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但为君故(49)

高亢的汽笛声由远及近,路明非探头看出去,另一列火车正缓缓地靠近,他们乘坐的这列火车也以汽笛声回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两列火车缓缓地撞在一起,驶来的那辆列车把自己的车头和几节车厢交给了这列火车,而这列火车也丢下了多数车厢,以更高的速度向着贝加尔湖进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就是布宁所说的“更换牵引车头”,如今他们已经不再是驶出莫斯科的那列火车了,而是“布宁专列”,那些买了票要前往海参崴的乘客已经被他们丢在后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车厢之间的门打开,漂亮的索尼娅扑上来,挨个拥抱布宁、路明非和楚子航,出于对皇女殿下的尊重,到了零的面前她只是微微欠身行礼。跟在她后面是瓦洛佳、阿历克塞、尼古拉、谢苗……他们也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连腼腆的瓦洛佳都热切地跟路明非握了手。在布宁家的酒局上,他们见过面。

daocaorenshuwu.com

布宁在莫斯科的“生意伙伴”也赶了过来,那列火车想必是一路追赶,直到贝加尔湖附近才追上他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一路上每过一处大的交通枢纽他们都会挂上新的车厢,而且都是豪华的防弹车厢,车厢里走出各式各样的年轻人,他们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的州和共和国,父辈都是前苏联军政两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们有的谦逊低调,有的高傲冷漠,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受过最好的教育,远比同龄人显得成熟。他们都对零表达了敬意,对路明非和楚子航也颇为友善,只不过有时候仍然会递来审视的眼神。他们带了自己的餐车来,每晚都在那里聚餐,喝多了酒之后会唱苏联时代的歌曲,挽着胳膊跳老派但是英武的俄式踢踏舞,想来都是“家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才是布宁缓缓而行的原因。从莫斯科出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召集了全国各地的同伙。所有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出发,向着这条横贯西伯利亚的大铁路靠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去几天赶到的年轻人也走进布宁的车厢,大家相互拥抱、行贴面礼、寒暄,显然都相互认识,服务生穿梭在人群里递上小杯装的烈酒,俨然是一场年轻人的派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布宁先生,你是在组织一支观光团么?但恐怕西伯利亚的荒原上并没什么值得观赏的东西。”零冷冷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是我在全国各地的生意伙伴,我告诉他们有笔苏联时代的巨大财富等着我们去西伯利亚继承,他们就都兴奋地赶来了。”布宁端着一小杯酒,带着长辈的笑容看着年轻人们,“他们会是殿下您的禁卫军。” daocaorenshuwu.com

“最安全的做法应该是像刺客那样潜行,而不是大张旗鼓地带着禁卫军在西伯利亚的铁路线上游荡,即使你们有防弹车厢,但挡不住一颗对地导弹。” 稻草人书屋

“殿下想没想过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贩子是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零愣了一下,没明白这个问题的含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国家,我的祖国可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推销他们的苏式战斗机呢,我这点小买卖,不过是吃国家的剩饭。即使这口剩饭,也是祖国默许我这么做,我才能做的。我的大量利润都奉献给了我的保护伞们,而他们,就是我的保护伞。”布宁朝年轻人们努了努嘴,“准确地说,是他们的父辈,这些孩子的家族仍然把持着这个国家的命脉。”布宁说到这里忽然压低了声音,“有他们在这列火车上,我们才不必担心有颗导弹会从天而降把我们炸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零沉吟良久,点了点头,转身返回自己的包厢。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在旁边听着,不禁感慨于布宁的老奸巨猾,名义上他找了一堆人来分赃,其实是给这列火车挂上了一堆肉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掌来,有节奏的掌声中,保留的踢踏舞节目再度上演。列车载着欢声笑语冲破绵绵的细雪,寒冬正在接近,西伯利亚南部也开始下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斯洛特静静地坐在屋檐下,雪花飘落在他的肩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所在的位置是西伯利亚中部,一座简陋的火车站,简陋到就只有那么一间红砖房子给铁道员遮风挡雨。这地方甚至不能称作一个标准的车站,而只是铁路附近有自然村落,为了便于村落中的居民出入,勉为其难地设置了这样一个停靠点,可能一年都未必有几辆车在这里停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俄罗斯分部长好奇地打量这个男人,这就是学院一定要派给他的援军。兰斯洛特来的时候一个人一口箱子,箱子里是那套七宗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俄罗斯分部长也听说过兰斯洛特的名字,在执行部的系统里,没听说过兰斯洛特的人不多。那应该是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风度翩翩,从容不迫,骨子里带点法国人的浪漫,讨女孩子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