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但为君故(35)

会议厅里静得只剩下呼吸声,元老们端坐如雕塑。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规矩历史悠久,源于古罗马时期,当战争爆发的时候,奉行民主制度的罗马人就会忽然间转为独裁制,某人会经由元老院的决议,获得“狄克推多”的临时性称号,意为“独裁官”。整个罗马会化作他手中的战斧,去把罗马的敌人斩碎,无人可以质疑他的决定,即使指定他的元老院本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启动了这个古老的程序,若他能获得2/3以上的支持票,就能暂时剥夺元老会的控制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加图索,这个黑道起家却崇尚古罗马文明的家族,终于来至英灵殿前,向秘党索取最高的权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静静地看着大家,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黑卡在他的指间翻飞如蝴蝶,那是昂热的招牌动作,恍惚间坐在会议桌尽头的还是那个桀骜不逊的老绅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沉默长达五分钟之久,这无疑是艰难的抉择,每位元老的头脑中都刮过一场风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张接一张的黑卡被丢在了桌上,有人丢出黑卡之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有人起身离开了会议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范德比尔特先生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黑卡,闭目静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像是要用性命保护那张卡,不让它落入加图索家的手中;图灵先生却是第一个丢出自己黑卡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反对者对赞同者怒目而视,斥责他们在加图索家的金元攻势面前放弃了自己的立场。昔日的朋友们也会意见向左,背道而驰。

www.daocaorenshuwu.com

每个人都在心里计算着票数,庞贝的支持率越来越高,已经逼近2/3的票数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已经表明了立场,只剩少数几位元老犹豫不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只需要再多一票,再多一票他就成为整个秘党的临时性领袖,但没有那一票他就得灰溜溜地回罗马去。从几位犹豫不决者那里争取到一票,似乎并非难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范德比尔特先生睁开了眼睛,“先生们,罗马的毁灭是从信仰英雄开始的!从苏拉到西庇阿到伟大的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他们捍卫了罗马,却也摧毁了罗马的根基!相信英雄的罗马人对他们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们一再地呼唤英雄,最终就是呼唤皇帝!看看你们面前的这个人,庞贝·加图索!你们今日奉他为英雄,明日他就会称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苍老嘶哑的声音,却堪称振聋发聩,还没下定决心的元老们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卡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挑了挑眉毛,“说得没错,范德比尔特先生。但高卢人的战锤已经敲响了罗马的大门,我们真的还有时间讨论制度问题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马可以作为罗马而亡,但作为帝国而生,是罗马的耻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清脆的声响打断了庞贝和范德比尔特先生的辩论,那是又一张黑卡被丢在了桌面上。范德比尔特先生的脸色惨白,因为这张黑卡,庞贝凑够了2/3的支持票,反对派的努力全部白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丢出这张黑卡的,竟然是贝奥武夫,这个一直沉默着的老人甚至被看作是反对派的中流砥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秘党几千年的桂冠,不能让汉高那种人夺走!”贝奥武夫冷冷地说着,威严地环视众人,“罗马不会灭亡,也不会变成帝国!”

www.daocaorenshuwu.com

“先生们!收账了收账了!认赌服输!”庞贝拍案而起,哈哈大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绕着会议桌转圈,一张张地收走元老们面前的黑卡,冲他们比鬼脸吐舌头,手舞足蹈。这男人黑暗君王般的仪态忽然又坍塌了,还是那个风骚的二世祖。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子,翻过来覆过去数那些黑卡,像是刚刚逆风翻盘的赌徒,“孩儿他妈!为了咱儿子,我可真豁出老命了!”

稻草人书屋

贝奥武夫冷笑,“还要继续伪装下去么?您刚才的雄辩风采,苏拉和西塞罗都会甘拜下风。我们早该想到,加图索家不可能选出错误的继承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什么雄辩?那套说辞是我秘书写的,我在飞机上背了一路,你难道觉得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讲是自己写的?”庞贝翻翻白眼,“你以为我真想当你们的老大?还不是我家那些老东西的意思?可他们又不愿自己出头,就叫我帮他们跑腿。我心里可是老大不情愿的,我刚在布拉格陷入了热恋呢,搞得我不得不丢下女朋友,跑到深山里跟你们这帮老家伙打嘴炮。”庞贝又叹了口气,“不过我想了想,为了儿子,少泡几个妞又算得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奥武夫怔了一下。

稻草人书屋

庞贝说这话倒未必全是扯淡,他看起来对于权力的兴趣真是不大,否则作为校董他该更多地出现在这间会议室里,可他先是把投票权丢给了弗罗斯特,继而丢给了恺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着‘种马’之称的男人,想说自己也是好父亲么?”贝奥武夫稍微缓和了语气。 daocaorenshuwu.com

“贝奥武夫阁下,我得纠正您的一个说法。”庞贝叹了口气,“花花公子和种马是两回事,种马是干苦力活儿的畜生,花花公子是热爱美、欣赏美、懂生活的男人。我是个花花公子没错,这样在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有无数美好的事情可以回忆。而我的儿子恺撒,是这些美好事情中最美好的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