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高手的脑洞

冯君听出了豪哥的恶意,索性也站起身,离开了火堆旁。

等到赶集完毕,他就要离开这里了,犯不着因为一些口角大动干戈。

见到他也离开,昊哥的脸微微一沉,这个时候,丁家老二说话了,“冯哥儿就是这么个性子,外冷内热,昊哥你也别计较……他救了我家小豆子的性命。”

“哦?”昊哥看他一眼,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发话,“有本事的人,多半都有点傲气。”

冯君坐到他的行军床上,又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旁边有人走了过来,冲他伸出了手。

冯君看一眼郎震,默默地递一根烟过去,又递过去打火机。

郎震没接打火机,而是直接从他手上拿过了燃烧的卷烟,对着了火。

他深深地吸一口,嘴里吐出了浓浓的烟雾,很简洁地说出了四个字,“你很浪费。”

冯君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

合着用打火机点烟太浪费,既然已经有烟卷被点着了,对火就是了。

这个位面的人,过得好节俭啊,他笑一笑,不以为然地回答,“我习惯了。”

郎震也不跟他叫真,而是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

他又吸了一口烟,才出声发问,依旧是很简洁的话,“你此来何为?”

冯君侧头看他一眼,想一想之后,摸出一块物事递了过去,“想寻一些这种东西。”

他拿的不是别的,正是在地球界一百块钱买的玉葫芦挂坠。

他这个目的,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但考虑到独狼是见过世面的,他就将此物拿了出来。

郎震将卷烟叼在嘴上,伸出独臂接过玉葫芦,大致地看了两眼,又掂了掂,不以为然地哼一声,顺手塞还给他,“原来是为了破石头。”

冯君这下不服气了,“破石头?你知道这东西哪里有吗?”

“我当然知道,”郎震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非常肯定地发话,“你不是为此物来的,还是说你的真正目的吧。”

冯君听得心中一喜,脸上却是迟疑的表情,“你知道哪里有此物?”

“嗯,”郎震轻哼一声,眯着眼睛吧嗒卷烟,也不再说话。

冯君想一想,才干笑一声,“好吧,除了此物……我是为修行来的。”

他知道郎大妹将练武称为修炼,或者说修习,那么,他当然要说修行。

修行修的自然是仙道,可不是单纯的练武。

郎震闻言,愕然扭过头来,一脸大写的懵逼,“修行?”

没听说过修行吗?冯君挠一挠头,又想出一个词来,“我是说……修真!”

郎震嘴巴微张,越发地懵逼了,“修真?”

“啧,你连这个也没听说过?”冯君苦恼地咂一下嘴巴,“仙侠你总知道吧?”

郎震这次倒没有更懵逼,但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眨巴一下眼睛,“仙侠?”

嗐,跟你这人,我怎么就说不明白呢?冯君无奈地一摊双手,“就是修道、修仙、突破自我、求长生……这些你都不懂吗?”

“嘘,”郎震竖起一根手指摇一摇,然后左右看一看,低声发话,“你记住,‘修仙’二字,莫要随便提起。”

这次,轮到冯君愕然了,“为什么不能提?”

“因为那些人神通广大,”郎震面无表情地发话,“其实你的意思,我早就知道了,我就是想从你嘴里听到那两个字。”

啥?冯君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愣了一阵,才用便秘一般的表情看着对方,咬牙切齿地发问,“我要是不说呢?”

郎震又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来,轻描淡写地发话,“那你就再想别的词儿。”

尼玛,咱能不能别那么恶趣味?冯君只觉得自己有点吐槽无力,“真是……腹黑!”

郎震再次侧过头来,很认真地看着他,“腹黑?”

冯君被彻底地打败了,所以他直接点出重点,“我此来,是找修行的机缘。”

“就是修仙嘛,”郎震很无所谓地发话,“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冯君越发地无语了,这俩字你不让我说,你倒是能很轻巧地说?

这小湖村的第一高手,看起来冷漠,其实是个缺弦儿的逗比?

见到他不说话,郎震再次出声,“修仙二字,真的不能随便提起,你出门的时候,你家人没跟你说过这些?”

冯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高手,这个词儿,您已经说了两遍了。

郎震看到他这副呆傻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看来你家人跟你说过这些……对了,昨天早上,你用的是清洁术吗?”

冯君伸出右手,默默地碾灭了烟头,然后又抽出一根香烟来,用打火机点着。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一刻,他有点想念一个名叫静静的女孩儿。

原来高手不但逗比,脑洞还超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