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但为君故(36)

恺撒和酒德麻衣眼睁睁地看着芬格尔像一枚圆润的弹珠那样在冰面上滚动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笔直地滑进了科考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都惊呆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即使是踹他下去的酒德麻衣也并未期待这样的结果,本以为他随便翻个身探个爪增加点阻力就能在冰面上停住的……芬格尔也不是没有翻身探爪,那简直是一条出闸的猛龙或者受惊的野猪在冰面上翻腾,可能是陈年老冰的表面实在太光滑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阵裹着冰渣的狂风扫过科考站,恺撒举着望远镜扫视那座建筑的每一处,没有一丝光一丝暖气,不见任何生命的痕迹,简直就是一座坟墓。

稻草人书屋

连活蹦乱跳的芬格尔滑进那座坟墓之后都没再发出哪怕一丝声响,像是被那座科考站给吞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忽然间,科考站里传来芬格尔豪爽的大笑,“都进来吧!安全得很,那些蛇都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恺撒和酒德麻衣对视一眼,同时抽出了冰镐。借着冰镐的帮助,他们无声地滑下冰脊,匍匐前进,越过倒伏的铁丝网墙,摸进科考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科考站的主建筑比远看时还要高大,是一座堡垒式的两层建筑,甚至有挑空的大厅,大厅正面是聚酯材料制造的采光墙,时间久远已经粉化了,只剩下铝合金的框架。大厅前同是聚酯材料制造的伟人雕塑也严重地风化,看起来倒像是被阳光晒化的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正直挺挺地站在伟人雕塑前,挺胸腆肚,看气势比那座雕塑还要伟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顺着他手指所指看过去——其实不用他指恺撒和酒德麻衣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一条体型略小的巨蛇被一柄鱼叉狠狠地钉死在雕塑上,浑身挂满了冰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临死的时候想必是极其地痛苦,尾部狠狠地缠在伟人身上,令这具雕塑远比雕塑家塑造它的时候更有暗黑的艺术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道冰脊位于科考站的背面,所以恺撒通过望远镜观察的时候一切都正常,然而此刻他们站在科考站的正门前,也发现这根本就是一处冰封的战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数不清的蛇尸分散在四周,更有蛇尾从主建筑里面拖出来,这场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一切都被冰封了,却又如此纤毫毕现,恰如它刚刚结束的时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恺撒和酒德麻衣对视一眼,眼中都写满骇异。

稻草人书屋

两人俯身前行,翻过铝合金框架进入主建筑。这座不可思议的建筑是用某种聚酯纤维的复合材料搭建的,重量很轻,强度很高,使得这种冰盖上的大型建筑成为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举着燃烧棒跟在后面,迈着方步,俨然领导下到基层视察工作。巨蛇都已经冻成冰坨了,他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这正是酒德麻衣和恺撒越发小心谨慎的原因。

稻草人书屋

他们都跟巨蛇作战过,明白这些对手的强度,以他们的能力,遇上这些巨蛇都是生死战,到底是什么人能如此大规模地屠杀巨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柄插在伟人塑像上的鱼叉甚至暗示着那个人只是随手使用了触手可及的工具,一座位于北冰洋的科考站,备上几把鱼叉并不奇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他们也未阻止芬格尔点亮燃烧棒,首先以对手的能力,如果还藏在这间科考站里,他们就算保持安静也没用,其次他们也确实需要照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地都是蛇行的痕迹,墙壁上还残留着弹孔,正如酒德麻衣所说,那支探险队曾在这里跟蛇群枪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不到尸体,不过这个不难理解,即使有过尸体,也只能埋葬在大蛇的肚子里。 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拔出狄克推多,从墙壁上挖出一枚弹头来,对着光认真地看了看,收进口袋里。 daocaorenshuwu.com

酒德麻衣则沿着墙壁巡视,试图找出更多的蛛丝马迹。从现场看情况是很明朗的,那支探险队疲惫而恐慌地来到了这间科考站,他们曾经在这里短暂地驻扎过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十个小时。科考站封存之时把救济物资也都打包留下了,还有小型柴油发电机组和充足的柴油,以示苏联对全世界北极探险者的慷慨支持,而这些设备都已经被打开了。他们甚至曾经在某几张床上短暂地休息过,凌乱的床单足够说明这些。有人祈祷过,丢下的祈祷书可以说明,祈祷有很多人参加,熄灭的蜡烛可以说明,一场由很多人参加的祈祷,应该是虔诚又恐惧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长波通讯设备暂时还没有找到,不过那台设备的体积不小,应该不至于能带着逃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久之后蛇群就追上来了,它们虽然能像鱼那样在冰下潜泳,但科考站下方的冰架还是厚实坚固的,它们无法穿透,就只有从很远的地方登上冰面,汇聚而来。探险队应该是留有观察的人,因此他们提早知道了蛇群的到来,还有时间布置工事。这些人里有职业军人或者有人曾经是职业军人,工事布置得很专业,以他们携带的武器,一个连的人也未必能快速拿下这座坚固的科考站。但是蛇群的进攻方式和军队完全不同,他们的工事跟纸糊的也没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