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道边偶遇

冯神医尿了泡尿,就治好了自己!

这消息在小湖村不胫而走,瞬间就传遍了。

贾村长闻言之后,脸色顿时轻松了起来,还忍不住长出一口气:还好,幸亏没有冒犯此人。

不过,治好病只是一方面,很快地,村里又有传言,说冯神医整个人的面目一新,而且……还能空手生着火。

卷烟也是大家热议的内容,这个空间里,是有烟叶的,不过真没人拿纸卷来抽,大家都是用烟斗,或者是水烟,那么,纸烟当然就是罕见的物事了。

甚至连郎震听说之后,都过来讨了一根纸烟——他就是抽烟锅的,听说还有这样抽烟的,肯定要来见一见世面。

一根烟抽完之后,他也没有点评纸烟,而是站起身回村,只留下一句话,“明日里走得不用太早,一起下山便是。”

郎震在村子里的威信极高,他做了决定,别人通常都会无条件服从。

就连丁老二,也只敢悄声嘀咕一句,“本来打算的就是中午下山。”

然而,冯君不打算听郎震的,等他吃过晚饭,夜色降临之后,他悄悄叮嘱丁老二,“我现在就走,明天在路上等你们。”

丁老二哪里肯答应,眼睛一瞪就想嚷嚷。

“你闭嘴!”冯君低声呵斥,“我还带了些其他物资,要去起出来,此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再跟别人说。”

丁老二愣了一愣之后,才压低声音发话,“你走也行,但是得带上我,我可是答应了,要保证你的安全。”

“没必要,”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从哪里起出东西。”

这话有点不相信人的意思,但是丁老二没有半分的不满,在他眼里,冯神医不但医术惊人,而且身上的各种物事,也相当地不凡,人家有资格说这个话。

所以他只是干笑一声,“我离得你远点,不看你还不成吗?”

“不行,”冯君缓慢而坚决地摇头,“丁二哥,我不是信不过你,但是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一点。”

丁老二做为一个猎人,算得上精明,但是他没有经历过知识爆炸的时代,见识难免不足,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他足足愣了有五分钟,才大致反应过来其中的逻辑,而且还不是很清晰。

总之,他觉得对方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是这道理究竟精妙在何处,他说不出来。

冯君见他不做声了,才站起身,向下方的羊肠小道走去。

丁老二抬一抬手,想拦他来着,但是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放弃了。

冯君在羊肠小道摸黑走了一里地,就站住了脚,摸出红外望远镜回头看去。

一个白色的人形,在村口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跟过来。

见到白色人形回转,冯君终于轻出一口气,“幸亏我还算小心。”

他又等了半个小时,才开始转头向山上摸去,他要趁夜收拾了窝棚。

第二天接近正午的时候,小湖村一行十余人,走到了距离山脚十余里处。

他们原本说的是正午才动身,但是神医提前走了,丁老二和郎大妹急着追赶,大家在卯正时分就开始下山。

正走着,丁老三喊了起来,“路边那灰色衣服者,就是神医吧?”

冯君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他窝棚里的东西不少,虽然有一辆载重摩托车,但是摩托在山路上的效果,真的是不提也罢。

当初他把摩托弄上车,可是费老鼻子劲儿了,用了足足两天。

所以他又将摩托送回了地球,孤身赶到这里。

直到看到前方道路通畅,他才又将摩托等物资取了出来。

双向门真的是很方便,习惯了这么操作,哪怕是有点费电,他都忍不住想偷懒,由此可见,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众人汇合之后,冯君这才发现,这次小湖村出来赶集的人真不少,足有十七八个,光是郎家,就有郎震、郎大妹和郎大弟三人,丁家也有丁老二和丁老三夫妇,这就又是三个。

贾村长和贾兴旺父子,也出来了,倒是贾兴全没跟着出来——村子里得有点守备力量。

郎大妹对那辆加装了前斗的摩托很感兴趣,主动上前要求推车。

贾兴旺见状,忍不住又低声嘀咕两句,“无非是载物的双轮车,很稀罕吗?”

丁老二白他一眼,“你家只有独轮车,双轮的还真没有。”

丁老三也跟着凑热闹,“你看人家这轮子,有弹性,推起来也省力,真是厉害……木轮车之类的,就莫要比较了。”

贾兴旺顿时无语了,冯君笑一笑不说话,心道这车其实还能骑呢,我是怕吓着你们。

因为下山下得早,走出山外也不过未末时分,不到下午三点。

但是大家决定不再走了,出了山之后,日头挺毒的,但是地面还有些稀软,不如早些歇息,明日早点起来,趁着凉快赶路,地面应该也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