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巧劝李渊再遭桃花(1)

李世民来到牢中,见了被囚的刘文静,眼中似有沉重之色:“先生,委屈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抬头望他,却是坦然地一笑:“当今世事离乱难堪,若论委屈,那要从何论起啊?”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不语,眉间的皱痕,却越发浓重了起来,刘文静看他,已然猜到了几分:“二公子,炀帝无道,天下大乱,人都道这乱世出英雄,可是,若要收拾如此残局,又谈何容易呢?没有汉高祖,汉光武帝之才的人,是不足以安定这个天下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您怎么知道没有这样的人?只是人们看不出罢了。”

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的话锋突转,实是探他,可李世民却果然应了:“实不相瞒,世民今日来看望您,可也不是为了什么儿女情长,而正是与您商议大事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自是一笑,带了会然的神色,他老早便看出,李世民绝非池中之物,甚至,就是他所说的那个人、也说不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先生有何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并未明说,可刘文静又怎会不懂?畅然间,便开始侃侃而谈:“如今陛下南游江淮,李密包围逼近东都,群盗大概得以万来计,此时,若能有个令人信服的真天子来驱使、驾驭这些人,夺取天下便是易如反掌之事,太原百姓为了躲避盗贼都搬进了城内,我做了几年的县令,非常了解其中的豪杰之士,一旦把他们收拢起来,可得到十万人左右,唐公率领的军队又有八万之众,一言出口,谁敢不从?以此兵力趁虚入关,号令天下,不过半年,帝王之业便可成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说得慷慨,李世民心中亦是激荡,频频点头:“正是如此!您的话……当合我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悦然而笑:“不过二公子,您的此番大志,想必……您的父亲,唐公他并不尽知吧?您又要如何……去劝说唐公来趁此天赐良机、完成大业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眉心一蹙,到露难色,这正是他所扰之处,父亲行事一向谨慎,又颇为固执,的确令自己无从下手:“不知……先生有何妙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去找一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裴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刘文静嘴角微牵,却是正色之意:“他与您的父亲旧谊深厚,让他帮着,将您一直都在准备着的事情,一点一点地透露给唐公,在唐公面前美言几句,相信到时候唐公接受起来会比较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眸色一闪,恍悟般地,露出了欣然之色,点头应着:“多谢先生指点,先生也不用担心,待得世民与父亲商议,便即刻设法放您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文静只是一笑,并不以为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与刘文静聊得投机,自是忘了时候,回家之时,已是晨光微露,斑驳的影色透窗而入,打散在桌畔倩人的衣衫上,淡然地影绰着,李世民不禁眉心微结,顿生呵怜之意,不由得、便轻抚起她雪暮的柔丝;无忧似有惊觉的睁开眼,眉睫轻扇,冉动着李世民涩然的笑意:“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清浅的一句,似还带着整夜的倦意,令李世民心中一悸,日后,还有多少个这样夜让她等待呢?他不知道:“无忧,以后若我回来得晚了,你便先去睡,不要这样等着我,熬坏了身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一怔,李世民的眸光兀自闪烁,眉宇间,也似含了他意地轻蹙着,令无忧心念一转,突地想到了、哥哥临走时的情景,那时,哥哥独叫了自己,却满是正色的嘱咐,惹得她似懂还惑,可如今,却倏然间了然了一切:“以后……好!以后……都不会了……你自去忙你的,不必担心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的言语间,自带了层层意味、令李世民不解,定然地看她,无忧却只是浅淡地一笑,倒换了慰他的神色:“哥哥临走前,对我的嘱咐只有一句,他说‘无忧,你记住,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万不要成为世民的牵绊’,当时我不懂,可现在……我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心头一震,震于无忌的默契,更震于无忧的了解。自己只是不经意的一句,却被她如此轻易地窥知了心事:“无忧……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也不用说!只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万不用惦念着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忧凝香的手,轻按在了他热烫的薄唇上,安抚地望着;李世民亦是舒然牵起了嘴角,拿下无忧的手,却贴近了她的脸颊,深眸颤动、吻香丝甜,在彼此的唇瓣间悱然地流连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听从了刘文静的建议,将私房钱交于千龙山令高斌廉,让他去与裴寂玩赌,并故意输他,裴寂也是聪明人,早知高斌廉定有用意,多方试探下,自明了了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兄阿,你就直说了吧,那李二公子是不是有事相求于老夫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裴寂的话令高斌廉一喜,这些天来,自己故意破绽百出,总算没有白费力气,终于,可以转入正题了:“这是说的哪里话,哪有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