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稍作休整,众人再度踏上了去往会宁府上京的路途。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做好了防冻措施,但高铭还是有几次冻得想哭,也放弃了自己骑马,改为在马车内捧着手炉取暖。

马车四壁被棉被铺盖着防风,自己又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烤着炭火,搂着手炉,高铭这才觉得剩下的路程他能坚持。

花荣偶尔也进来取暖,每次进来,高铭都少不了亲自给他暖手,在这一片冰封中享受片刻的温存。

出关已经很冷,越往北就是风大雪紧,冻得几个随行的宋国时臣痛哭流涕地跟高铭请求:“大人,咱们到了之后,别急着回来了,等开春再回来罢!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

高铭不敢全答应也不敢不答应,免得他们精神崩溃,暂时安抚道:“咱们到金国上京多休息一段时间。”

这些随行们才都猛灌了烈酒,各自回到了马上。

喝进口中的烈酒,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也都不觉辣了,甚至觉得还不够味,还能喝下更烈的。

难怪后来的金国皇帝也抛弃了上京搬到了更温暖的幽州,连女真的后代也遭不住这种天气了。

虽然也有出于统治的需要,但环境因素绝对在考虑范围内。

不过,好歹准备做得充足,伙食医药都不缺,加上有金国官员的互送,终于到了会宁府的金国上京。

众人听说到了上京,心潮澎湃,高铭也下了马车,远眺前方,“上京啊……”

上京城在哪儿呢?

没有看到城墙,只看到一些星罗棋布的毡帐,有的毡帐高大耸立,周围聚集着几个小的毡帐,但总体来说,放眼望去,只见游牧民族一般的毡帐,不见房屋和城郭。

之前高铭和完颜家是在辽阳府相见的,那之前被比女真更先进的辽国统治过,所以有了城市和房屋大炕,而女真的老家依然保持着朴素的女真部落风格。

还住在毡帐内。

就在高铭张望着这片稀稀落落的毡帐,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护送他们的金国官员下下马跑向了其中一个毡帐,不多时就见一个戴着皮帽子的女真人走出了大帐,正是完颜宗弼。

天气寒冷,一呼吸便是一串的白雾,宋国这群人加上马匹此时呼出一团团白气,差点辨不清是谁。

兀术看到了南方来客,一脸笑意走近,“好久不见,快进毡帐说话!”

高铭捂着快冻僵的下巴,踩着脚下咯吱作响的白雪,“我们先到了辽阳府,到了才知道,贵国皇帝陛下跟各位皇子回了上京,便一路北上。”

兀术瞧高铭冻红的脸,笑道:“每年这个季节,连我们女真人都不随便赶路,想不到你们竟然能抗住这么冷的天气。哈哈哈,怎么样,冷吧?”

其实他也不想北归,但一个重大原因,叫他们不得不回到老家。

花荣道:“还行,就是雪有点大,马不好走。”

高铭则道:“就是这样,我们为了不耽误行程,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披星戴月地赶路,终于赶上了吴乞买王爷的生辰。是明天,对吧?”

兀术心情很好,确实是有要庆祝的喜事之前的高兴模样,又是送出一个笑容,“对,是明天!随我去皇帝寨见父皇罢!”

高铭晓得女真没什么礼仪,一点不拘谨,“好的。咱们去吧。”

所谓皇帝寨,就是这些毡帐中最大的一个,但说到底,还是毡帐。

兀术撩开帐门,让了高铭和花荣进去。

毡帐相当大,高铭觉得容纳几十个人不成问题,一进门有个炉子,上面坐着一个铁壶,有个女人在一旁看着。

正对着高铭坐着一男一女两人,男子就是阿骨打,女人和他岁数差不多,高铭推断是他的皇后。

他俩左手边则是完颜晟,也盘腿坐着,没有成年的皇子,只有几个小孩子满地乱跑。

这种场合很不庄重啊,高铭将碰了碰招文袋内的国书,寻思还是别现在拿出来了。

有两个女真小孩跑到了高铭跟前,拽着他的袖子,仰头说着什么,小手一伸。

高铭虽然听不懂,但这个场景很熟悉,这不就是小孩讨压岁钱的样子吗?

高铭微微一笑,幸亏自己早有准备,从袖中摸出几个糖块,剥了外面的纸,自己先吃了一个做演示,挤出笑容,然后把其他糖块都给他们了。

这些糖块是在他路上补充体能用的,袖中常备,心里不慌。

两个小孩得了糖,也学着剥了外面的糖纸,往嘴里塞。

然后眼睛一亮,嘴里说了句女真话,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瞅了瞅高铭,然后蹦跳着去找其他小朋友分享新得来的食品去了。

高铭这种外国人随便问本国皇室成员食物的行为,并没有被呵斥,所有人都笑着看这一切。

高铭心想,你们还真是心大啊,不怕投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