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但为君故(56)

布宁有力地击掌几下,那面挂着红旗和伟人胸像的墙壁悄无声息地滑开,幽深的通道通往地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布宁看了路明非和零一眼,起身打开办公桌旁的柜子,拿出了一盏类似矿灯的照明设备。他比了个请的姿势,拎着矿灯走在前面,零欣然接受邀请,起身跟随在后。路明非没得选,也只有跟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道曲折而潮湿,层层向下,它修得很粗糙,但用厚实的水泥糊墙,看起来异常坚固。某几个转弯处钉着警告牌,但路明非读不懂上面的俄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写什么特别的,只是说未授权的闯入者会被击毙。”零看出了路明非的疑惑,附耳跟他悄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耸耸肩。作为一头潜藏的大怪物他倒不至于害怕,但明知道是去某个危险的所在,主客双方都显得那么淡定是怎么回事?感觉是结伴去酒窖里拿瓶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下行的深度估计超过十层楼,光是耗费的水泥总量就相当惊人,更别说工程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这座城市的防空洞,它被设计为能防御千万吨级的氢弹爆炸,能容纳整座城市的人。”布宁解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点点头,一座军事城市当然应该有如此的设施,而深深的地堡中藏着天使的尸体,想来真是宏大又诡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出通道,零那双高跟靴子敲打地面的声音忽然间带出了回声,矿灯的光柱也失去了落点,很明显这是个极其巨大的空间。

稻草人书屋

布宁带着他们走上一道水泥浇筑的栈桥,栈桥两侧都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他们在栈桥的正中央站住,布宁把矿灯指向上方,隐约可见圆柱形的拱顶,一道道半圆形的水泥梁。这防空洞大到能塞进一枚重型火箭,却空无一物。

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中国人怎么说的来着?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布宁忽然把矿灯照向正下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惊呆了。栈桥下很深,却没有水,冰冷的地面上趴伏着巨大的黑色的生物,它的身体上钉入了无数的铁链,黑色的鳞片沾满了污垢,灰暗无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它没有腿也没有翼,看起来就像一条极其粗大的黑色橡皮管,更古怪的是它的后半身已经完全死亡,只剩下一根古铜色的脊椎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路明非猜测这东西是个死物的时候,也许是被矿灯的光刺激了,它缓慢地游动起来,像条巨大的蛇那样,浑身挂着的铁链摩擦地面,声音刺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什么天使的尸体?这是一条……大蛇!”路明非惊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一条古龙的残躯。但不知为何它失去了翼和腿,所以看起来像是一条巨大的黑蛇,就像失去了四肢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形,以龙类超强的自愈能力,完全能再生翼和腿,可这么多年来,这尊贵的古龙就这么拖着残躯在寒冷肮脏的地下工事里爬来爬去,像个失智的残废老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改口称这东西为蛇,是因为直到此刻他还不确定布宁对龙族知道多少。但说这话的同时他已经捏住了袖管中的短弧刀。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不,这绝对不是蛇那么简单的东西。”布宁摆手,“相信我,这是某种具备神性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在你家的地窖里爬来爬去?”路明非死死盯着布宁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容我先解释这东西的来历。”布宁说,“1992年的秋天,亚纳河上的几家渔业公司纠集渔民们斗殴,原因是他们都觉得对方使用了违规的拖网。亚纳河产整个西伯利亚最肥美的白鲑和狗鱼,这些渔业公司完全靠秋天的捕获季活着,但那一年亚纳河上下游都捕不到鲑鱼。我当时已经开始做现在的买卖了,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我很兴奋。我的猜测是亚纳河附近出现了核污染,核污染让鲑鱼群都死绝了,这当然是件糟糕的事,但也说明亚纳河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核污染源,那很可能就是一座我不知道的军工厂。你知道苏联时代大家有种迷信说核能是无所不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是这东西把鱼群都吃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亚纳河上下游一点核辐射都测不出来,但我的人在河附近调查的时候听见了牛一样的叫声,河里似乎是有什么大东西。我让人在河里下了一种纳米丝纺织的大网,强度足够拦住一艘小型驱逐舰。不久之后,就网到了这家伙。我从莫斯科赶来看它,当时可真把我吓傻了,还以为自己抓到了侏罗纪幸存下来的恐龙。”布宁说,“不过这家伙显然不是野生的而是有人养的,我们抓到它的时候它身上缠着很多的铁链,我们在铁链找到了五角星的标志。我最初的推断并不全错,亚纳河附近有一个我不知道的工厂,那不是核工厂而是生物工厂,这东西是从那座工厂里逃出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养大蛇的工厂?”路明非再度强调“蛇”这个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龙!”布宁的语气极其坚定,“这东西是条龙!龙形状的天使!它来自那个传说中研究神的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