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但为君故(29)

为首的那头老北极熊发出高亢的吼叫,这是狩猎的号角声,其他的北极熊也跟着它吼,兴奋地直起身体,用力拍打着冰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们富含脂肪的身躯是如此地沉重,震得冰面微微抖动,但它们也能轻松地漂浮在海水中,像企鹅那么快地游泳。 稻草人书屋

就在那头老熊作势要跳下来的时候,它忽然不吼了,也不动了。它的咽喉被一支锋利的直刀贯穿,直刀的主人以黑烟凝聚的方式出现在老熊的背后,纤长的手紧紧地抓住熊颈的长毛,那支直刀是她用脚踩进去的。滚烫的熊血喷在冰面上,血腥气四下弥漫,女孩松手让老熊倒下,环顾。她的体重可能只有老熊的十分之一,纤细曼妙得像一只狐,老熊挥掌就能拍碎她,可老熊居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daocaorenshuwu.com

她看的,是剩下的那些北极熊,眼底流淌着慑人的暗金色。僵持了几秒钟之后,其他的北极熊转身狂奔着撤走,顷刻之间就隐没在黑暗里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它们是很聪明的动物,意识到双方之间的差距不是靠数量能弥补的,那只狐才是猎杀者,它们忽然间成了猎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女孩上前一步站在冰缝边,俯瞰下方神色震惊的男人们,长马尾辫在寒风中飞扬,如同黑色的战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并不介意多看会儿裸男,但你们不冷么?”酒德麻衣冷冷地说着,把冰镐丢入冰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一望无际的冰面上点燃了小小的火堆,恺撒、芬格尔和酒德麻衣围绕火堆而坐,恺撒和芬格尔套着石头般硬的防寒服,瑟瑟发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德麻衣直接下杀手本意是想震慑那群危险的食肉动物,免得要花力气把整群的熊都放倒,可那头死掉的老熊对他们还真有用,肥厚的油脂撒上燃油炉中已经凝固的燃料,才终于点燃了这堆火,火上烤的正是那头熊自己的肉排。原本没人期待这种蛮荒的熊油烤熊排会好吃,但焦香味在冰冷的空气里弥漫开来的时候,连恺撒都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热量和蛋白质是他们眼下急需的,冬泳二十分钟的体力损耗跟跑一个马拉松差不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酒德麻衣的状态也不是那么写意,她紧紧地裹着毛毡外套,清理着身上的冰壳。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逃生的方式跟恺撒和芬格尔一样,但略轻松一些。冬泳对忍者来说是家常便饭,那身忍者服也帮忙不少,它的面料科技含量很高,紧身隔热,不亚于一件保暖的潜水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你一直藏在YAMAL号上,对吧?”隔着火堆,恺撒盯着酒德麻衣的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年前两个人就在冰窖里打过照面,任何见过酒德麻衣的人都无法忘记她的身材,所以蒙面不蒙面对她其实是无所谓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准备问我收船票钱么?”酒德麻衣挑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利维坦?”恺撒接着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不成我是蹭船来海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每个人都在找利维坦,可到底利维坦是什么?”

稻草人书屋

“我也不确定,但我确定你们对利维坦一无所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情报可以共享么?你一个人能猎到利维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加图索少爷你想得太多了,”酒德麻衣回看一眼身后黑茫茫的天幕,“我们的合作应该从活下去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暴露自己救恺撒和芬格尔并非纯粹的人道主义精神,而是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即使是她也未必能独自生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冰风暴停了,极夜还继续,他们必须在黑暗中跋涉,前方距离那个被废弃的科考站大约60公里,后面距离YAMAL号也差不多60公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很倒霉地被卡在了正中间,前进还是后退,这是一道关系到死活的选择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进或者后退都不好走,他们原本是逆风而行,风向就是他们的航标,可现在风居然停了。利维坦和那些巨蛇应该还在周围出没,他们却损失了大部分给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家在这种鬼地方都能遇上,火上还烤着一头熊,缘分啊。”芬格尔说,“我们大难不死,精诚合作,还怕走不出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酒德麻衣冷冷地哼了一声,恺撒皱着眉头凝视火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条鲸鱼不是路过。”恺撒抬眼看看芬格尔,又看看酒德麻衣,“它是来杀人的,我们中的某个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又都沉默。

稻草人书屋

恺撒的逻辑显而易见。他们跟利维坦的遭遇当然不该被视为偶然,就像那个神秘的探险队,利维坦找上他们是因为他们曾经去过落日地,去过神的领域的人都该死。如果说利维坦的目标是那几个尾随而来的船员,未免有点牵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坐在火堆边的三个人和睦地烤着熊排,却属于三个完全不同的阵营,加图索家的继承者、神秘的美女忍者、还有更加神秘的芬格尔。想起出发前他万般推辞,几乎就要撒泼打滚,可再想他带领恺撒如此惊险地避开了利维坦的极寒领域,似乎为了这趟极地旅行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