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情定终身兵围雁门(2)

隋炀帝巡幸太原,只搞得人心惶惶,李世民自也忙碌了起来,那日之后、竟再也没有见过无忧;无忧心中,本就是犹疑不定的,这样一来,起伏的心情、便更加摇摆;无忧本以为,自己是不畏寂寞、不惧孤独的女子,可这些个日子,却犹显得空寂!她一样会在午后独坐于园中,心,却已不似往日的静默,她会有意无意地望向回廊,偶能见到哥哥,却终不见那企盼的身影……

www.daocaorenshuwu.com

企盼?无忧突地惊觉,自己竟是企盼的吗?怎么会?怎么会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他呢?是认真的、还只是冲动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太原逗留了几日,炀帝便决定去汾阳宫避暑,这些天小心谨慎的应付,总算没出什么差错;不出李世民所料,炀帝临行前,果然任命李渊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承担制定郡县选补文武官员的升迁贬退,还负责征发河东之兵、讨伐群盗,而这首当其冲的,就是李世民所说的毋端儿。李渊随即便带着李建成出发,没敢耽搁……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本也要随父前去的,可李渊却不肯,窦氏也留他,他自小就是父母的心尖子,年纪也不大,自然是不放心他去涉险了;李世民落得无事,自来到了高府……

daocaorenshuwu.com

许已是习惯了吧,这日,依然是闲静的午后,李世民熟悉地穿过回廊,便径直向园中走去,许久未见无忧,心中,竟是难抑的悸动;园中自是依旧的景色,佳人依旧在座,可李世民,却突的放缓了前行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细的微风,吹落了点点花绒,飘落在无忧淡色的衣衫上,风鬟雾鬓、染柳浓烟,映衬着她明媚的笑容,本该是多么怡人的景色啊?如果她的对面,没有坐着另一个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还是走了过去,打断了两人间似是欢愉的对语;无忧的笑容、也倏然而止,似惊似喜,又似是幽茫的望向了他;只见,他的眉间、隐着明显的不悦之色,眼神亦是疏淡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纵是心有滋味,却也仍保持着惯有的风度,无忧这才定下心神,赶忙介绍:“啊,这位贺公子,是……舅舅故交之子,来家中做客的。”说着,又介绍了李世民……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有意地瞟了那人一眼,见他不过普通模样,瘦高却显得单薄,便只是客套地一笑,与他对礼而坐:“刚才……在聊什么呢?那般开心,我……没有扰了雅兴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的语调顿挫,滋味十足,表情亦如眼神般,薄霜微结,风度嘛,却已是似有还无;突如其来的一个人,突如其来的不善口吻,倒令贺公子一怔,李世民的表情傲然,口气也亦是如此,于无声无息间、表达着自己不满的情绪;贺公子便没有答话,而是望向了无忧,只见她的脸上、竟是更加复杂的神情,贺公子心思一转,似是已经想到了什么,识趣地站起了身:“啊,也没什么,就是随意地聊一聊,倒忘了时候,想也是该走了,就……先行一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嘴角轻勾,略有得色,礼节性地起身送他,心中却是念念有词:哼!算你识相!走得快!无忧似也体出了他不悦的缘由,俏眉轻颦、微悻地望他:“二公子……要么就是不来,一来……怎就沉着一张脸,还如此怠慢客人?”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见她略有责色,反是一笑:“哦,妹妹这是……怪我不来呢?还是……怪我来得不是时候?况且,我不是客人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妹妹?无忧一愣,刚才还无忧长、无忧短的呢,现在反又客气了起来,心中不免微结,却不解他脸上的笑意:“二公子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哪有时候?难道……还要人总等着你不成?”

稻草人书屋

“等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眼中、流光顿闪,探究地看她,唇边的弧度却更加盎然:“你……在等我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秀眸微凝,脸上顿如山花零落般红煽,却不知如何回他,只是轻别过了头去,避开了他锋锐的眼神;李世民收起笑意、眉心稍展,轻走到了她的身侧,脸上戏谑的神情、却瞬间转为了正色:“以后……不要用那样的笑容、对着别的男人,他们……会想入非非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想入非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忍不住一笑,羞赧中、竟自带着嘲弄的味道:“我看……不是别人会想入非非,而是有个人胸中不阔……在无端地胡思乱想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自是听出了她的取笑,却不以为然,还乐在其中地拉住了她,无忧一惊,轻挣,却没能挣开,脸颊未尽的红绡、更加绯灿浓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恰巧高士廉夫妇、从回廊经过,看到了这一幕,高士廉惊诧地望望妻子,却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世民和无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夫人也是略有惊色,但随而隐去,反是会心一笑:“这倒还真是没看出来呢,世民那么张扬、桀骜,拒了那么多桩婚事,都快把李夫人给急死了,却没想到……这孩子的心思,竟在咱家无忧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