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但为君故(6)(第2/2页)

冰风暴仍旧浩荡地扫过破碎的冰海,被撞成两截的黑船像是死去巨兽的两段尸骨那样静静地躺在冰面上,第三动力舱的火势在自动灭火系统的工作下开始减弱,看起来他们成功地避过了这场劫难。

然而酒德麻衣还是警惕地四顾,不知道为何,那种危机感并未消退,那种自己被邪恶的眼睛盯住的感觉。

她猛地扭头看向黑船的残骸,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那些黑洞洞的舷窗此刻看上去就是无数的眼睛!黑船的残骸像是已经死去的百眼巨人,一直瞪着无神的眼睛,盯着酒德麻衣。

不该有人能看到她的,她一直张开着“冥照”的领域,即使在光照很好的条件下旁人也只会觉得这里有团淡淡的黑气,何况这是在冰风暴中。

但那种感觉是那么地清晰,那些黑色的舷窗盯着她,酒德麻衣甚至能够感觉到它们在眨眼睛!

***

“结束了么?”阿巴斯直起身来。

他们算是这条船上最幸运的人,在冲击到来之前他们的运气爆发,冲进了YAMAL号上的儿童游乐场。恺撒扛着雪跳进了海洋球的池子,阿巴斯也跟着跳了进去。

这些柔软的小球接连救了他们两次,别人被震得吐血,他们却跟一家人逛游乐场似的,在海洋球的世界里颠来颠去。

“不,还没结束。”雪蹲在海洋球里面,巨大的瞳孔中仍然写满恐怖,“神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阿巴斯刚想安慰这个女孩几句,却注意到恺撒的脸色也有点奇怪。黑船出现的时候,恺撒都没有放弃自己“贵族就该说着笑话面对死亡”的风格,但此刻他的眼神凌厉,眼角的线条紧绷。阿巴斯见过恺撒的这个状态,这是他面对强敌时的状态。

“不,还没有结束。”恺撒低声说,“很多,大群。”

阿巴斯忽然也安静下来,静得像个木偶。恺撒拔出腰后的狄克推多丢给他,阿巴斯一把接过。阿巴斯的近战武器是一对波斯风格的弯刀,并不适合随身携带,而恺撒手中还有沙漠之鹰。

他原本就防备着阿巴斯,所以在船上行动也全副武装。

木偶般的安静是阿巴斯的迎敌状态,但他随时可以发出猛虎般的进击。

阿巴斯绝对相信恺撒的判断,因为恺撒的言灵是“镰鼬”,恺撒如此笃定是因为他听到了什么。

“心跳声,巨大的心脏,在我们周围,很多,大群。”恺撒轻声说。

“多大?”

“鲸鱼那么大的心脏吧,但是长着鳞片,我听见鳞片刮擦钢铁的声音。”

***

青黑色的巨蛇从黑色的舷窗里游了出来,不是一条,而是几十条上百条,远远地看去就像是黑色的土块里钻出了成群的青色虫子。

它们游动归游动,那些赤金色的蛇瞳却一刻不停地盯着酒德麻衣,显然知道这里有个活的东西,而且是个强大的敌人,令它们不得不全神贯注。

酒德麻衣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蛇,长度超过20米,粗壮的身躯在黑船的船身上经过时留下深深的刮擦痕迹。它们的外观跟普通的蛇类区别也很大,面骨凸起,纹路嶙峋,身体上还残留着四肢的痕迹,类似某些血统古老进化不完全的蟒蛇,但连最大的泰坦巨蟒跟它们相比也是小蛇。

如果是某种龙血亚种的蟒蛇的话,那能“看到”酒德麻衣就好理解了,蟒蛇除了眼睛,还能用鼻子下端感知温度的感受器探寻猎物,而冰海之上,除了那熊熊燃烧着的第三动力舱,就是酒德麻衣最暖了。

酒德麻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每次出差都没好事儿,对于这次北冰洋之旅也没抱什么太好的期待,不过YAMAL号的船舱还挺舒服的,那条帮她从餐厅带饭的狗也挺好玩的,本以为还能再悠哉几天来着。

她往嘴里丢了几粒口香糖,从后腰拔出两支格洛克手枪,枪口冲蛇群招了招,意思是来吧。

蛇群仿佛真的看懂了她的手势,沿着船舷游上冰面,再纷纷从裂缝中扎入冰海。酒德麻衣毫不怀疑那些巨蛇正从冰面之下接近YAMAL号,不过这才对嘛,这些才是真正的杀手,至于那条黑船,不过是运输杀手们的工具而已。

酒德麻衣掉头就跑,她招招手的意思只是来吧,可没说自己要去跟蛇群玩命。对付这些龙血亚种,YAMAL号岂不正载着满满一船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