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但为君故(37)

柴油发电机组哒哒哒地运转起来,科考站上下都亮了起来,送风管道里吹出了微暖的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联科学院当初想必是本着这个地标式建筑物要在北极点附近屹立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做的设计,虽然已经封存了几十年,可一旦开动柴油机,它就回复到了运行中的状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动隔热板降下,封闭了年久失修的门窗,这个设计想必是应对极端气候的,外面即使是十二级的狂风零下百度的低温,这间科考站仍然会是人类在极寒地狱中的坚固堡垒。 daocaorenshuwu.com

三个人把蛇尸中凡腹部肥硕的都拖到了大厅里,体型最大的几条重量不下十吨,好在他们在仓库里找到了一台履带式叉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支探险队的队长,拉尔夫,那帮冻死的人里没有他。他就是那个用长波发射器跟我通话的人。他是个好领队,只有一件事能让他放弃自己的团队……”酒德麻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了。”恺撒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所以我猜他就在某条蛇的肚子里,如果这些蛇很快就被赶到的援军杀了,那么拉尔夫应该还来不及被消化掉,我得把他挖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挖出来有什么用?那家伙是你的男朋友么?你要挖出来给他办个葬礼?”芬格尔说。

daocaorenshuwu.com

碎嘴归碎嘴,他正擦拭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消防斧,满脸变态狂魔的凶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能挖出来再说。”酒德麻衣一把抓过芬格尔手里的消防斧,上去在一条大蛇的鳞甲上敲了敲,火星四射,像是铜铁敲击之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们的鳞片本就坚硬,何况还没有完全解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东西还不够用,”酒德麻衣说,“我们还得找找看电锯和乙炔喷枪之类的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三个人穿着塑料薄膜的雨衣,恰如电影里杀人狂魔的造型,把所有腹部硕大的巨蛇拆解了,从中拖出了两条大型金枪鱼和三具尸骸,还有几条大蛇则纯粹是肥硕,切出的是暗黄色的脂肪组织。真正指导这个工作的人却是酒德麻衣,芬格尔连续呕吐了几次,恺撒也没能控制住,唯有酒德麻衣神情清冷,好像那根本不是血肉,而是在干伐木工的活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恰如酒德麻衣预料的那样,尸体仍然保持着生前的模样,甚至能看出他们临终之前恐怖的表情。 稻草人书屋

“这个是拉尔夫了。”酒德麻衣看着第三具人体从大蛇的食道里被拖出来,终于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拉尔夫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身上的防寒服已经被大蛇的酸液消解了部分,连带着身上的背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酒德麻衣的目标恰恰是那个沾满黏液的背包,从里面她翻出了一本蜥蜴皮面的笔记本。 稻草人书屋

“拉尔夫是个严谨的考古学家,受过最严格的专业训练,但他同时也是个神秘主义的爱好者,所以被正统的考古学界看作异端。他有个记笔记的习惯,永远会把最重要的事记在随身的笔记本上,以便时候整理成论文。”酒德麻衣擦拭着笔记本封面上的黏液,好在它被放在封口很严的包里,否则纸张这样脆弱的东西不可能幸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笔记本打开,他们回到了那支探险队的视角,去重看那场神秘的探险行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笔记本的内容包罗万象,但基本是笔记体,只在必要的时候以注解的方式阐发拉尔夫在学术方面的思考。虽然早已说好这些东西是归属酒德麻衣的,但她还是坦然地在灯下和恺撒一起阅读这册笔记本。芬格尔则一屁股坐在一条大蛇的尾巴上,喝酒来压下胸中的那股子恶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平浪静的一天,海面上仅有少量的浮冰,我们遵照雇主的指示,继续横穿巴伦支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将会是人类历史上继皮尔里抵达北极点之后最重要的北极探险,我们不仅会探索冰面上的世界,还会聚焦冰下的深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们尾随一群独角鲸航行了两天,仍然没有值得此行的发现,尊重雇主的要求,我们将转向西北,擦过斯匹次卑尔根群岛,进入格陵兰海……” 稻草人书屋

“……不得不说,我不喜欢这种暴君般的雇主,但我并不后悔接受这次的雇佣,对我来说打开了新世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遇到了我这辈子航海所见的最浓密的海雾,恰如雇主所说的,我们会遇到经验难以解决的问题。雾气中我们的通讯设备和导航设备全部失灵,雾气粘稠得像是液体,我们的声纳探测到巨大的生物群在我们的下方游动,不亲眼见到那些信号的人不会相信,那简直是繁华的大都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雇主指定的地点下锚之后我们进行了水下探索,得到了两块金属碎片,语言学家会解读它们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多数人都不相信语言学家的解读!我们甚至争吵起来,但他的解读像极了雇主预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德麻衣的神情越发地严肃起来,恺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但并未说话。芬格尔觉察到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凑上来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