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但为君故(25)

“如果我们没法从这里逃走,你恐怕再也见不到你的探索队了,即使他们带回好消息。”零强行切换话题。 www.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你们不炸断我的坦克履带我有的是办法逃走!”布宁愤怒地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面的枪声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警笛声,应该是附近的警察也被惊动了,不知多少警车正向伊丽莎白宫汇拢。但他们显然无法干预格鲁乌特种部队的行动,伊丽莎白宫的庭院此刻就是战场,战场上能有警察说话的余地?格鲁乌特种部队应该也不是放弃了进攻,T-64制造的烟雾还没散去,他们也不知道驾驶员已经跑进了伊丽莎白宫。他们应该是去调反坦克导弹了,再补一两发就能让T-64彻底瘫痪,所以布宁也没傻到死守那个铁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烟雾总会散的,反坦克导弹总会来的,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交易,”零凝视着布宁的眼睛,“如果我能带你离开这里,你就帮我们进入禁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布宁诧异地看着那张精美绝伦却又如霜雪般寒冷的小脸,这张脸的主人说的每句话你都应该认真地听认真地想。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怎么做?那些雇佣兵出身的管家和女侍已经投降了,十五分钟一到,他们同时向零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高举双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遵循着雇佣兵行业的某些江湖规矩,合约写明他们是来当管家和女侍的,他们就低眉顺眼地为你倒酒开车,合约说明紧急情况要坚守十五分钟,他们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会守足十五分钟,但是多一秒种都不行。他们的对手不是爱砍人头的野蛮人,而是堂堂正正的格鲁乌特种部队,尤其是在莫斯科市区里,他们应该会遵循《日内瓦公约》,不伤害任何放弃武装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震,想起日本的那个雨夜,零来高天原找他们的时候,膝盖几乎废了,一路都是血。这个女孩确有惊人的战斗天赋,能一个人挑掉整个关东支部,换作楚子航,不靠君焰都难以做到。她的真实实力未必强到那种地步,但她应该是那种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战术,能够忍受别人不能忍受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机械来使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别别!”路明非赶紧说,“千万别冒险!我们再想办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零竖起手掌令他闭嘴,仍旧直视布宁的眼睛,“亚历山大·布宁先生,您是个生意人。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存在没有成本的买卖,淘金的成本是人命。我很清楚,你不可能轻易为我们打开进入禁区的通道,那是你的大买卖。可看看我们所处的困境,你的高层关系失效了,我的雇佣兵也都放弃抵抗了,包围我们的至少有两个排的格鲁乌特种部队,外加帮助维持秩序的警察。你甚至无法贿赂他们,他们来自不同的部门,他们的眼睛盯着彼此。能确保你们平安离开的人,只有我,而我会支付巨大的代价,我用这个代价,换取进入禁区的门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零把手伸向布宁。这时候她仿佛就真是罗曼诺夫家族的最后一位公主,这是即将被炮火覆盖的战壕,她决定带领禁卫军做最后的冲锋,这时候她把手伸给你,叩问你的忠诚,要你答应完成她最后的嘱托。你根本无法拒绝她,你能做的只是低头去亲吻那只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成交!”布宁真的这么做了,虽然那身皱巴巴的睡袍有点影响仪式感,“但我还是盼望着您能凯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五分钟后,他们走在长长的地下通道里。它被挖掘得如此宽阔,以便用它逃走的人从容不迫,甚至闲庭信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皇女殿下,家里地下有逃生通道这件事不能叫代价巨大吧?”布宁叹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以为击掌成交之后零会祭出什么神秘的高层关系或者重型武器,路明非是担心这妞摸出刀子直奔格鲁乌特种部队的指挥官而去,就像《刺客信条》第三部的片头那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零带他们来到自家地下室,打开逃生通道的门说了声请,关门之前还没忘从冰箱里拿两瓶冰镇矿泉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伊丽莎白宫并没有逃生通道,修建的时候花了很多钱。”零面无表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逃生通道的末端是一扇铁门,打开铁门居然是铁路,也不知是莫斯科的哪条地下铁,四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隧道里,布宁从背包里摸出一个又一个手机,一边拨打一边骂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个小时之后,这四个人恢复到了衣冠楚楚的状态,登上了一节豪华车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亚历山大·布宁在西装外披上了黑貂大衣,再戴上那顶黑貂毛的帽子,看起来像个东北的皮货商。通过车站的时候他出示了一份外交护照,并非他自己的名字,却贴着他的照片。检票员没有为难他,也没有检查他携带的几十口大箱子,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在护照里夹了厚厚的一叠大面额卢布。他厚颜无耻地声称零是他的孙女,而路明非和楚子航是他从中国雇来的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