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秦王府莫让红颜守空枕

次日,李世民依约穿上孝服,为刘武周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尉迟恭亦跪在刘武周的棺椁前,以表悲切之情,待葬礼结束,尉迟恭便回过身来,望向了李世民:“怎么样啊?秦王?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就举鞭过顶,紧紧盯他,看他是果真有胆,还是有意作态,只这一瞬,便可探知;此理,李世民自也明白,可心,却是无波的,平移着脚步,并与常时无异,向前穿向了他的鞭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尉迟恭圆眼立瞪,手上登时一落,带起一阵迅疾的冷风,砸落向李世民头顶,众人俱是怵然一惊,连忙大喊:“秦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眼风一立,却不见丝毫闪躲之意,淡笑着,甚至连眼神都无一些抖动,定定地站在那里,坦然地望着尉迟恭!尉迟恭亦是诚然望他,铁鞭留停在李世民肩头,再没有动,如此坦荡的眼神、如此豪毅的魄力,似足以令他彻底折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尉迟恭自也不是拖拉之人,心下一定,迅然收回铁鞭,单膝跪在了地上:“秦王!你……你躲也不躲,我今天是真服了!日后……还请您别计较尉迟恭的无礼,我这儿给您磕头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心头一喜,赶忙上前扶他:“好!尉迟将军,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如此客气!” daocaorenshuwu.com

“别……秦王,我还有个事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尉迟恭并没有随着起身,仍愣愣地跪在那里,令李世民和刚松了口气的众人,俱感犹疑,互望一眼,听他继续说道:“秦王,我可跟您说清楚了,我降的……那是您,只受您的差遣,别人……我尉迟恭想听便听,不想听……便不听,哪怕是天子也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话,倒让向来面色无波的李世民,微微一怔,他明白,尉迟恭心里,恐还记恨着大哥三弟呢,那个心结怕非一时能解,倒不知如何答他,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含糊其词地带过了!不过还好,他还是肯受自己约束的,这样就好,倒也不必太过忧心…… daocaorenshuwu.com

徐茂功站在一旁,细思着适才的一切,顿感慨生,小心碰了碰身边的柴绍:“柴老弟,你说……一个人,若能让他的敌人都为他誓死效忠,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该……拥有天下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柴绍一激灵,徐茂功语出惊人,惊出他一身冷汗,盯着徐茂功,却许久,也未能言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一切了结,李世民便带着手下众多大将,返回长安,李渊亲自迎接了他,牵着他的手,满脸堆笑地走进了金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和燕岚,则是先由人陪着,送回了秦王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座雅致庄严的府院之于无忧,还是陌生的,这里显比从前的住处要大上许多,经了一道回廊,便看到了王府的花园,现下里,正值秋季,虽是添了几分萧索之意,但,那片片金黄的灿烂,却仍自大半地强挂于枝头,曳曳摇摇、叠翠流金,多少添了些慰藉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缓步走向园中,并没有急着回房,眼前一整片怒放的秋菊,风韵天成、细叶抽翠,心情似也随着绽放了起来,不由得便捧上了一朵,小心地轻嗅着,那种菊才特有的清香,飘然至心,更将她恍然的情绪,完全淡化而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们是何人?怎可私自拨弄杨妃娘娘的菊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正自沉醉,一个女子声音,却问责般,打破了这悠然的安宁,无忧抬眼看去,只见一婢女打扮的女子,俏然站在了她们身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胆!”

稻草人书屋

无忧还未言语,李世民的贴身随从,便申斥起那名丫头:“见了王妃还不拜礼?还敢出言不逊?”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秦王府中,大多是新进之人,认得无忧的,自在少数,这个婢女面带疑惑,眼望向无忧,一时呆住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这丫头……还不向王妃谢罪!”那随从见了,复又催促一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忧却忙是一拦,并不在意地笑笑:“不碍事,她没见过我,自不能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这个丫头,怎么搞的?做事情越来越拖沓了,叫你折几支菊装点一下,就来了这么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忧语尤未休,一个熟悉、灵清的声音,却兀自响起,娇责着飘扬而来,回眼望去,正是杨如夕…… daocaorenshuwu.com

杨如夕走到近前,亦是微微一怔,立时收住了训斥的话语,脸上微掠过了一抹惊色,随而隐去,这样的季节里,树木虽凋得慢,可空气却早已浮躁得难耐,天的颜色亦是灰淡的,本是一派悲凉的景色,却因着眼前这个女子,而纯清了不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忧她是见过的,此时再见,心底却是滋味难言,她袅婷的身姿,虽染了些许倦色,却仍是气韵翩然,亦如当初自己见她之时,清纯脱俗、高雅淡洁,无一些世间的纷杂之色;杨如夕心中暗暗苦笑,自嫁李世民来,自己常常心生悲苦,国恨家仇、情浅爱薄,都是她心上难平的伤愁,所谓面由心生,想想自己此时的容颜,定是憔悴多了,怎再去比无忧的贵雅?况,如今的身份,又是大为不同了,她,是他心上的女子,而自己,怕只是他群艳中的匆匆过客,如此而已,还有什么可骄傲的资本呢?若是强作傲然,恐只能更显得庸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