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洛阳踩营惑

洛阳城前一战,王世充虽是全身而退,却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此时,洛阳城已被李世民团团围住,显是对自己更加不利,而今日阵上,青城宫前的一幕,也被随着柳连的副将,全数告诉了王世充,王世充本就生性多疑,再加上,李世民军中皆是瓦岗旧将,想来要是他们里应外合,自己岂不要更加被动?于是,便遣人速速找来了柳连与单雄信,以作试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单将军、柳将军辛苦了,今日一战……虽令我军很是被动,但……他李世民倒也没占去什么便宜,倒是本王听说……今日,李世民曾陷入了我军包围,本是有机会杀之而后快的,不知可真有此事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世充的话令柳连心中一颤,他果是兴师问罪来了,柳连的所为,单雄信也并不理解,正想听听他要如何解释,故,便也犹疑地望向了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柳连定了定心神,并未显露出一丝慌乱,沉静道:“王爷,当时柳连是想,若能抓活的,岂不更加好,所以才延误了时机,还请王爷降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

稻草人书屋

王世充随意地点了点头,但这个答案,显然并不能令他满意:“可是……本王还听说,在流箭当中……也是将军一声令下,解了那李世民的性命之围阿……”

daocaorenshuwu.com

柳连一惊,如此的细微末节,王世充都了如指掌,显然是有人对他说了些什么,或者,根本就是王世充有意安排了什么人,在自己的身边,柳连暗压下滞气,平息道:“王爷,当时混乱,末将只是一时失策,还望王爷明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原来是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世充眼眉一扯,反笑了起来:“阿,不碍的,不碍的,本王也只是随便问问,将军别往心里去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连亦是低眉,松下口气:“谢王爷体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世充眯缝起眼睛,刻意地笑笑:“好!其实呢,本王今天是有件事情要来和将军商量的!将军也该知道,李世民那小子,一向诡计多端,所以……咱们若要战而胜之,恐还要先摸清对方的底细才行……故,本王想,趁他们今日刚刚扎营,防御还不甚稳固之时,派去两人,踩踩唐营……将军看……可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世充是个颇有心计之人,他心下即使再有顾虑怀疑,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激烈,他知道,柳连对于他来说,还是颇为重要之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世充的意思,柳连再明白不过,忙起身表态:“王爷,柳连愿往!” 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愿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比起柳连揣测人心的不情之举,单雄信显然更为积极,可王世充却笑着摆了摆手:“那倒不用劳烦我两位大将,这样吧,就烦请柳将军前去跑一趟,本王再派个副将给你,单将军还是留守城中吧,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爷请放心!柳连定不辱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连话虽是应着,可心里却非常明白,王世充其实还是怕他们与秦琼等人旧谊难断,才会派去一人,而留下另一人,以作牵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到刚刚入夜,柳连便带着一名副将,潜到了唐营附近,副将自是带了王世充的命令而来,他故意主动提出,要二人分开行动,以便观察柳连的动静;王世充对于柳连,终还是放心不下,若说这次踩营是为了打探唐军的动静,到不如说是,为了试探柳连的忠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连与副将分开,再杀去几名过往的唐兵,便见一侍从打扮之人,正从此经过,忙一闪身,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拉到隐蔽之处,狠道:“说,秦王何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侍从大骇,双目圆睁,已惊悚的巍巍颤抖:“在……在帅帐跟……跟将军们议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连刚欲挥手击他,一低眼间,却瞥见了他手中一暗红之物,月光银白,透影稀落,飘离在这幽夜的暗红之上,犹显得清晰,那似是女子所用之物,还隐有淡淡的清香,随着这夜的风凉,漫飘进他原无波涟的心里,皆是熟悉的味道:“你……你手里拿的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侍从低头看看,颤道:“这……这……是拿给……王妃的……” daocaorenshuwu.com

“王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侍从吞吐的一句,令柳连顿感惊诧,亦触动了他心中暗隐的浓浓情感,可他不解,王妃?真的是无忧吗?可怎么会?怎么会呢?她怎会跟来了这里?李世民又怎会让她跟来了这里,来受这样的苦、这样的罪呢?他不心疼她吗?不顾怜她吗?柳连不由得便紧了紧右拳,狠道:“王妃的营帐……在何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侍从感到脖颈上的手,明显不断加力,更是惊吓得唇齿麻木,已不能言,只颤颤地伸出了手指,指向不远的地方,柳连赶忙抬手猛磕,将那侍从打晕,便朝着他手指的营帐急急奔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帐前的守军不过数人,柳连只需几下,便解决掉了,可如此英勇剽悍的他,却没有勇气、去掀开那道轻薄的帐帘;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还会再见到她,且是在此情此景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