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但为君故(74)

“最后一份货品,它的纯度也是最好的。”布宁低声说,“女士们先生们,请准备好你们的筹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隔着桌子,叶卡捷琳娜和奥金涅兹四目相对,周围的气温似乎都因这危险的凝视而下降。 稻草人书屋

“我们没有人会让步的,对么,奥金涅兹?”叶卡捷琳娜缓缓地说。 稻草人书屋

“生存或者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奥金涅兹用《哈姆雷特》中的台词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已经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了,”叶卡捷琳娜轻声说,“四亿美元,加25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她前一次最后的报价,但被路明非以五亿美元和30枚小金币力压,此刻她毫不犹豫地把价格直推峰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亿美元,加25年。”奥金涅兹缓缓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人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认为奥金涅兹的现金已经耗尽,之前他跟叶卡捷琳娜一样,以为幕后老板服务的时间加价,然而他居然还能在现金上加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加价对他来说应该也是痛苦的,他的眼角抽搐、神情凶狠,像是要把叶卡捷琳娜生吞活剥。 daocaorenshuwu.com

叶卡捷琳娜震惊之后立刻恢复过来,“四亿美元,加30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服役期折算后,奥金涅兹的实际出价是12亿5000万美元,而叶卡捷琳娜报出的则是13亿美元的恐怖天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金涅兹还在犹豫,布宁举手打断了这场竞赛,“很遗憾,我亲爱的叶卡捷琳娜,你的报价我不能接受。分析你家族的现状,卖家最多能接受的是25年服役期,他甚至无法确定你的家族还能存续25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卡捷琳娜的脸色骤然间惨白,而奥金涅兹惊讶之后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所有人都记起了布宁之前说的话,他们的时间并非无限,能透支的额度早已被锁死。

daocaorenshuwu.com

“我想跟卖家直接通话,”叶卡捷琳娜说,“关于我的家族,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冷艳倔强的女人,以低微而颤抖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隐隐透着求恳,像是匍匐在君王面前的少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很抱歉,亲爱的叶卡捷琳娜,卖家从不跟我之外的人通话。”布宁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很想为你做些什么,但如你知道的那样,我的钱也都已经滚进了卖家的账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仿佛丧钟敲响,连路明非这种旁观者的心里都生出一股悲凉来。孩子还沉睡在某个低温的箱子里等她,母亲却已经耗尽了现在乃至未来的所有筹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卡捷琳娜手扶桌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忽然间她又从怯生生的少女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妇,但仍强撑着自己的尊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似乎是要离开这间会议室了,每个人都目送她,路明非甚至犹豫着要不要起身送送她。他心里忽然多了一丝罪孽感,他完成了克里斯廷娜和布宁的嘱托,就从某个不认识的人的手里拿走了生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卡捷琳娜在门边转过身来,怔怔地看着布宁。布宁正要说什么,叶卡捷琳娜打开手提包,从中拔出了精巧的手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人都起身想要闪躲,布宁身边的女孩们闪电般在布宁面前组成人墙,纷纷掏出武器。 daocaorenshuwu.com

“放下枪!”布宁大吼着把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推开,想要扑向叶卡捷琳娜。谁都不能理解布宁此刻的作法,只有路明非采取了完全相同的行动,但他被四处逃窜的客人们挡住了,而布宁终究是不够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卡捷琳娜用那支枪对准自己的胸口,毫不犹豫地开枪,子弹带着血和心脏的碎片,从背后的伤口中喷溅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布宁抱住后仰的叶卡捷琳娜,扶着她慢慢地躺在地上,鲜血浸透了厚厚的羊毛地毯,血斑越来越大。布宁半跪在门前,抱着叶卡捷琳娜,却没有呼叫医生,谁都知道根本救不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间屋子里的每个刽子手,”叶卡捷琳娜直视布宁的眼睛,嘶哑地说,“都要踏着我的血走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这才明白她何以要走到门口才壮烈地自戕,并非她忽然间被悲愤控制了,而是源于某个古老的欧洲仪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主在城门前自刎,攻占城池的侵略者除非重修城门,否则就必须踩着溅过他血的土地入城。而那时候修建城市的时候会把奴隶甚至武士埋入地基,他们的魂灵会始终守护着城池,沾染了君王鲜血的人都被诅咒,城灵们会悄无声息地杀死那些人。叶卡捷琳娜诅咒了这间屋子里的每个人,这是她唯一能表达反抗的方式。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向你保证,不会撤掉这块地毯。”布宁轻声说,“他们都会从上面踩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卡捷琳娜原本已经渐渐涣散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那么一点点神光,她怔怔地看了布宁一眼,“再见了,恶鬼的仆人,我知道你是想你的女儿活下去……我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