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但为君故(51)

“黑市里有种说法,只要带够钱,亚历山大·布宁能卖给你一切,核原料、洲际导弹、浓缩铀离心机……这些东西可不是AK系列步枪,落到坏人的手里,它能摧毁一个国家!但我们一直没有抓到他这方面的证据,他很谨慎,只跟他信得过的买家交易,而且很可能这些交易就发生在西伯利亚的无人区里。此时此刻,格鲁乌特种部队的高速列车正尾随我们!西伯利亚境内所有的雷达都锁定了我们!格鲁乌部队最高长官戈东诺夫准将说,他会全力支持我们这次的行动,无论亚历山大·布宁在政府里有多少保护伞,这都会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趟旅行!”克里斯廷娜一路慷慨激昂,把自己的行动计划全都卖给路明非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关于布宁在西伯利亚的交易,你们只是猜测,格鲁乌特种部队之所以还没有行动,是在等着你的证据。”路明非托着腮,看着这威风凛凛的傻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大概听明白了,亚历山大·布宁的军火生意很可能分为黑白两层,他在公开市场上卖卖突击步枪和榴弹炮,在地下市场里卖卖核武器,靠着小心谨慎和重重的保护伞,一直都没露出马脚。这一次联邦安全局和格鲁乌特种部队盯上他了,决心要拿下这个军火集团,但他们必须有证据在手,否则布宁的保护伞依旧会稳稳地撑在他头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克里斯廷娜瞪大眼睛,“亚历山大·布宁那样的败类,只要给他机会,他是一定会作恶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耸耸肩,“克里斯廷娜少尉,这种事来找我说真的没问题么?我也是布宁先生的客人,布宁先生的朋友圈要真是邪恶集团,那我也是邪恶集团的成员不是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克里斯廷娜冷冷地一笑,“布宁一定跟你讲过一个故事吧?他们是个很封闭的小圈子,但每年都会邀请一位新朋友加入,而罗曼诺夫家族,就是今年的新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愣了一下,“难道是假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假,每年都会有一位新加入的客人,这位客人也一定会被邀请登上这列火车,可是回来的时候,他就消失了。”克里斯廷娜幽幽地说,“就像是在西伯利亚举行了一场野餐会,大家把他吃掉了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愣了片刻,悄悄打了个寒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倒不是因为克里斯廷娜说的那个恐怖的比喻,克里斯廷娜摆明了就是要吓唬他。但他忽然想到了布宁家的大餐桌。每张餐椅后面都有一幅画像,画像上的人佩戴着苏联时代的勋章,坐在画像前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子女,从相貌上依稀可以分辨。一把椅子不多,一把椅子不少,他们三个所坐的椅子属于那些没能赶来参加晚宴的人。布宁没有给“新朋友”准备位置,因为“新朋友”并不会参加第二年的晚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落难的人在荒岛上遇见了食人族的篝火晚会,饥肠辘辘的他被邀请参加晚餐,却发现篝火上空空如也,也没有摆他的餐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再一想他有啥可怕的?就算这列火车上载满了食人魔,他路明非可不比食人魔可怕多了么?食人魔碰到他,那是食人魔倒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呢?”路明非问,“你不也是第一次接到邀请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能来这里是代表我父亲。苏联解体之后,为了换外汇买粮食,他把一个大型的武器仓库交给了布宁。”克里斯廷娜的气势略微低落,“布宁卖空了那个仓库,交付了美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她立刻又强调,“如果他不那么做,很多婴儿和老人都会死在那个冬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思索片刻,点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军火组织的结构是如此地严密,就不难理解联邦安全局为何不得不启用克里斯廷娜这只菜鸟,克里斯廷娜的父亲可以说是这个组织的反叛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只是罗曼诺夫家族的秘书,我对您能有什么用呢?”路明非摊摊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我不清楚布宁在西伯利亚卖什么,但我知道它的形式是拍卖。”克里斯廷娜双手抱怀,“只有财力足够的人才能进到最终的拍卖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拍卖会?”路明非一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大量的现金,存在苏黎世的银行,入场之前这笔资金会被核实,拍下货物之后通过卫星电话安排支付。我们这些人也未必都能进入最终的拍卖场,但罗曼诺夫家族是一定可以的,你们的资金雄厚,全俄罗斯都知道。”克里斯廷娜又说,“如果我进不去最终拍卖场,就靠你在场内给我情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没准备够钱,是么?”路明非恍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克里斯廷娜局促了那么一小会儿,沉下脸来,“跟你说了我父亲是个为人民服务的清廉官员!联邦安全局那边也申请不到那么多费用。”她顿了顿,“今年的规格据说特别高,竞争会很激烈。”

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