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但为君故(15)

船员们都高举双手跪了下去,瑟瑟发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拖着步子,缓缓穿越人群。幼蛇们咬噬的伤口遍及他的全身,他从脸到脚都裹着纱布,看起来就像是一具死而复苏的尸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完全无碍于他的威严,被那双蓝白色的眼睛盯住的时候,你会感觉是被某种东西从天空里俯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蛇般的电弧沿着每个人的身体流动,微微电麻的感觉从所有肢端传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陀罗”在这间船舱里制造出一个数万伏高压的静电场,跟雷云的中心无异。阿巴斯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电荷流动起来,顷刻间杀死所有人,也许只有恺撒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冷静!“恺撒再度出声,”带着雪离开,后续我来料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巴斯扶着铁栅栏,粗重地喘息,看起来极其虚弱,很难想像这个刚从生死线上回来的家伙怎么撑起如此恐怖的领域的。 daocaorenshuwu.com

他缓缓扭头,看了恺撒一眼,有那么一刻他的神情是愤怒且迷茫的,像是刚从梦里醒来的君王,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敢于直呼他的名字。然而下一刻他忽然醒悟过来,狂怒的雷帝“因陀罗”沉睡,阿巴斯重新睁开了眼睛,眼中的蓝白色光芒开始褪去,人们身上的电弧也随之渐渐熄灭。阿巴斯冲恺撒疲惫地点了点头。

daocaorenshuwu.com

恺撒心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阿巴斯出现的时候状态显然不对,恺撒不敢断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某些混血种和龙类一样,一旦进入深度的愤怒,就不容易从那种精神状态中解脱出来,会无休无止地作战直到燃尽生命。好在那是阿巴斯,高尚、自律、克制的阿巴斯。他好像天生就带着一个光环,能反弹掉一切负面的东西,即使是愤怒这种说不清善恶的情绪也无法沾染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比出“OK”的手势,拔出沙漠之鹰指向那些暴动的船员,雷巴尔科也上前把那些丢在地上的枪械踢开,场面算是被控制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推开栅栏门走了进去,解开了雪身上的铁链,把他抱起来,跌跌撞撞地离开。他甚至来不及把用于封嘴的绳子解开,那根原本要勒死雪的链条还挂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当阿巴斯从轮机长身边经过的时候,这个俄罗斯汉子忽然跳了起来,紧紧地抓住了雪脖子上的链条,拼命地往后拉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列格!你在天上的灵看着,你不会白死!”轮机长也不知是在吼叫还是在哭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措手不及。连他都在阿巴斯的因陀罗状态下惊惧不安,换作普通人类就该心胆俱丧,可轮机长竟然扛住了威压,还是要为他的弟弟复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个棕熊般强壮的大汉,可以轻而易举地拉断雪那细细的颈椎骨,但恺撒真正恐惧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阿巴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怒吼,转身。只是顷刻之间,因陀罗再度君临,瞳孔变回了恐怖的蓝白色,炽烈的电光从中喷射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无形却仿佛排山倒海的威严随着狂舞的电蛇放射出去,连恺撒的心脏都瞬间停跳,因为巨大的电流在他的身体里乱窜,经过心脏的时候就会造成麻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所有人都痛苦地蜷缩起来,或者是疯狂地抖动,像是某种邪教的集体活动,教主放射神威,教众们一起抽风。但邪教教主不过是故弄玄虚,那个浑身流淌着蓝白色电光的人却真的能在一念之间夺走在场任何人的生命。轮机长首当其冲,他已经被阿巴斯掐着喉咙举向天空,大张着嘴,嘴里喷吐着树状的闪电,可以想像多少雷电被灌入了轮机长体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巴斯!停下!”恺撒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是想着要救轮机长,这个失去弟弟的可怜家伙也许罪不至死,但已经顾不上他了,任阿巴斯这么暴怒下去,在场的人都要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他的咽喉肌肉在过电的状态中颤抖,说出话扭曲得无法分辨。他跟所有人一样跪在地上,全身上下每块肌肉都仿佛脱离了骨头在跳舞,他甚至没办法抬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船舱里响起了尖利的风啸声,狂风割面如刀,把恺撒狠狠地压在舱壁上,其他人也都如同纸片那样被忽如其来的飓风吹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虽然那风烈得像是能把皮肤都撕开,但恺撒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狂风袭来的瞬间,他身体里涌动的电流停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顶着强风抬头看去,船舱正中央隐约是一个球形的领域,阿巴斯整个人悬浮在那个领域里,他仍然闪烁着刺目的电光,但电蛇只是沿着他的身体流动,无法刺穿那个领域的边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帕西静静地站在船舱门口,探出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眼中熔岩色的光明灭,芬格尔躲在他背后缩头缩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