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陪了花荣坐着看了会球,高铭便回到了官家和诸位大臣身边,继续作陪。

因为他之前将今日比赛的球队的资料烂熟于心,每当皇帝问起哪个球员是谁,高铭都能对答如流。

而旁边的杨戬也会不时夸奖高铭几句,眼见高铭这新兴的宠臣崛起,其他人面子上不能太难看,免得给皇帝留下嫉贤妒能的印象,于是蔡京童贯等人也得违心的跟着夸几句。

而高俅呢,自家儿子就不用他出面夸了,保持微笑就好。

场面和谐美好,构成一副“昏君”和“奸臣”同乐的温馨画面。

当天比赛输赢结果出来后,官家和大臣便从修建的单独通道离开了球场,这个贵宾通道的细节体现了高铭和慕容彦泽在修建时的细心。

赵佶虽然没直说,但是赵楷笑着对高铭道:“你的确是个精细人,事无巨细,百般伶俐。”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殿下过奖了。”高铭谦虚道。

一旁的赵桓只是冷淡的看了眼高铭,一言不发的走了。

赵楷对他这个哥哥,倒是礼数周到,退到一旁让太子先过去,才自己跟在后面走。

恭送官家一行人离开后,慕容彦泽和高铭齐齐出了一口气。

慕容彦泽一手搭在高铭的肩膀上,笑道:“咱们还要做什么吗?”

“等着嘉奖?”因为慕容彦泽也不是外人,也就不遮遮掩掩了。

慕容彦泽露出疲惫的笑容,“终于快等到这一天了,这一年可累死我了。”

高铭何尝不是,捶了捶肩膀,“对了,花荣要去青州清风山做知寨,你知道吗?”

“青州?不是我哥那里?”慕容彦泽皱眉,“那地方可乱了!匪盗横行,年年剿匪,越剿越多。”

“不过不管如何,花荣去了,你哥哥定能照拂一二。”

慕容彦泽笑道:“那是自然。对了,关于郓王……他找你了吗?”

自打高铭避嫌去高唐州逛游了一圈回来,京中都流传他劫回生辰纲的“壮举”,可能是名声变好了,说他跟赵楷走得近,想拉赵楷下水的流言竟然神奇般的消失了。

而他和赵楷最近也没接触,“不曾找过我。”

“他最近却联系我了,你猜他想做什么?”慕容彦泽表情怪怪的道:“他想给我保媒,说要介绍一门亲事给我。之前就听说郓王爱成就别人姻缘,算是见识到了,他没找过你吗?”

“没有。”高铭道:“你年纪正合适,找个好姻缘不挺好的么。”

慕容彦泽道:“嘁,凭什么你能自在的玩,我却要去成婚?我怎么也得比你多玩几年才甘心。”

高铭一撇嘴,“你怎么好的不跟我学。”

——

翌日,花荣就动身去了青州赴任,临走前,高铭相送,送了花荣许多盘缠。

花荣自然推辞不收,“这使不得。”

这一次,因为分别的地点在城门,高铭不能使出耍赖大法,便道:“你拿着,就当我借给你的,你到了当地,用钱的地方少不了,说不定清风寨衙门破破烂烂,冬天漏雪夏天漏雨,你等拨款来修,说不定等到猴年马月,同事之间走动,婚丧嫁娶都是钱。我折腾蹴鞠比赛,赚了不少,我现在穷得只剩钱了,你拿一些去吧。”

花荣对高铭的招数已经有些了解,说是说不过他的,直接翻身上马,“那我……”

高铭以为他已经妥协要收下,刚要将包袱递给他。

这时花荣忽然看向高铭身后,道了一声,“太尉!”

诶?自己老爹怎么来了?高铭本能的回头,接着就听到马蹄哒哒的声响,再看时,花荣已经骑马跑出了几步,回头对他道:“我不需要,你自己留着吧。”

花荣和仆人都骑着马,别说高铭不会骑马,就是会,也追不上花荣这个职业选手。

他只能遥遥招手,“保重!”

花荣听到,背对着他举起手,拜了拜,策马奔驰而去,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朋友各奔前程,高铭不免有些落寞。

——

送走了花荣,高铭继续操办蹴鞠筑球大赛,场内的比赛,秉着公平公正的精神,球员为了自己的前途和球彩,奋勇拼搏,呈现了一幕幕的精彩的对决。

而场内治安交给时迁,一直维护的非常好,别说小偷,就是落东西的都能找回来。

反而是场外的事情,很耗神,概括起来就一个“钱”字,不是缺钱,是太赚钱了。

门票,广告和赞助,哪怕平抛去成本,也是惊人。

慕容彦泽不免担心,“这么赚钱,简直是个会下蛋的金鸡,万一有人来抢什么生意怎么办?”

“谁敢来抢。”高铭他爹是高俅,慕容彦泽的姐姐是贵妃,能从他们嘴里夺食的人物,屈指可数,不过高铭觉得慕容彦泽的担心有点道理,惹人眼红总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