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雷霆与守望者(30)

楚子航呆呆地抱住这个女孩。

那根钢索还紧紧地绞着他的脖子,可忽然间他似乎感觉不到了……他很害怕,害怕极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怎么会这样?他分明把这个女孩锁死在蒸汽室里了,她怎么逃出来的?她就不能再等等么?等他救完哥哥姐姐他就去救她了。

daocaorenshuwu.com

完蛋了完蛋了,因为他,姐姐的好朋友中枪了,他该怎么跟姐姐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知道自己害怕的不是如何面对诺诺,他害怕的是离别,跟怀里这个女孩的离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在渐渐地变冷,她变冷楚子航也觉得冷,紧张中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苏茜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楚子航那张茫然无助的脸。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男孩显得很害怕,有母性的女孩会很难拒绝他此刻的眼神。他想要紧紧地抱着苏茜,但他还被那根钢索控制着,只能僵硬地站着,反倒要苏茜使劲地把手抬高,才能摸到他的面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到底是谁啊?”她轻声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是个可笑的问题,分明是她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为这个男孩挡了致命的一枪,可她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忍受着近乎晕厥的痛苦,一把把拔出身上的黑刀,一根根拧弯那些钢管,拼着最后的力气跑到这里来,也是因为害怕。她怕兰斯洛特误解了,更怕这个男孩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已经被这种情绪折磨了很久了,从她第一眼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开始。她无法自控地反复想到他,从梦中惊醒,那个梦境可能只是她撑着一条船去跟这个男孩见面,河上都是雾气,雾中一道长桥,男孩站在桥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醒来后她会狠狠地嘲笑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这是花痴了么?或者说得好听点,一见钟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她真是个会一见钟情的人,她是那种一生中只有很少的几个朋友,每个朋友却想交很多年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喜欢兰斯洛特也不是一见钟情,虽然兰斯洛特有那么多的优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曾经很诚实地跟诺诺说她只会喜欢熟人,那种陪了她很多年,跟她有很多共同回忆的人,才能让她放下警戒心去喜欢对方。

稻草人书屋

除了兰斯洛特,生命里还有谁陪了她那么多年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是有的,只不过那个男孩……就像一个影子,他穿梭在苏茜的人生里,苏茜却从来抓不到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初次见面是从芝加哥前往卡塞尔学院的列车上,普通车厢里,人声喧闹,苏茜很紧张。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女孩,直到卡塞尔学院的招生老师来到她面前,给她讲了很长很长的故事,关于龙和龙的后裔。 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她还没有获得自己的评级,跟世界各地赶来的男孩女孩一起坐普通车厢,大概是不少新生来自有传承的混血种家族,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最终会上什么样的大学,所以他们显得毫无负担,跟前往普通大学报到的新生们没什么区别。

daocaorenshuwu.com

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金色、褐色、红色的头发,蓝色的、绿色的、甚至紫色的眼睛,全新的世界就像一个万花筒在她身边旋转,而她是个黑头发黑眼睛、梳马尾辫、戴着近视镜的中国女孩,那么地格格不入。 稻草人书屋

她抓着自己的裙角,像是要拧出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一个同样黑头发黑眼睛的男孩在她对面坐下,他坐下之后就忙着填写入学的各种表格。虽然猜测对方是不是也从中国来的,但苏茜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打搅别人的,所以两个人之间一直沉默到男孩抬起头来,“你的入学登记表填了么?你要不要抄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哦。”苏茜赶紧点头,那繁琐的表格确实让她很头疼,刚来美国的时候她的英语并不怎么好。

daocaorenshuwu.com

对照那份字体工整的表格,她很快也完成了自己的登记表,小心翼翼地把男孩的表格递还,“谢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看起来很紧张。”男孩看着她的眼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们坐在一列全都是怪物的火车上啊。”苏茜不敢跟他对视,强撑着开了一个玩笑。

稻草人书屋

“那不好么?我们也是怪物,怪物遇到了怪物,就是一家人。”男孩也以一个很淡的笑话回应。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可能他并没有想要说笑话,他说这话的语气纯属陈述事实,说完之后他就把目光移开了,默默地注视着窗外流动的针叶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茜也跟他一起望着车窗外,那年的八月底,盛夏还没有结束,伊利诺伊州的森林呈现出无数种绿,从车窗中看出去,像是一幅流动着的抽象派画作,来自中国的男孩和女孩坐在这幅画的两头,像是在博物馆中偶遇,被同一幅画吸引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