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利维坦之歌(10)

音乐已经停了,壁炉里的木柴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瓦图京大将独自坐在桌前,默默地吃着那碗已经冷了的红菜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汽车引擎的声音早已远去,风吹着白桦树,仿佛林间有人在窃窃私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靴踩碎落叶的声音由远而近,有人敲响了木屋的门。没等瓦图京回答,那人已经推门进来了。那人穿着笔挺的俄军制服,肩扛少校军衔。他并未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沿着桌面推给瓦图京,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间木屋里一应俱全,但是并没有一台电话,被监视的瓦图京没有不经允许给外界打电话的权力,因此零才不得不用信使跟他联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瓦图京冷冷地看着那部手机,直到它响了起来。瓦图京接通电话放到耳边,但并不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嗨,瓦图京我的好朋友,你还好么?”电话里传来颇为标准的俄语,但明显地带着异国口音。是个男人,听不出年纪,声音亲切又快活,就像是旅行到海边的老朋友偶尔想起你,打来问候的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多少年没接到您的电话了?二十年?三十年?”瓦图京低声说,“我都记不清了,我太老了,老得开始忘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十多年吧,最后一通电话是你离开克里姆林宫的当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站在红场上,看着他们把镰刀和铁锤的国旗降下。”电话对面的男人叹口气,但声音还是快活的,“那可是一场伟大的终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当时跟我说,那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当你挂断电话的时候,我们的合作就彻底结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是不该再给你打电话啦,可有人非要翻旧账。好在你是个嘴巴严实的朋友,你要是跟那两个孩子瞎说点什么,我们可能就不得不把你周围方圆五公里炸平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有帮你们保密的想法,但过去的事情,就像躺在棺材里的尸体,不用再叫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为了那个女孩么?无儿无女的老鳏夫,想要保护养女一样的小女孩,这种戏码虽然看得很多了,但还是很感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保护,她能保护自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那个女孩真的很可疑哦,忽然冒出来的皇女殿下,接近你,得到你的信任,再来问你‘δ计划’的内幕,感觉像是黑天鹅港中逃出来的幽灵呢。虽然年龄有点对不上。”电话对面的男人说,“如果她知道你其实就是‘δ计划’的负责人,是你亲手签署文件把那些孩子送往北西伯利亚的,还会不会把你看作养父呢?没准她是来复仇的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所谓,看看自己指甲缝里的血,你我这样的人,理应被人寻仇。” 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不为自己找点借口呢?”电话那头的人叹息,“比如说你也是为了伟大的联邦,你们需要龙族血统的超级战士,只有他们才能对抗资本主义。你们牺牲了一些孩子,却会挽救千百万人的生命。” daocaorenshuwu.com

“战争,从来都不该跟孩子有关。”瓦图京一字一顿,“听着,过去的一切,到我这里为止!所有的罪孽,我来偿还就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瓦图京,你还真是个……让人钦佩的侩子手呢。”电话里的男人长叹一声,“好,就按你说的,过去的一切,到你这里为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瓦图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的秘密,是不能让人类知道的,对你们不好。”电话里的男人说,“再见了,瓦图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地狱里再见吧。”瓦图京挂断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中传来树叶被翻动的声音,像是冬眠苏醒的群蛇爬出了洞穴,那是隐藏在落叶中的杀手们站了起来,暗红色的激光瞄准束从四面八方打进木屋里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永别了,雷娜塔。”瓦图京轻声说。

daocaorenshuwu.com

他的目光投向火炉的上方,那里孤零零地摆着一个镜框,照片上是皑皑白雪中,巨熊般的老人正把眼神幽深的女孩高高举起,要放在自己的肩上。

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银色的劳斯莱斯行驶在微微起伏的石拼路面上,夜间风大了起来,原本那些安安稳稳呆在树上的叶子也纷纷坠落,像是一场斑斓的暴雪,零不得不把雨刷器打开,好把落在风挡玻璃上的叶子刮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透过车窗观察这座萧瑟的城市,主干道两侧的建筑还算光鲜亮丽,驶入小路之后就会有破败的感觉,路面上的车不多,那些庄严的铸铁路灯也有明有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个名为“苏联”的国家已经结束二十多年了,人们曾对变革满怀希望,但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更好。但透过它还是能看出帝国旧日的辉煌,沙皇时代的拜占庭建筑和苏式建筑比邻,仿佛叶卡特琳娜女皇和斯大林并肩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