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但为君故(26)

他们出门的时候,门口站着神情恭敬的女服务生,手中的托盘里放着浴巾和润肤油,看模样跟布宁一样是鞑靼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包厢按摩服务。”女服务生说着走进包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布宁的专属车厢里居然还提供按摩服务,登车的时候布宁就炫耀过了,零也立刻吩咐安排此项服务。她有时候是那种骆驼般沉默坚忍的人,但并非苦行僧,对于奢华的享受倒也云淡风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包厢里还可以洗土耳其浴,我尊贵的殿下,请在冰天雪地中尽情享用。”布宁脱帽致敬后走向自己的包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门关上之前楚子航一直盯着女按摩师的背影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什么看什么?难道说你也想按按?小小年纪还想异性按摩?”路明非很享受这种不正经,趁着楚子航还没恢复记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个女人……” 稻草人书屋

“她还能叫个男按摩师?”路明非搭着楚子航的肩膀把他拖走,“走走走,回包厢睡觉,困死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亚历山大·布宁的专属车厢里怎么会有男按摩师?”布宁哈哈大笑着关上自己的包厢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关闭的瞬间,他的笑容就消失了。他把背包丢在沙发上,摸出那个一直没打开过的手机,拨通了存下的唯一一个号码,“我需要一颗间谍卫星,地球静止轨道上的间谍卫星,让它变轨,我要它始终悬在那个区域的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啊啊啊啊!对对对!就这里就这里!我这老蛮腰,不能穿高跟鞋,走路多我腰疼!”零的包厢里,斑斓的丝绸床单上,玉体横陈,“下手别那么狠!哎哟哟哟是这里,这里没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穿着露背睡裙的是女按摩师,当然她已经除掉了面部的伪装,虽非风情万种,但也是神清气爽的美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猛施龙爪手的反而是皇女殿下,但那一脸的冷漠,更像是亲自上场拷问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给你按完了快走。”零冷冷地说,“布宁难道认不出你不是他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认不出,我问过那个按摩师,她说这个专属车厢很少用,她上班以来就没见过亚历山大·布宁。”苏恩曦又疼又爽地哼哼,“服务团队其实是莫斯科火车站给他配的,他只负责出钱。比钱老娘我怕过谁?现在这个车厢里的服务人员都是我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觉得他可信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数,直到现在为止他说的话都有据可查。今天一早他家也确实是被格鲁乌特种部队包围了,他开着坦克从家里冲出来的照片已经上了报纸头条。”苏恩曦的语气里透着无所谓,“他搞鬼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们的人正在军事禁区外集结。布宁就是个帮我们送快递的,一进入禁区我们就把他踹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零点了点头,看起来娇小的手继续强猛地按压着苏恩曦的“老腰”。苏恩曦趴在那里,往嘴里丢着薯片。 www.daocaorenshuwu.com

“西伯利亚大铁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跑完一趟要七天七夜。”苏恩曦忽然说。 稻草人书屋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天之后,那家伙的旅行就结束了,舍不得的话,就陪他吃个最后的晚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家势力为什么会卷进我们的事里来?”贝奥武夫厉声发问。

稻草人书屋

一直以来秘党都很介意这种事,国家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二庞大的组织结构,仅次于宗教,秘党不想跟这种组织产生对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投影屏幕上是俄罗斯分部长,典型的东斯拉夫人长相,神情凝重。

稻草人书屋

“应该跟那个秘密的港口有关。他们去东京是为了查阅赫尔佐格留下的笔记。”俄罗斯分部长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个港口是否存在还不确定。关于它,唯一的证人是赫尔佐格,他完全不可信。”图灵先生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既然知道北极圈内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研究所,秘党当然会展开调查。技术今非昔比,卫星照相甚至能分辨出某个停车场上一辆车的颜色,可EVA调用过各种卫星去扫描那段海岸线,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的目标。1992年被摧毁的港口,时间还不够抹去所有的痕迹。那座传说中的海港笼罩着重重迷雾。 稻草人书屋

“让你的人准备好,增援一到就启程。”贝奥武夫下令。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不需要增援。”分部长神情不屑。作为秘党诸多分部中最强悍的几个之一,还需要本部派遣增援,听起来像是侮辱。 稻草人书屋

“你们需要。”贝奥武夫语气威严,不留反驳的余地。

daocaorenshuwu.com

被这份威严震慑,俄罗斯分部长沉默了片刻,“他什么时候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他只是绕道去参加了一场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