有点恐惧。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抵达了,骨头缝里的最后一丝力量都被这不计后果的爆发吸走了,抵达极限的结果,就是死亡。

但容不得他有所保留了,不朽者们全都集中在这里,这也是最后一个能把他们全歼的机会。

不朽者们强化过的身躯在这样的风暴中也支撑不住,高温中他们的鳞片软化,风刃得以切开口子钻进了他们的身体。这些诡异的小气流就像翻滚的子弹那样在不朽者们的身体里横冲直闯,造成撕裂的伤口再从另一处钻出来。

楚子航自己都不知道这些风刃是从哪里来的,他的长项是制造火焰,不过湖上实验那次,他确实同时制造出了强烈的气体对流,所以出现了火焰龙卷的现象。

不朽者们的身躯渐渐支离破碎,其中一些人的伤口处甚至露出了黑色的骨骼,但龙血还在帮助他们修复身体的缺损,创口的扩张和愈合都是肉眼可见的。

楚子航试图熔断吊住自己的那根钢缆,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抓住它,也就无法精准地释放君焰,他吊在钢缆上晃来晃去,像是这个火焰地狱里倒计时的钟摆。

坚持!坚持住!他在心里跟自己说,哪怕他跟这些不朽者同归于尽,路明非和诺诺就可以活下去。

这时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爆响,整条船剧烈震动。随即是天翻地覆般的感觉,原本蜷伏在地面上甚至双手抓进地板里跟君焰抗衡的不朽者们纷纷被抛上了天空。炽热的君焰骤然间熄灭,伸手不见五指。

楚子航也被那个剧烈的震动抛离了铁钩,他终于能喘过气来了,同时笔直地下坠,还好没有砸在地上,而是一头栽进咸腥的海水里。

他在涌动的暗流中挣扎,不朽者们在他身边挣扎,力拔山兮的大力和其利断金的武器这时候都是白搭,无论他们使出多大的力气跟暗流抗衡,结果都是被同一个漩涡卷进去。

并非什么更强大的言灵被释放了,而是君焰把船尾炸出一个洞来,海水从那个洞里狂涌进来,火焰当然会熄灭。

楚子航曾经考虑过这个战术,如果他真的做到了。但他还是小看了自己,他全力以赴的结果何止是在船尾炸出一个洞来,君焰还烧软了这条船的钢铁龙骨。这条船再也经不起这些怪物的折腾,龙骨折断,轮机舱坠海,尾舵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