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花荣没想到高铭会说这样的话,但是现在这个情景也不能反驳,只能震惊的看向高铭,希望能从他眼神中找到答案。

高铭不是没察觉到花荣的惊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见这帮人都臣服了花荣,两人从演武厅回到府衙,高铭立刻吩咐人大摆宴席,犒劳花荣。

他是最大的功臣,如果没有他,还真不知道从哪里搬救兵收拾这帮军霸。

高铭换掉了官服,花荣卸掉了铠甲,两人都换成便服,走了出来,一起去吃饭。

高铭走到回廊的时候,因为高兴,忍不住蹦跳起来,喜不自胜,“那群老杂毛!这回知道厉害了罢!”

花荣见他虽然已经是知府了,却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有高兴事就又蹦又跳的,笑道:“你小心点,别摔着。”

高铭却跳得更欢了,“最好笑是那个邱团练,简直吃错药了,竟然要跟咱们小李广比射箭!”

花荣之前不喜欢小李广这个称呼,因为是烦人的高衙内起的,现在越听越顺耳了,因为是好兄弟高铭起的。

高铭一路笑着将花荣拉进了吃饭的大厅,此时酒水都摆好了,菜也都陆续开始端上来。

高铭亲自给花荣斟了一杯酒,“来,先敬你一杯。”

花荣自然不能推辞,举杯喝净了。

高铭这才给他们两个人的空酒杯都满上,坐了下来,钦佩的道:“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把马洪给杀了,我见他满脖子的血,着实惊了下,后来听说只是皮外伤,我就更佩服你了,力道掌握的太精准了,喉咙这么脆弱的地方,你都能做到只割破不割断。”

花荣被他夸得有点不自在,“是他动作太迟缓。”

“谦虚是吧,跟我客气什么。”高铭笑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统制官,从明天起你就在我这里领一份请受,青州那边你就别管了。”

“我刚要说这个,昨日咱们只约定,我上场帮你打败那几个跟你作对的军将,可没说要做统制这件事。我在青州那边还挂着职呢,不能两边兼任。”

“诶诶诶?当初谁说等着我做知府来着?”高铭大声道:“你离开东京的时候怎么跟我保证的?我做知府,就招你过来做统制,你忘了?”

“没忘,可是青州那边……”

“青州那边有什么叫你不舍的?剿匪剿出感情来了?”高铭道:“我写信给慕容知府,跟他打个招呼,叫他放你到我在这边任职,至于文书,你就别管了,我保证朝廷上面没异议。你现在属于代管,等公文下来就是正式的了。”

他爹高俅要是做不到这点事,就不用混了。

其实花荣自己也想到孟州来,青州那边,起初本来一切都好,但最近新来个文知寨刘高,没甚本事,倒会在乡间朝大户索要钱财,迫害老实的良民,处处索要贿赂,朝廷法度,全不放在眼里,而他所在的清风寨是青州要冲,最近强盗横行,辛苦才拦着这群强盗不到青州为祸,可刘高这家伙,胡乱指挥,每每出了岔子,反要推卸责任,说是他出兵不利。

窝火。

花荣道:“既然相关环节都没问题,我自然留在你这边,刚才只是担心交割手续太麻烦,叫你难做。”

“我不难做,一点都不难。”高铭一边给花荣夹菜,一边关心的道:“你多吃一点,今日可累坏了吧。说真的,虽然知道邱团练跟你比射箭是自取其辱,但当时看他朝你射去一箭,那瞬间,我真的紧张得手脚冰凉,心脏好像都不跳了!”

花荣听了这话,非常高兴,反问:“真的这么担心?”

高铭重重点头。

花荣见高铭表情十分认真,没有半点假意,嘴角笑意渐浓,怕笑得太明显,赶紧低头喝了一口酒。

两人吃菜喝酒到太阳沉下西山,花荣倒没什么事,高铭却是又醉又累,由其是右边胳膊隐隐作痛,“在校场那会,抡鼓槌太用力了。”

花荣扶着他往卧房走,担心的道:“你这样的肩不能杠手不能提的,要是没人照顾你,你可怎么办。”

高铭醉醺醺的哼唧道:“……我能怎么办,只能叫人一直照顾着呗……”

花荣将高铭搀扶回卧房,叫他躺下,吩咐丫鬟给他打热水擦脸,见他都收拾妥当了,才放心的离开。

——

高铭办事很有效率,第二天就给青州知府慕容彦达写了一封信,信中先客套了一番,然后就直奔主题,点明了希望将花荣调到他这里做统制,因为孟州兵马不强,需要花荣这样的能人来协理,而青州人才济济,希望慕容知府能卖他这个人情。

慕容彦达毕竟是慕容彦泽的哥哥,不打一声招呼就把人调走,面子上过不去。

而且高铭相信,慕容知府没理由不卖他这个人情,花荣只是他麾下清风寨的一个知寨,平日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因为花荣得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