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但为君故(13)

船体的裂缝已经焊接完成,共有七个水密舱泄露,除了两个实在无法修复,其他也都焊接完毕,船内积水已经排干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骨检查完毕,它经受住了撞击的考验,不过留下了裂缝,考虑到金属疲劳的问题,破冰极限从六米下降到三米。”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号和二号核动力舱都没有泄露,但我们暂时无法重新点火,有几条蛇侵入了核动力舱,设备损坏比较严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伤亡数字统计统计出来了,我们失去了22名船员和3名资深专员,重伤者正在医疗舱中抢救,死亡数字可能还会上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冰风暴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我们和EVA的通讯联系还没有恢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断有人前往图书馆汇报,施耐德沉默地听取着汇报。精致古典的小图书馆眼下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有一条巨蛇侵入了这里,把一切弄得一团糟,却又被人用白磷手榴弹给烧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的尸体还横在施耐德的身旁,如果忽略它身上的腥臭味,倒是一件绝佳的装饰品。带着呼吸面罩的老人坐在一张被巨蛇围绕的沙发椅上,脸色阴沉,俨然是超级英雄电影里的大反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耐德实在很难有好脸色,心情也可想而知。他们是一艘全副武装的巨舰,本来可以撞破北极圈里所有的冰山,然而蛇群在冰风暴的掩护下打了一场极其漂亮的登船战,虽然侥幸打退了来犯之敌,但YAMAL号已经沦为了漂在北冰洋上的铁棺材。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核动力舱和一个柴油动力舱都停止了运转,绝大部分柴油储备也随着柴油动力舱的爆炸而完蛋了,他们眼下只能依靠备用的小型柴油发动机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小型柴油机组能提供的电力极其有限,船舱内的温度已经降低到了零下三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微让人安慰的是他们还有足够的食物储备,帕西带来的珍贵食材和陈年老酒都完好无损,所以此时此刻他还是以标准的管家姿势站在施耐德身旁,手托银盘,银盘里是一杯50年陈的麦卡伦威士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本来是供施耐德取暖用的,不过倒出来几分钟没喝就已经冻成了冰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携带的武器中并未包括白磷手榴弹,而有人用白磷手榴弹杀死了十几条蛇,虽然看起来是友军,但不愿意现身的友军未必不是敌人。”恺撒靠在桌边,那张花梨木的书桌冻得跟石头似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要不要我把那边船员分开来审讯一下?”芬格尔神色狰狞,俨然盖世太保,“一定是那帮俄罗斯人里混了内鬼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内鬼,就应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等着巨蛇把我们都吃了。”恺撒摇头,“但对方选择了帮助我们,我能想到的解释是,对方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但目标相同。”

daocaorenshuwu.com

施耐德仍旧沉默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的解释不难理解,对于秘党而言利维坦或者神是恐怖的敌人,但它同时也是宝藏。大家都想找到神,有的人想杀了它,有的人想要跪在它面前祈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内忧外困,强敌在侧。因为有充足的食物和淡水供应,理论上他们可以一直猫在船上等着冰风暴过去救援到来,但巨蛇群随时会回来,像海德拉那种级别的龙类亚种,北极圈里还有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要主动地自救。”施耐德终于出声了,“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daocaorenshuwu.com

恺撒在施耐德面前摊开一张海航图,“距离我们大约120公里处有一处废弃的俄罗斯科考站,说是废弃,其实设备都封存着。如果派人去那里,我们也许能跟外界建立联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冰风暴不是会让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么?”芬格尔问。 daocaorenshuwu.com

“根据海航手册的信息,那间科考站里有长波通讯的设备。”恺撒说,“那是人类最早的无线电波通讯方式,1901年马可尼就是用长波实现了跨大西洋的无线电通讯,长波是沿着地球表面传播的,会随着距离衰减。后来人类发现短波能在地表和电离层之间反复折射,比长波通讯更有效,所以短波通讯渐渐地取代了长波通讯,而EVA跟我们建立通讯的模式更先进,她通过近地轨道上的卫星,用激光信号和微波跟我们联系。其他各种信号都会被冰风暴中断,但长波不会,只要有足够的功率,它能穿越冰风暴,把我们遇难的信息带到最近的人类城市。”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这样的天气下跋涉120公里,即使有雪地摩托也并不容易,还要避开北极熊。”施耐德沉吟,“我们中有这个体能的人不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乖巧恬静地把目光挪向别处。好在并没有人看他,恺撒直接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