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利维坦之歌(3)(第3/3页)

某些飞碟的爱好者甚至说飞碟就是纳粹余孽们研发的飞行器,它们悄无声息地飞过今天的天空,搜集情报。而当年的基地已经发展成了庞大的地下国家和军工厂,操纵着激光炮的党卫军们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难道他们真的意外地找了纳粹余孽的基地入口?这个神转折简直就像奇幻大电影中兽人和人类正打着攻城战,天空里忽然出现了航空母舰。

“这个设施很多年没用过了。”雷巴尔科定了定神,把脑中那些漫无边际的想法排除掉。

实际情况应该是这个幸存者恰好知道这个地井,跑来这里只是想要躲避冰风暴,而地井里很可能只是堆满了垃圾。在北极圈里建立一个小基地,这以当初纳粹德国的技术而言并不难。

那么这个发现也没什么价值,他们能做的就是和这个意外的发现合影留念而已。

施耐德摆了摆手,带着雷巴尔科来到井边,往下看去的时候雷巴尔科才发现死者手中紧紧地抓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深入积雪下方。

他并不是挣扎到井边没能爬进去,而是先把某个东西用绳子吊进了井里,那东西显然比他的命还重要。他做完这些才死的,一个断腿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不能不让人佩服他的意志。

雷巴尔科向死者行了一个水手礼,这是航海的传统,对遇难者的尊重。

这时井里的船员用冰镐打碎了积雪下面的冰壳,深不见底的黑暗中腾起了白蒙蒙的蒸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