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利维坦之歌(1)

北冰洋,巴伦支海,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庞大的岛群由150个小岛组成,加起来的面积超过一万平方公里,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岛上并没有常住民,但有苏联时代留下的科学考察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往年的盛夏,总有满载游客的北极游轮在这里的港口停泊。乘客们会被允许在这个群岛登陆,跟着导游跋涉上一段路,呼吸冰爽的海风,欣赏北极地区特有的植被,幸运的时候还能看到成片的北极罂粟,盛开的时候,它们的花瓣像是镜子那样反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此时此刻,恺撒站在船头眺望出去,却只有白茫茫的坚冰,明晃晃的太阳低悬在地平线上。眼前的世界就像一面凹凸不平的镜子,光影在这里都是扭曲的,感觉随时都会生出幻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的冰面上,船员们正清理着那些苍白的人形,用刷子扫去积雪,把它们搬上皮划艇,再用雪地摩托拉着它们返回YAMAL号。感觉像是一场雕塑展刚刚结束,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展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YAMAL号在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停泊,正是为了这支遇难的科考队。半个月过去了,此地的严寒仿佛连时间也冻住了,一切还是他们刚死时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背后传来香槟开瓶的声音,恺撒转身返回餐桌边。这张餐桌被设在YAMAL号的甲板上,洁白的桌布,纯银的餐具,还有专门吃鱼子酱用的珠母贝小勺子,简直就是一张巴黎顶级餐馆里的餐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客人们都穿着厚厚的防寒服戴着墨镜,在这种高纬度地区要是不戴墨镜,紫外线很快就会照瞎他们的眼睛。 daocaorenshuwu.com

“秘鲁产的海鲈鱼,搭配1990年的沙龙香槟,请趁热享用。”帕西揭开餐盘上的银盖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海鲈鱼散发着令人陶醉的香气,配菜是烤白芦笋、蒜片煎小牛肉以及鞑靼鲔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研究所!”雷巴尔科船长赞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预祝我们此行会有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施耐德举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耐德团队宣称自己是一个来自美国的私人研究所,他们为了研究这个奇怪的寒夏,所以不惜重金买下YAMAL号,进行这场极地探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杯碰在一起,其他人都一饮而尽,只有施耐德浅浅地抿了一口。他的呼吸系统原本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进入北极圈之后,情况更糟糕了。眼下支撑他的大概已经不是空气和食物了,而是某种强烈的意志,强烈得像是随时能燃烧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我们在遇难者的旁边吃吃喝喝会不会有点不尊敬?”雷巴尔科望向恺撒刚才眺望的方向。

daocaorenshuwu.com

“没什么,自古以来去往世界尽头的探险就伴随着牺牲。如果我牺牲在这条航道上,希望找到我的人在我旁边举杯,而不是为我哭泣。”施耐德缓缓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耐德教授您一定是学哲学的!”雷巴尔科大笑。

稻草人书屋

宾主们再度碰杯,聊着天享用海鲈鱼。雷巴尔科颇为健谈,从食物聊到女孩,然后是他航行世界各地的经历。他们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以雷巴尔科为首的东欧船员们是群豪放的家伙,经验老道,不惧危险,热爱伏特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帕西不断地为大家斟酒,雷巴尔科酒到杯干,很快就进入了微醺的状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起航行了那么久,还不知道各位出海的原因呢。”雷巴尔科又干了一杯香槟,舔着嘴唇

www.daocaorenshuwu.com

“登船的时候不是就说了么?”恺撒微笑,“我们是一间私人研究所,今年北极圈的反常气候很值得研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么说可有点不够朋友了啊,加图索先生,”雷巴尔科摇晃着酒杯,“要想骗过老水手可没那么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的神情有点紧张,施耐德和恺撒对视一眼,阿巴斯仍旧低着头,细心地拆解着那块已经冷了的烤海鲈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船长您是觉得我们说谎了?”恺撒淡定地举杯。

daocaorenshuwu.com

雷巴尔科也不拘束,又是碰杯之后一口喝干,“你们不是做研究的,你们身上透着一股军人的味道。当然,你们很有钱,军人不应该像你们这么有钱,但你们是一个军事化的团队没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以见得呢?”恺撒笑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巴尔科耸耸肩,“加图索先生,您是一个极其敏锐的人,虽然您尽量不表现出来,但你在任何地方一站,周围所有的情况都在您的监视中,甚至包括发生在您视线之外的事,虽然我不知道您怎么做到的。”

daocaorenshuwu.com

他转向阿巴斯,“阿卜杜拉先生,我算是这条船上最强壮的男人了,可是如果不到迫不得已,我绝对不想跟您玩徒手格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再转向施耐德,“至于教授您,您看起来确实像是搞学术的,说话也挺哲学,可您凭眼神就能指挥加图索先生和阿卜杜拉先生,您可千万别说那是因为您出色的学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