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利维坦之歌(5)

奔赴北极的野外考察队都喜欢雇佣因纽特人,因为他们熟悉北极,耐寒能力出色,一个浑身高科技装备的科考队员如果脱离队伍独自行动,应该很难活过三天时间,可一个因纽特人却能带着几条雪橇犬和一把锋利的长匕首在极地生活一个月之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遇到危险的时候,因纽特人甚至能当你的雪橇犬。”早年间奔赴北极探险的欧洲探险队都听过这句话。那时候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有经验的因纽特向导,生还的几率就会大大上升,没准还能找到新的岛屿,用你自己的名字命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对因纽特人来说,北极探险只是一桩危险的工作,他们是为了养家糊口这么做的。探险家返回欧洲大陆骄傲地宣布自己的发现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多数因纽特族的向导来说,努力工作的目标之一就是自己的子女不要再从事这份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你说过我是个孤儿吧?”阿巴斯忽然说起完全不相关的话题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过,你在孤儿院长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直想知道我父亲是什么人,想知道他为什么生下我而又放弃了我,或者说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也许他已经死了世界上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了,所以一直没来找我。”阿巴斯说,“就像井里那个孩子的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语气很淡,完全就是两个男人酒后闲话的那种调调,却透着隐隐的悲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愣了一下,也是漫不经心的语调,“如果他跟我老爹是一个路数,会不会觉得还是没这个人更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很清楚阿巴斯不是什么“豪迈的勇者”,心里坦荡荡没有一丝阴霾,只不过他不想对话显得太沉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过和没有是不一样的,”阿巴斯轻声说,“每个人都需要自己存在的证明,这个证明是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爱人,他们需要你,所以你就存在了。如果没有人需要你,你就不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沉默了,这是一个难解的哲学命题,关于存在,它无法被证明,只看每个人内心的感觉。路明非认为阿巴斯不该存在,本应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是另外一个叫楚子航的男人,阿巴斯并没有把它当作疯子的臆想一笑置之,他心里某个地方大概是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怀疑着自己的存在。 稻草人书屋

那么恺撒又是为什么坚信着自己的存在呢?因为加图索家多到能买下国家的钱?事实上恺撒自己都不太清楚他家里有多少钱,钱这种东西多到一定程度就显得虚无缥缈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诺诺?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据,不过考虑到他的未婚妻此刻正带着路明非满世界逃亡,这个证据可能还不够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母亲?那个名叫古尔薇格的女人死去太久了,在恺撒的记忆中,她的面容已经开始模糊,只留下写意般的温柔笑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起来倒是庞贝那家伙一直以来都非常可靠,虽然是台行走的人类播种机,不负责任的渣男典型,但每当恺撒有危机的时候,庞贝总是及时出现,当仁不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像孩子在学校闹出什么事来,那永远都说自己很忙自己有生意要谈不能来开家长会的老爹就出现了,大手一挥说我儿子不会错的,我不知道错的是谁,总之我儿子是不会错的。 稻草人书屋

原来最能证明自己存在的居然是种马老爹?这个结论让恺撒不由地想要捂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雷巴尔科来到牌桌旁,“那孩子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个人赶到的时候,那个看起来更像屠夫的跟船医生正擦着手从医疗舱里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孩子醒了?”阿巴斯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晕过去只是因为低血糖,补充点葡萄糖就醒过来了。体检也做完了,物理指标都很正常,受了点辐射,不过不严重,纳粹时期的德国人还没能提炼出高纯度的放射物。”医生说。

daocaorenshuwu.com

“物理指标都很正常的意思是?”恺撒敏锐地觉察到医生用了一个拗口的说法。 稻草人书屋

医生把医疗舱的门推开一道细缝,恺撒和阿巴斯从那道缝隙里看进去,医疗舱中间是个钢化玻璃搭建的无菌室,大概是紧急情况下做手术用的。无菌室里亮着血红色的灯,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蜷缩着小小的人形。她披着一头漆黑的长发,目光呆滞地看向无菌室的一个角落,但分明那个角落里什么都没有。她的眼睛大得有些夸张,睁着眼一动不动,像一个受了惊吓的木偶娃娃。她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枚手榴弹。 daocaorenshuwu.com

“是个女孩子?”恺撒惊讶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也同样惊讶,虽然他曾紧紧地抱住那个孩子,却都没觉察到那其实是个女孩。她穿着皮毛衣服,脸上蒙着厚厚的油污,更像是一只泥浆里蹦出来的小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