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但为君故(67)

“所以克里斯廷娜会登上那列火车,是因为她就要死了。”路明非轻轻地叹了口气,“而维什尼亚克自杀,是因为他没钱买下更多的时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死神的面前,贫富贵贱都会被虢夺,即使君王也要赤身裸体接受审判。”布宁轻声说,“那大概是人世间最究极的正义之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嘴里这么说,可轮到要死的是自己女儿,你还是不甘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能甘心?”布宁忽然抬起头来,眼中的血丝密集如蛛网,整个人就像陷阱中的困兽,“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个你能为她拼命的人?谁敢伤害我女儿,就算死神!我也给他塞进焚化炉里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忽然意识到这句话未必那么正确,怔了一下,用喝酒掩盖了那一瞬间的失态,“那些只为自己活的人,不可悲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路明非沉默,他又流露出商人的嘴脸来,“路先生请放心,这绝对不是一桩没有报酬的委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笑笑,“放心,这件事我接了。在克里斯廷娜小姐看来,我是她路上捡来的小弟,小弟为老大办事,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起身往外走去,留下一脸惊愕的布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他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布宁又追了上来,“路先生你是认真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转过身来,直视布宁的眼睛,“我小的时候,觉得自己是那种丢在路边都没人捡的废物,想跟班上哪个老大混,还怕人家看不上我。所以哪个老大捡了我,我得对人家好点,不然我的老大没了,我又是路边的废物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布宁呆住了。路明非这话听起来根本就是唬烂,可他的眼神那么认真,令人没法怀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犹豫了好一会儿,布宁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皮质的小钱包里,看起来跟寻常的零钱包没什么区别,可他交到路明非手里的时候,神情郑重得好像那是他的遗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需要的时候,就把这些也当作你的筹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包里是几十枚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金色硬币,沉甸甸的,正面是某位古代君王的头像,背面是路明非读不懂的文字,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玩意儿值多少钱?”路明非掂着其中一枚,大约有一盎司那么重。 稻草人书屋

“托勒密一世铸造的金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四世纪,考古学家们认为这东西根本没有存世的。在023号城市的拍卖会上,价格是浮动的,贵的时候3000万一枚,便宜的时候也有2200万上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愣了一下,赶紧数钱。总共35枚,按照布宁的说法,这一小袋古代钱币的价值就超过十亿美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救女儿还藏着掖着?”路明非有些不解,“这是你留着养老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对女儿怎么会吝啬?”布宁叹口气,“我是不敢拿出来,你是新来的,不可能有这种硬币,他们看你拿出这东西,就知道是我想要买。所以只能在关键的时候用,卡里的钱应该够用,但今年的竞争会特别激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把金币放进嘴里,使劲咬了一下,留下了浅浅的牙印,看起来确实是纯金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3000万美元一枚?你确定?就算是古董,能值那么多钱?”路明非有点怀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里,我们看重不是硬币本身的价值。”布宁低声说,“它是某种等价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带着三亿七千万美元巨款和那小袋钱币回到外面大厅的时候,赌局已经白热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俄国人终究还是扛不住烈酒的吸引,大口喝酒,大把下注,输赢从每把几十万升到了几百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输光了筹码的人在旁边的沙发上闷头喝酒,赢了的人继续在赌桌上战斗,酒劲上头的男女拉着手跑进旁边的舞厅,也有人神色阴沉地抽着雪茄或者卷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靠着零的应援,克里斯廷娜翻了本,面前堆满筹码,大呼小叫,跟奥金涅兹捉对厮杀,奥金涅兹不得不唤来服务生,兑换了更多的筹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才是热身的真正意义,不是打两局牌调个情那么简单,输的人可以提前退场,而赢家则会带着更多的筹码和胜利女神傍身的杀气踏入拍卖会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优雅的牌局演变为凶狠的骰子游戏,克里斯廷娜裸着象牙般的胳膊,把骰钟摇得哗哗作响,就差一脚踏在赌桌上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子航居然也站在桌边围观,神情专注,实在有违这家伙的本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正想把楚子航从赌桌边拽回来,却被零从背后拉住了。这个场合里每个人都沉浸在某种气氛中,只有零看起来还正常,甚至比平常更加冷漠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