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但为君故(41)(第2/3页)

忍者训练能够炼去酒德麻衣身上的每一寸赘肉,但女孩还是女孩,身体再怎么强韧,也还是柔软的。

酒德麻衣点亮手电,先照自己的脸,这是告诉恺撒自己不是敌人,她的另一只手抓着一个压缩空气瓶。

恺撒忽然想了起来,他们在搜索科考站的时候找到过全套的蛙人设备,只不过年代久远,气瓶中的气早就跑光了。想来是酒德麻衣多留了一个心眼,偷偷给一个气瓶灌注了压缩空气,科考站里既然有蛙人设备,也就该有压缩空气的机器。但她既没有告诉恺撒和芬格尔,也没多准备两个气瓶,唯一的解释是这是她准备跑路的手段之一。带着这套设备她大可以在冰下潜泳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恺撒和芬格尔别想跟上她,甚至不会觉察她怎么跑的。

至于她为何考虑跑路,恺撒懒得去想,至少在生死关头,这脆弱的结盟关系跟科考站的硬质合金骨架一样,又挺住了一次。

恺撒又被狠狠地抱住了,这回不是酒德麻衣而是芬格尔,这货瞪着牛一样的大眼鼓着腮帮子,显然憋气憋得快要昏过去了。无法想像他怎么从地下室里逃出来的,可能是天堂和地狱都不愿意收贱人。恺撒把面罩递给他,芬格尔就像饿鬼看到了蛋糕似的,简直恨不得把那个呼吸面罩吃下去。直到酒德麻衣憋得没气了,才一把把呼吸面罩抢了回去。

三个人,一个气瓶一个面罩,以他们三人的憋气能力来说,轮流用不会死。但原本供一个人用的空气分到三个人头上,也就支撑十几分钟。

他们仍然没有逃出死神的手掌,如果找不到那道冰缝,他们也还是会死。冰下潜水最大的危险就是如果你找不到下潜的冰洞了,那么大海对你而言就是永远都走不出去的迷宫,你的上方是坚不可摧的冰盖,你只能变成冰盖下漂流的浮尸。冰架裂开的那道缝大得像是一条河,但他们被海流带着漂了一段路,这时四面看都是一片漆黑,酒德麻衣往上照去,是坚厚的冰层,一眼望不到边。

前一次他们是幸运地遇到了那群北极鳕鱼,跟着鱼群找到了可供呼吸的冰缝,这一次却难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三个人相对干瞪眼的时候,酒德麻衣忽然警觉,把手电照向身后。带着血水的半截巨蛇正被水流推了过来,隐约可见漂浮的消化道。这一幕令人反胃更令人惊恐,他们并未远离利维坦和蛇群的战场,那些怪物的战场是方圆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的巨大海域,它们随时都会出现。

蛇尸飘走了,但酒德麻衣的眼神变得更加惊恐,她缓缓地看向自己的脚下。恺撒也感觉到了,强劲的水流自下而上涌来。除了上下层海水的温差很大,这种垂直洋流是很少见的,要么下方有一座海底火山,要么是某个大到不可思议的东西正在高速地上浮。能有这样的体积的东西,附近只有一个!

强光忽然笼罩了三人,带着光柱升起的并非利维坦,而是巨大的黑色战舰。

一艘漆着英国皇家海军标志的……机敏级攻击核潜艇!

它连续地闪光,那是航海灯语,“英国皇家海军鹦鹉螺号核潜艇,欢迎登舰,恺撒·加图索先生。”它的正上方,用于海难救援的浮舱正缓缓地升起。

“我跟您的父亲保证过,会把您活着带回罗马,但这艘潜艇是英国皇家海军的财产,务必请您遵守舰上的规则。”

三个人裹着厚厚的毛巾,坐在鹦鹉螺号潜艇的船长室里,瑟瑟发抖。在冰海里浸泡了太久,身体失温严重,连酒德麻衣也显得憔悴狼狈。

虽然对方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自己是庞贝老爹请来的救兵,然而落汤鸡一样被这样一艘威严的战舰救援,硬撑气势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所谓对方,是身着深蓝色海军制服的舰长,肩扛上校军衔。出人意料的,这艘潜艇的指挥官居然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女士,撇开那冷若寒霜的表情,甚至说得上是一位中年美人。

可以想见她的优秀,如果不是英国皇家海军中顶尖的人物,也不可能在潜艇这个男人主导的世界中当上舰长。这种女人,只会比男人更强悍。

芬格尔第一时间流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然而令酒德麻衣意外的是恺撒的神情冷漠。从舰长踏进这间舱的那一刻开始,他一句话都没说过,只冷着脸听。

他是有教养的贵族,即使坐在对面的不是救命恩人,只是普通的优雅女性,他也会带着温柔和“我能为您做些什么么”的微笑。

舰长虽然冷漠,但这不是恺撒也要冷脸以对的理由。

“咖啡、红茶或者烈酒,需要什么就跟我的勤务官说。”舰长女士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