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但为君故(53)

汽笛声由远及近,在盖满雪的两山之间回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檐下,兰斯洛特站起身来,狠狠地嘬了一口手中的烟卷,这一口仿佛把半支烟都吸进了肺里。他丢掉烟蒂,戴上手套,这才吐出那口长得似乎没头的烟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信号机亮红灯,爆破手准备。”兰斯洛特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俄罗斯分部长挥了挥手,屋檐下,身穿白色作战服的专员们整齐地起身,退入站台后的树林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斯洛特没跟他们一起退入树林,而是背上七宗罪,双手扳着屋檐翻了上去。他静静地蹲在风雪里,很快就被雪覆盖了,和白色的世界融为一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雪抹掉了他们出没的痕迹,废弃的山中小站,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

www.daocaorenshuwu.com

列车拖着浪涛般的雪尘,咆哮着进站。俄罗斯分部长暗暗地吃了一惊,这群军火贩子像是根本不想理会站前亮起的红灯,准备以全速甩站通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兰斯洛特下令信号机亮红灯是一份好意,他们在小站前的铁轨下埋了几十公斤铝化炸药,炸起来上百米的路基都会断裂,如果这列火车看到红灯的时候减速,车上的乘客的生存几率会高很多,不减速的话,他们会以上百公里的高速滑出轨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行动已经无法叫停了,那些强劲的铝化炸药是靠压力触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爆炸声连环,列车下方腾起一道又一道的火柱,俄罗斯分部的爆破专家精准地控制了每个爆炸点的威力,不会把列车直接炸成两截,而是炸碎了路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列车带着铁轨一起转向,但仍不减速,可能是驾驶员已经吓傻了。它的自重太大,靠着惯性前冲了很长一段路,最后断裂翻滚,冲入道边的原始森林,撞断了无数的雪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俄罗斯分部长低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计划是列车看到信号机后会减速,然后铁轨被炸毁,列车无法继续前进,刚好停在小站附近,俄罗斯分部的专员们短时间内控制住局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已经把这个宁静的山中小站改造成了猎龙的陷阱,十几个大型汞罐被埋藏在地下,此刻它们正带着尖利的啸声,释放出大量的汞蒸气,这东西对龙类和混血种来说都是剧毒,而专员们穿着防护服戴着面具。 daocaorenshuwu.com

谁料到这列火车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冲过小站大约一公里才停下。准备工作都白费了,这个时候靠得住的只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辆轨道检修车停在备用铁轨上,蒙着雪地迷彩罩,他们就是坐那辆检修车来的。专员们蜂拥而出,纷纷跳上轨道车,准备向着列车的残骸发动一场突击战。

www.daocaorenshuwu.com

轨道车开出几十米,俄罗斯分部长回头看去,吃惊地发现兰斯洛特依然保持着雕塑般的动作,身上的雪片都没有飘落,只是扭头看着车来的方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忽然明白了为何兰斯洛特没有跟他们一起行动,因为铁轨仍在震动,那是另一辆高速列车即将进站的信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情报有误,怎么会有两列火车?而且两列火车相距如此之近,就像是在追赶前面那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扭头看去,飘飞的大雪中,忽然闪过一道微弱的火光,某种力量扭曲了雪幕,形成类似漩涡的结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俄罗斯分部长来不及思考,但本能救了他一命,他跳下轨道车,同时嘶吼,“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对那股扭曲雪幕的力量异常地恐惧,尽管看上去那只是一个微弱的扰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部分专员跟他一起而下,但也有人没来得及反应,两秒钟后,兰斯洛特的吼声才抵达,也是一个“跑”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颗狂暴的穿甲弹几乎平行于地面贯穿了轨道车,剧烈的爆炸令整个轨道车跃上空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俄罗斯分部长这时候才来得及想明白自己为何恐惧,那是一枚红外线制导的超音速炮弹锁定了他们,炮弹的速度如此之快,他们甚至来不及听到声音,而是先看到火光,看到雪幕被搅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两秒钟后,震耳欲聋的炮声才席卷了小站,一瞬间就把这座平静的山中小站化作硝烟弥漫的战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是有另一辆列车跟在后面,还带着直射榴弹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趴下!”他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未落,密集的弹幕扫过月台前的空地,那列火车远远地用机枪扫射他们,大口径的多管机枪,一名专员直接被打飞出去,在空中身躯炸裂。 www.daocaorenshuwu.com

跟在后面的是一列武装快车,直射榴弹炮这种军用级的武器显然不可能随便架在什么列车上,而一列武装快车的火力当然不仅止于一门炮,摧毁这个车站对它而言微不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顾一切地向着树林狂奔,然而第二颗超音速炮弹已经来了,跟前次一样,甚至听不到它的声音,却能感觉到死神就在身后,伸出的镰刀已经勾住了自己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