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但为君故(45)

屏幕上的画面令人脊背发寒,海德拉摇摆着长长的脖子,无声地呼吼咆哮,赤金色的瞳孔如同刺眼的明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它的下半身陷在软泥层中,倒像是鹦鹉螺号长出了尾巴,那“尾巴”拼命地翻动,搅碎了软泥层平滑的表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起来像是海德拉要把鹦鹉螺号拖拽到地狱去中,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这是一种求生行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海德拉受了重伤,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上浮,它用尽全力附在鹦鹉螺号的外壳上,是希望鹦鹉螺号的动力能把它拔出这片深海泥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果被鹦鹉螺号抛下,它会被海水的压力慢慢地压到软泥层的深处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00%推力!”恺撒大吼,“我们必须摆脱这家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已经在高速滑行的鹦鹉螺号进一步加速,舰腹在软泥层上犁出巨大的深沟。大副接替了舰长的工作,他排空了所有的海水,以获得最大的浮力,好摆脱软泥层的吸附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海德拉的阻力极大。它如果肯老老实实地趴在潜艇表面,阻力反而会小,鹦鹉螺的动力足够把它带出软泥层。但它硕大的腹部陷到软泥层中去了,它的体型在颈部之下急剧地膨胀,变得比鲸鱼更加粗壮,再往后才是长长的蛇尾。这粗壮的腹部陷在软泥层里,鹦鹉螺号就像拖着一个沉重泥沙口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泥尘弥漫的速度超过了鹦鹉螺号,在鹦鹉螺号的摄像机视角下,那是通天的巨壁把它和海德拉一起吞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强光照不透这浑浊的泥汤,屏幕上一片昏暗,偶尔光柱能贯穿泥水的时候,可以看到海德拉的长颈妖冶而痛苦地摇摆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舰上还有什么武器?”恺撒冲大副吼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潜得太深了!这种深度下没有武器能发射!”大副也是吼叫着回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尾部传来震耳的巨响,泥尘中夹杂的石块正撞击主螺旋桨,那些巨型的桨叶用韧性极高的铜合金铸造,甚至能切开一条金枪鱼而不受损,但对上岩石还是有极大的概率折断。如果失去主螺旋桨,单凭喷射推进器,他们没有任何机会逃出这片深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副的脸上都是冷汗,他还在尽力控制潜艇,想把头部抬起来,但鹦鹉螺号正缓缓地下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安全返航,”大副抬头看着恺撒,压低了声音,“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舰内引爆所有鱼雷,我们会跟海德拉一起被埋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正在跟海德拉一起下葬,没必要多此一举吧?”酒德麻衣也是脸色苍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会确保海德拉被杀死,爆炸还会令舰内的一些杂物浮上海面,如果有救援来的话他们会知道鹦鹉螺号已经自爆。不这么做的话我们会悄无声息地死在海底,甚至没有人能确认我们的死亡,我们的名字会永远留在失踪名单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现在相信你是卡塞尔学院毕业的了,”恺撒拍了拍大副的肩膀,“但我的决定是等待救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近1000米的深海,能够救援我们的设备人类尚未研发出来。”大副惨淡地笑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的救援未必是人类。”恺撒说,“打开主动声呐!最大功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自从释放了干扰雷,鹦鹉螺号的主动声呐一直处在关闭的状态,那台强大的设备能够放出集束状的高频声波,通过回声定位来探查周围的海域,但它一旦开机,也就等于对周围所有的舰船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大你难道是指望那家伙?”芬格尔似乎明白了什么,“感觉比指望我还靠不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启主动声呐,最大功率发射。”大副下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恺撒闭上眼睛,“镰鼬”的领域却最大限度地张开了,海水挡不住那些栖息在他脑海深处的白色妖怪,它们在茫茫的深海中四散出去。

daocaorenshuwu.com

集束状的声波在海底和海面的冰层之间高速地往来,反射和散射。和冰层接触的时候发出的是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和海底软泥层碰撞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像是在拍打一面没有绷紧的鼓,穿越密集的鱼群的时候,声波好像忽然变成密集的水泡,边上升边破碎,而在越过水温不同的海域的时候,它还会走出彩虹般的弧线。这些声音的碎片都被镰鼬抓住并带回给恺撒,它们回荡在恺撒的脑海里,仿佛空灵的乐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同时要忍受巨大的噪音,海德拉狂暴的心跳声、蒸汽轮机高频的运转声、还有鹦鹉螺号骨架弯曲变形的异响,这种声音令人心胆俱裂,这艘潜艇似乎随时都会分崩离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他真正期待的是那个雄浑的歌声,苍凉、静谧、浩瀚,就像亘古不息的鼓,或者神在世界之外的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