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但为君故(44)

“下方海床平坦!距离50米!40米!30米!20米!” 稻草人书屋

“推进力100%!全舰准备迎接冲击!”舰长大吼的同时,亲自坐上了舵手的位置。看那娴熟的操作,她不仅是位指挥若定的舰长,大概也是这艘战舰上最老练的舵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鹦鹉螺号的蒸汽轮机发出沉雄的吼声,劈波斩浪的同时,向着海床快速地“坐”了下去,舰首高高地扬起,呈现出冲锋的势头。这艘排水量数千吨的攻击型核潜艇,在舰长的手中敏捷得像一条海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潜艇触底,艇身剧震,没用安全带固定好自己的人都被掀翻。鹦鹉螺号并没有立刻扎入软泥层,而是轻盈地弹跳起来,就像是打水漂的石子在湖面上跳动。它每一次接触海床,都在软泥层上溅起缓慢散开的巨大涟漪,每个涟漪的直径都是数百米。当涟漪中蕴藏的巨大力量崩溃的时候,软泥层爆裂开来,淤积了上百年的泥沙化作灰色的烟尘冲天而起,清澈的海水顷刻间就变成了浑浊的泥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潜艇和软泥层接触的瞬间,指挥舱中断电,照明灯和屏幕集体熄灭,刺眼的电火花照亮了所有人惊恐的脸。

稻草人书屋

但冲击并未对鹦鹉螺号造成致命的损伤,断电也只是潜艇在防冲击状态下的自我保护,它强大的动力核心仍在工作,主螺旋桨和喷射式推进器协同工作,始终保持着高航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应该足够把海德拉从鹦鹉螺号表面剥离了,此时此刻它已经陷在软泥层中了,但鹦鹉螺号却还没有摆脱危险,现在它的敌人是帮它甩掉海德拉的软泥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深接近1000米,已经大大超过了机敏级的设计极限,每平方厘米的艇壳要承受大约100公斤的压力,在这惊人的高压下,木材这种有缝隙的固体材料会被压缩到原体积的一半大小。鹦鹉螺号还能够轻盈高速地航行,不仅仅因为它的合金外壳能抗高压,也是因为各个方向上的压力是均匀的,相互抵消。但它的腹部一旦接触到软泥层,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软泥层无法给它提供足够的支撑力,上方巨大的压强会把它不断地压向软泥层的深处,最后它会一直沉降到硬质海底,变成一件被软泥层包裹的标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舰长才会亲自操船,她始终控制着鹦鹉螺号以高速前进,艇身仅有1/3接触到软泥层的表面。这惊险的动作就像是在软泥层上玩滑雪,一旦高高扬起的舰首陷入软泥层,他们就会被软泥层吞噬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指挥舱的供电恢复了,屏幕们跳闪着纷纷亮起,舰长仍旧端坐在舵手的位置上,冷冷地盯着仪表和屏幕,好像根本没有黑过灯这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大你这小妈是个人物啊!”芬格尔大吼。 稻草人书屋

接下来是死是活不清楚,这种话就当是赞美了,舰长听见也无所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我想这不是我老爹选她的理由!”恺撒也被舰长折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芬格尔所说,抛开她跟庞贝的关系,她本身也是位值得尊敬的女性。也许是舰长大人雌威凛然,排开一众妖艳拿下了庞贝呢?这么想来倒比老爹泡上了她更符合逻辑一点,恺撒心里也舒服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下摄影机再度弹出鹦鹉螺号的表面,强光向着舰尾照射,从屏幕上可见满天的泥尘上升到几百米的高度,简直就是一座接天的城墙。鹦鹉螺号并未被泥尘包围,因为它的航速比泥尘弥漫的速度更快,但那堵恐怖的墙壁正高速向着它推来。

稻草人书屋

被那堵墙追上他们就会死,泥水中应该混合着大量的岩石碎片,可能重创主螺旋桨。但由于舰长精准的控制,他们并未因接触软泥层而严重减速,舰身重新变得轻盈,舰腹依然贴着软泥层滑行,但正缓慢地升起,他们正在脱离危险。

稻草人书屋

“恺撒·加图索!”舰长说。

稻草人书屋

恺撒来到舰长身后,准备听从她的吩咐。他承认了舰长在这艘船上的阿尔法地位,就没把她再看作“老爹的某个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舰长抬眼看了他一眼,眼眸依然锐利,但她的制服胸口处已经被鲜血浸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立刻半跪,手势极轻地从她的胸骨往下按。结果如他所想,胸骨和肋骨粉碎性骨折,断骨想必插进了内脏。她的身体表面并无伤口,那些血是她吐出来的。

稻草人书屋

鹦鹉螺号接触软泥层的瞬间,所有人都采取了防冲击姿势,半蜷身,双手保护头部和胸腹,唯独舰长端坐着操纵潜艇,她要确保那一刹那潜艇的姿态。但是意外地某件重物横飞,砸中了她的胸口,而她在重伤之下仍然坚持着操纵潜艇,直到脱离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正要高呼医疗官,但舰长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听我把话说完。这艘潜艇是皇家海军的财产,我不能交给你,你也没有足够的经验。但我会把指挥权交给我的大副,你可以信任他,他会间接听从你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