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潼关之痛(3)

这晚,月色深浓,李世民正与柴绍研看着战图,待都觉得饿了,才命侍人端上了吃食,柴绍抬眼望了望四周,到觉出了奇怪:“世民阿,怎么好久都没看见元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这才察觉,今晚,确实还没有见过李元霸,若是在平时,李元霸就算没事,也会在旁边左右说个不停的,可今天的确反常,想着,便看向了身旁的侍人:“去,把赵王叫来一起吃!”

daocaorenshuwu.com

侍人应命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世民想,李元霸定是躲在自己帐里,生他的气呢,想想当时,自己也的确太冷漠了,况,他不开心的原因,他的四弟也未必会明白,肯定是在怨怪自己呢,故,便放下了手中的汤碗,想等元霸来了一起吃,也好好哄哄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想着,侍人便回到了帐里,却不见李元霸:“回秦王,赵王……不在帐中……”

稻草人书屋

“不在?”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眉心立凝,到感诧异:“这么晚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李世民突然心念急转,惶然第望向了柴绍,柴绍亦同样惊讶地望了过来,两人都似想到了什么般,惊悚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世民……他该不会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柴绍还未说完,李世民便兀地站起了身,眸光冷滞、面色张惶,怵然地思联着今天的一切!早上,李元霸说要攻关,只被自己说了一句,便没再多言,这……可完全不是他的性格,可自己当时心烦气躁,竟没有在意,如今不见了李元霸的人影,再联系起早上,难道他竟真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不敢再想:“姐夫,快点兵,速去城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声音微抖,脑海里急速的闪现着、各种可能的画面,心中却是默默企盼,四弟,你可万不能出事啊!不然你叫二哥如何能原谅自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天,往往是难从人愿的,唐军刚走到城口,李世民便听见城内、一片喧嚣,喊声连连,心中立时一紧,握着缰绳的手,也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虽然,他一向自负料事如神,可这一次,他却真真希望自己是错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宋老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世民仍是抱有希望的,大声叫喊:“你闭城不出,算什么英雄好汉?快快出城来,与本王决一死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些天来,连脸都没敢露的宋老生,终是登上了城楼,脸上满堆着得意的笑容,蔑然看去:“李世民阿李世民,没想到……你也这么沉不住气,都说你李世民文韬武略,足智多谋,我看……也不过如此而已嘛,哈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老生说着,便大笑了起来,向边上的人一挥手,就见一具满插羽箭的尸体,如草包般,被狠狠地扔了下来,打碎了这夜的墨黑,月明星朗下,那尸体上熟悉的双锤,明晃晃的,依稀可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眼前顿感迷茫,不愿置信的眼中,夹杂着懊丧的百种情绪,烈辣地锐锐刺心!那是他吗?是他的四弟吗?是那个纵横无敌、骁勇刚猛的李元霸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呆立在当地,脸上一阵阵的乍冷乍热,竟一时,失去了知觉;微凉的风,麻木地拂撩过脖颈,僵冻了整个身体,心,也亦是如此,透透地冰寒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柴绍看向他,亦怀了悲愤的神色,李世民的面无表情,也更让他心中涩涩酸痛,难禁地流下了泪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李元霸见李世民按兵不动,心中着急,和李世民说了,李世民却又不愿解释,他就只当二哥是心情不好,无心恋战,故,便擅自决定潜进了城去,若能取了宋老生的首级,也好讨二哥欢心。可他怎料,城中却早已有所戒备,他刚刚翻过城楼,见城下没人,便放松了警惕,将双锤缚在背上,兴兴地正要去打开城门,却没想到,就是这一瞬间的得意忘形,便被埋伏在四周的弓箭手团团围住,城中空旷,无处闪躲,李元霸还在惊怵之际,便已然万箭来袭,穿心而过,仓皇之间,他纵是三头四手,又岂能全身而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宋老生虽暂时得了上风,但,却也不敢贸然开城迎战,得意地退了回去;唐军的几个兵士,则忙去抬回了李元霸满是箭羽的尸体,交给了李世民……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亲自为李元霸立了坟茔,却站在四弟的坟前,不肯离去,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李世民啊李世民,你一向了解四弟的性子,可为什么还要冷言冷语地对他呢?自己当初是怎么和父亲承诺的?是怎样自信地说,决不会受情绪左右的?可现在呢?这不是被情绪左右,又是什么呢?若不是自己的心情不好,又怎么会让四弟就这样自作主张地陷入了敌人的圈套呢?你明明就料到了对方的拖延战术,明明就是胸有成竹,可为什么不说给四弟听呢?李世民!你是怎么当哥哥的?自己不开心,凭什么要发泄在弟弟身上?你凭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深吸着寒凉的空气,胸口却窒闷得如火燎般难禁,灼灼的沉痛,纠结着浓厚的悔意,刺剿于心!他轻轻按了按领边,那绣上了忘忧草的领边,却有意无意间,更加重了煎熬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