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但为君故(70)

“从声线分析,这家伙已经兴奋到顶了。”芬格尔在路明非耳朵里低语,“心跳频率超过200,血压和肾上腺素指标都超标,他随时可能放弃,但突发脑溢血死掉我也不奇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亿九千万美元!”谢苗还是缓缓地报出这个数字,吐出每个音节都像是吐出石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忍不住了,凑过去想问问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没说出话来,零忽然丢掉手中的铅笔,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摁在桌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冷冷地看着路明非,这一刻她的目光吞龙噬虎,整个会场都被她的气场压迫着。 稻草人书屋

“不要劝我!我们曾经失去过国家,再也不会允许自己失去任何东西!”零举起手中的号牌,“三亿美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的沉默,除了谢苗和米哈伊尔,每个人都微微颔首,似乎是理解了罗曼诺夫家族那霸道的作风。他们曾经是俄国最高的统治者,时至今日,沙皇的尊严依然流淌在他们的血脉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女殿下只是看起来冷漠淡然,心里却是志在必得。秘书不懂主人的心理,贸然想要劝阻,被主人当场警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有路明非是懵的,因为他根本没想劝阻,他就是想问问这到底是图啥,可就连这句话也没来得及问出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苗盯着自己手中的号牌,三亿美元,这对他来说显然是个心理上的槛。但在零的攻势之下,这个随时会打退堂鼓的年轻人反而不愿放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向对面的米哈伊尔,放弃了举牌的权力,但米哈伊尔还留在这张桌上,仍是谢苗心理上的支持。

www.daocaorenshuwu.com

米哈伊尔缓缓地点头,瞳孔亮得像是要烧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三亿五千万美元!”谢苗高举手中的号牌,以嘶哑而骄傲的声音报出了这个数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零沉默了,在纸上写写画画,每个人都听着铅笔刮擦纸张的声音,等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从拍卖开始就在那里写写画画,没人知道她一直在记录什么,也许是记录着出价的先后次序,也许是计算自己能调动的现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有路明非清楚,零正为那幅漫画版的“最后的晚餐”画阴影,空气都灼热得像是要烧起来了,她却非要画完那幅小漫画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曼诺娃殿下,”布宁清了清嗓子,“如果您不准备继续出价,三号货品就属于谢苗先生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零终于完工了,画完阴影之后,她给谢苗和米哈伊尔的脑袋上加上了两个小光环,并把这张画展示给路明非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还没想明白,零叹了口气,“我放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巨大的转折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不是沙皇家族的尊严么?不是不允许自己失去任何东西么?放弃的速度之快,倒像个识时务的意大利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亿五千万美元一次,三亿五千万美元两次,三亿五千万美元三次。胜出者是谢苗先生。”随着布宁的锤子落下,提着三号箱子的女孩走到谢苗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出乎路明非的意料,这个艰难胜出的赢家始终沉默着,他的盟友米哈伊尔也沉默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布宁轻轻击掌,他背后的门打开,又是一条猩红色墙壁的通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休息一个小时,需要交换筹码的贵宾可以趁这个时间讨论,当然,需要饮酒和放松的人,这里的服务只会比上面更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服务生的指引之下,客人们经过通道来到新的空间,023号城市的防空洞就像蛛网那样四通八达。防空洞固然不如地面以上的会场开阔,但烈酒、沙发和休息室也一应俱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客人们多数神色凝重,三号货品的交易价格是个罕见的高点,这意味着接下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而没有这种货品,他们中有多少人会在下一个冬天前挂掉,这还不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的目标是场外交易。”走在通道里的时候,零低声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愣了一下,摇头表示自己没听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低价拍下货品,等买不到的人加价跟他们在场外买。”零说,“对有些人来说那箱子里面的东西是救命的,对他们来说是用来赚钱的。他们知道今年的货品不够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怎么看出来的?” 稻草人书屋

“这两人都需要货品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拍下第一份货品之后他们还继续出价,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他们试图推高后面成交的价格。他们买下那份货品的价格是一亿四千五百五十万美元,如果后面的成交价远高于那个数字,就是他们场外成交的底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他们不是真的想买第二份货,只是想当托儿。”路明非明白过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可能根本没钱买第二份货,但那两个是好演员,他们一直在伪装。我调查过他们的背景,他们俩的生意都遇到了些问题,应该凑不出那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