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但为君故(7)

青色的群蛇纷纷冲破浮冰游上了YAMAL号的船舷,再从不同的舷窗钻进船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从天空里看下去,黑红色的YAMAL号上暗青色的群蛇游动,就像是一块树莓黑森林蛋糕上爬满了虫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船都是它们的嘶嘶声,寒风卷着它们身上那股浓烈的腥气依次到达不同的船舱,那些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船员都觉得毛骨悚然,从各种不同的地方抽出他们的AK47来。 稻草人书屋

酒德麻衣在走廊中狂奔,目的地是她和芬格尔住的那间船舱。黑船出现得很突然,她只来得及带上射绳枪和两支手枪,其他的武器都丢在船舱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推开舱门的瞬间酒德麻衣愣住了,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船舱里弥漫着某种沐浴液的花香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说她离开船舱的时候忘记关水了?但她洗澡已经是一两个小时之前的事了,黑船出现的时候她头发都干透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回来啦!”有人从浴室里探出头来,笑容灿烂问候亲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这种亲切程度来判断,就算不是亲老公亲儿子,至少也是她的同居男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德麻衣一个旋踢,把一个浑身肥皂泡的裸男从浴室里踹到了沙发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搞清楚搞清楚!”芬格尔大喊,“是我刚刚救了这条船上所有人的命!就算不以身相许,也可不可以请你不要打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时候了你他妈的还有心情洗澡?”酒德麻衣把浴巾丢在他脑袋上,从衣柜里拎出沉重的武器箱来,箱子打开,支架自动升起,带着各式轻重装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酒德麻衣飞速地武装着自己,片刻之后“冥照”的黑雾散去,她已经是人形自走作战平台了,浑身上下任何一处都能抽出武器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紧张些什么呢?已经没事儿了!本来是很危险没错,但是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从船长手里接过舵轮,还有他那瓶伏特加……”芬格尔拿浴巾擦着满头乱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觉得脑袋有点痒,在头发里摸索了片刻,摘出一只北极虾来。他被那个冲进舵机舱的浪头冲出舵机舱,浑身湿透,还挂满北极虾,所以就直接跑回船舱洗澡换衣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狭路相逢勇者胜嘛,我拿YAMAL号当一柄快刀来用,刀越快,刀身越稳定,切断目标的机会就越大!当时整个舵机舱的人都看着我啊……”芬格尔哔哔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酒德麻衣用一根红绳把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款款走到芬格尔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跟他并肩看着窗外,“仁兄,不需要我解释了吧?你的暝杀炎魔刀带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落地窗外,是一颗巨大的暗青色蛇头,赤金色的蛇瞳如汽灯般明亮,大得能映出芬格尔和酒德麻衣的影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双方之间就只隔着一扇窗,好在巨蛇的视力并不好,玻璃又阻隔了他们两人的热信号,这间船舱是不多的玻璃还没有损坏的船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条巨蛇只是恰好游动到这里,正在寻找入口。酒德麻衣进门的时候就意识到有东西在外面,玻璃上挂着已经冻住的黏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德麻衣伸手拖住芬格尔的下巴,往上轻轻一松,好让这家伙闭上嘴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扭过头来,哭丧着脸,“没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酒德麻衣骤然翻脸,一把抓住芬格尔的浴巾,她本该抓住芬格尔的衣领,但无奈这个男人现在还是光着的,“该你上场了你他妈的跟我说你刀没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曾亲眼见过芬格尔“一刀砍断高架公路”的豪迈,那种威力对付蛇群当然不是问题。她直到此刻还算淡定,就是因为这条船上有败狗、恺撒这些人,屠龙对这些秘党精英来说是工作……结果败狗兄居然说他没带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这很可能是真的,因为她刚把手搭到败狗的肩上就发现败狗哆嗦得厉害。如今大家是互相看过底牌的人了,芬格尔大可不必在她面前装怂。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你呢,你的天羽羽斩带了么?”芬格尔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外面的巨蛇听到,但YAMAL号的窗户都是三层抗低温玻璃,这种担忧其实大可不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回轮到酒德麻衣神情窘迫了,“我也没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没带刀只是一种简单的说法,以暝杀炎魔刀和天羽羽斩的长度,都不是可以随身携带的武器,使用的时候更像是从虚空中拔出刀来。但酒德麻衣并非天羽羽斩的主人,她是从某人那里借用了天羽羽斩的力量。由此推断芬格尔可能也是相同的情况,暝杀炎魔刀是他在某种外部力量的加持下才能使用的武器,遭遇奥丁的那一夜这败狗是带刀赴约,而遭遇这群巨蛇则确实是意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