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但为君故(28)

恺撒甚至没在第一时间调头逃走,因为彻底被震撼了。

冰封的海面上开出一朵接一朵的冰花,像是巨大的脚印,仿佛有顶天立地的天女一步步向他走来,步步生莲。那是利维坦携带的极寒领域改变了冰的晶格结构。

“镰鼬”能清晰地捕捉到冰下那个古钟般的心跳声,不是一个,而是十几个,那庞然大物竟似有十几颗并列的心脏,以某种协调的频率依次跳动,好把血液输送到巨大身躯的每个角落。

它游动时带起的海水激波有差不多一公里宽,秘党的记录中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龙类,倒更像是传说中那死于山巅、黑翼却能覆盖整座山峰的黑色君主。

雪橇犬们疯狂地吠叫起来,但这警报来得太晚了。从高处看下去,在冰峰另一侧扎营的船员们纷纷从帐篷里跑出来,甚至来不及穿上他们的防寒靴,就挥舞冰镐,沿着冰峰往上爬。

他们的背后,平缓的冰架上,正长出白色的灌木丛来,在极光之下,它们呈现出梦幻般的淡青色。当然不是真正的灌木,而是飞速生长的冰晶。

跟那支遇难的科考队一样,他们没跑出多远就化作了冰峰上的雕塑,雪橇犬们跑得更快也更远一些,但最终结果一样,恺撒亲眼看着一只跃起在空中的雪橇犬,落地的时候摔成了冰渣。

恺撒掉头狂奔,他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只不过逆着冰晶丛林的方向跑,冰晶森林的边缘约等于那个极寒领域的边缘。

这片冰架相当巨大,一眼望不到头,但他能跑多远?他在冰面上奔跑的速度能不能超过那头巨鲸游动的速度?

这些问题在他脑海里一闪而逝,他没有细想的时间,肾上腺素已经分泌到极致,所有的力量都用在奔跑上。一步都不敢慢,更不能摔倒,否则就会被身后的寒冰地狱吞噬掉。

冰架摇晃起来,发出令人心悸的裂响,一道巨大的冰缝出现在恺撒面前。瞬息间它就伸展到几百米长,十几米宽,两边是嶙峋的冰崖,下面是微微起伏的海面。

冰面上积累的应力居然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利维坦带来的严寒连这片稳定的大冰架都无法承受。

恺撒在滑溜溜的表面上急刹,差一点就坠落冰崖。前面没有路了,后面是迫近的冰晶森林,他也跳不过去。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大力地拍他的肩,回头一看居然是芬格尔。连雪橇犬都全军覆没了,这个睡得比狗还死的家伙居然逃了出来。

“脱衣服!跳下去!”芬格尔大声说。

恺撒惊疑地看向冰崖下,海水呈青黑色,缓缓地起伏,海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碎冰。

在极地环境中,传说撒泡热尿都会在落地前变成冰坨子,实际情况虽然不至于这么夸张,但人体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几十秒就会失温,各种机能逐一失效,几分钟内就会冻成一具僵硬的尸体。而芬格尔居然建议他脱光了跳到海里去。

芬格尔也不是光建议,而是身体力行,恺撒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脱得只剩一条内裤了。即使是混血种的体魄直接暴露在超低温中也不好受,芬格尔浑身红得像只煮熟的大虾,一个劲儿地哆嗦。

“气温是零下三十度!冰水混合物是零度!”芬格尔大吼,“别欣赏我的裸体了!不跳就来不及了!”

恺撒恍然大悟。

北极圈里的气温可以是零下,但海水的温度却远高于气温,靠近冰面的海水差不多是零度,深海中则是差不多四度。所以北冰洋才能有自己的海洋生态圈。

水的热容很高,海水的体积可以说是接近无穷,即使是利维坦也不能把北冰洋一直冻到海底。所以原则上说只要他们一直往深海里扎,就有机会躲过利维坦的言灵攻击,零度到四度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低温,但以恺撒的体魄自由潜半小时应该没问题,至于芬格尔,看他下水之前舒展腰胯甩动胳膊的劲头,悍然也是冬泳健将。唯一的问题是没带水肺,混血种憋气的能力也比普通人要强,但毕竟不是鱼人,隔上几分钟总得冒头出来呼吸,到时候别整个洋面都被冻住了。

恺撒还在思考,芬格尔已经变成了一朵白色的水花。确实来不及了,那漫山遍野的白色灌木丛正向着冰峰之巅快速生长,放眼所及莽莽苍苍。

恺撒拉开防寒服的拉链,从中鱼跃而出。他在空中回头望去,敞着拉链的防寒服依然站在冰峰之巅,冻得坚硬。

极寒的气流笼罩了恺撒,落水之前的几秒钟里他全身长满了白色的冰晶,扎进冰海之后反而感觉到微微的暖意,他全力往深海扎去,白色的冰晶在他背后高速地向下生长。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几秒钟之内,刚刚暴露出来的水面上又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