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蔡京六月十五过生辰,眼见已经过了初十,但他女婿的生辰贺礼还没送到。

倒不是他缺女儿女婿那点心意,而是去年送给他的贺礼就被人劫走了。

堂堂一国宰相的生日礼物就被人抢了,抢了还没找到罪犯,去年他就过了一个十分憋气的生日。

转眼一年过去了,又到了收生日礼物的时候,他便忍不住担心起来,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也太恶心了,简直给寿辰添堵。

如此过了两天,这一日,蔡京在府中歇息,突然听到都管来报:“太师,大名府的生辰纲到了。”

蔡京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万幸,这次生日堵心的事情少了一件。

却不想都管继续道:“不过,却是高衙内送来的。”

蔡京有点懵,怀疑自己听错了,“高俅的儿子?关他何事?”

“小的也不知道,但确实是高衙内带着大名府封印出来的生辰纲来到府门前。”

蔡京琢磨不明白,便更衣出去见高衙内,他和高俅井水不犯河水,女婿在大名府更是和高家没有来往。

高铭在大堂内候着,才品了一口茶水,就见到了心情急迫等待快递的蔡京。

大规模送出的东西成为“纲”,所谓生辰纲其实就是一大堆生日礼物。

发件人是大名府梁中书,快递员本来是杨志,但是如今在路上转个手,快递人员变成了高铭。

高铭见蔡京来了,先拜了拜,“小子高铭,见过太师。”

蔡京见堂内堆着十来个担子,想来就是生辰纲了,他微笑道:“贤侄不必多礼,快些起身入座吧。”便淡定的坐到主人的上位,先品了口茶,才装作不漫不经心的道:“这地上都是些什么?”

高铭等蔡京入座了,才坐下,“是这样,我去高唐州参加朋友妹妹的婚礼,回来的路上在客栈见到几个可疑之人,经过查证,乃是一群强盗,幸好我的朋友花荣和手下很是得力,擒住一个贼人,夺了这些担子下来,虽然有一担被带走了,但余下的十担都在这里。我们发现上面有大名府的封印,那贼人也承认是夺了生辰纲,恰好我们回东京,便给太师您送来了,太师您派人清点一下吧。”

高铭的话总结起来就是,您丢的快递,我捡到了,按照地址给送回来了,请您查收。

蔡京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但面上不露声色,只是淡笑道:“多亏贤侄出手,否则我这女婿送的生辰礼物,又要遗失了。”

有的时候快递未必值钱,但若是丢了,就感觉十分闹心,现在找回来了,蔡京通体舒畅。

高铭起身道:“都是小侄应该做的,东西送到,小侄告辞,不打扰了太师了。”

蔡京客套道:“何不再坐一会?家中备了酒菜,你我小酌一杯。”

高铭知道对方就是客套客套,绝对没有留他吃饭的意思,便借口还有事情要做,蔡京便顺水推舟让高铭离开了。

等人走了,蔡京派人清点了生辰纲,立刻发信去大名府,说生辰纲接到了,礼物很满意,知道你们一片孝心了。

接着话锋一转,埋怨女婿办事不利,怎么东西都丢了,也不来东京告知。

他女婿梁中书接到老丈人的书信,大大松了一口气,老天保佑,他前几天听老都管说生辰纲丢了,杨志跑路了,差点晕过去。

倒霉催的,去年的生辰纲就丢了,今年的又丢了,岳父还以为他不愿意送贺礼找借口。

同时不由得恨得牙痒痒,为什么专挑他来抢!

难道大名府的东西香吗?

至于他为什么痛苦却没告知岳父东西丢了,是因为他正和妻子商量,要不要勒紧裤腰带再凑出一份生辰纲,赶在岳父生日前送到。

如今礼物找回来了,如释重负。

等回过味来,他即刻回信给岳父:高衙内既然擒住了一个强盗,不知是什么人做的此案,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蔡京很快回信:只是几个村夫罢了,贪图银钱,并无其他,自有人处理。

——

白胜很快招了,高铭一点不奇怪,按照原定的轨迹发展,白胜也是要就被逮住的,而且也是很快把晁盖他们供了出来,直接导致晁盖等人没处躲藏,跑去了梁山。

白胜背叛晁盖等人确实不地道,但也没有很不地道,毕竟晁盖他们是临时搭成的犯罪团伙,根本没有任何交情,别看之后称兄道弟的,还不如白胜跟他家邻居有感情。

白胜被押在东京,滕府尹发了公文叫郓城县捉拿晁盖等人。

高铭这边送了蔡京一个大大的人情后,很快就开展了收割活动。

人情不用,过期作废,况且蔡京这人,百忙缠身,保不齐过几天忘了。

于是蔡京生日过了没几天,户部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高铭和慕容彦泽向户部申请拨款,资助建造筑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