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清昶公主

    张英、周昕也没在意,竹轩楼这种地方,经常有些卖艺的女子出入,在这里弹琴卖艺,以助酒兴。但方云却放下了筷箸,他感觉到了一点不妥的地方——周围太安静了。

    竹轩楼虽是个清雅的地方,但许多商人大贾,文人墨客出入,攀交情,谈诗词,总有些声音。但现在,整个竹轩楼里万籁俱静,只剩那女子的脚步声,似乎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哒!

    清脆的脚步声,似乎是回应方云的心声,珠帘处,走过一个朱红宫装的女子,皎好的面容,白皙的肤sè,如同仕女图中走出的美人。乌黑的头发高高耸起,用一只飞凤簪子插着,余下的黑发如瀑布般倾泄流下,端的如女神般。只是这女子柳叶般的眉毛微微扬起,显露出一股凌厉的味道。

    这女子微微迈步,姿态优雅从容,身后,两名木无表情的带刀侍卫紧紧相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英、周昕感觉方云目光有异,也不由抬头望去,一眼看见那宫装美人的侧脸。两个人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满脸骇然。

    “清昶公主!”

    两人也顾不得吃,筷箸一扔,赶紧伏在地上,头贴着地板,诚惶诚恐。

    刷!

    珠帘卷动,一条朱红长鞭从门外钻进,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刷一下卷向方云。

    “嗯?”方云眼睛一睁,没想到清昶公主会突然出手。不过他这段时间苦练,力量和反应速度也增加不少。手腕一探,方云用了一招莽牛铁踏劈砸过去,一招出手,拳风呼啸,带着一股狂野的气势。

    莽牛发怒,连狮、虎都敢斗,何况是地底的毒蛇。对于这些毒虫,莽牛从来都是铁蹄踏下,直接碾成齑粉。莽牛铁踏取的就是这个意境。

www.daocaorenshuwu.com



    砰!

    方云一拳砸中鞭影真身,就像莽牛铁蹄一样,重重的踏落在长鞭上最不能受力,最虚弱的一截。拳鞭相交,发出剧烈的响声,像两个壮汉撞击在一起。

    “不好!”拳头落实,方云立即感到一股狂猛的力量从鞭子中轰了过来,以方云如今的力量,居然掌控不住这根鞭子。这种感觉,如同看到一条花蛇,探手一捉,突然发现是条火线巨蟒。

    啪!

    虎口炸裂,朱sè的长鞭唰一下抽在方云脸上,立刻一条鞭痕显现。两边皮肉翻卷,火辣辣的疼。一缕缕血痕立即从脸上流了出来。

    “吓!”张英和周昕也听到了鞭子抽在脸上的声音,两人骇了一跳,赶紧小声叫道:“方兄,这位是清昶公主,招惹不得啊。赶快和我们一样跪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周朝,家世渊远,背景深厚的王侯,他们生出的女儿是没有资格称公主的,只能称为郡主。只有出身皇家的女子,才能被称为公主!这位清昶公主就是不折不扣的金枝玉叶,地位比之方云等人高贵的不知多少倍。与其他公主不同,这位清昶公子xìng子高傲,半点也不温柔。

    方云神sè平静,似乎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望着门外,方云脑海里掠过前世的记忆。

    清昶公主,皇室第十七位女儿,极得人皇宠爱。方云之所以记得这位公主,却不是因为她在皇室中受宠,而是这位皇室金枝在武道上的惊人天赋。

    九岁骑猎,十岁元气级,十五岁便突破到了罡气境,这位公主在武道上展露的天份令人惊叹,丝毫不在方云大哥方林之下。十九岁那年,这位公主亲身前往莽荒,斩杀一头千年猿妖。之后,更深入夷荒,亲手斩杀夷皇坐下一位大将军,震惊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包厢外,突然一片死寂,脚步声凭空消失。一个冷若冰霜猛的炸开:“好大的胆子!”

    珠帘晃动,一条朱红的身影已经昂然迈步跨入包厢之中,清昶公主扫了一眼包厢,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盯着方云,冷声道:“你是哪家的士子?见了本朝公主也不下跪,莫非不通礼,是野兽异族吗?”

    感觉到清昶公主走入包厢,张英、周昕更加惶恐,几乎连呼吸都不畅。这样的人物,就算她们府中的夫人、娘亲,见到了也盈盈下跪,诚惶诚恐,何况她们。

    “方兄,不是斗气的时侯啊,”尽管在这位清昶公主面前感觉极大压力,两人还是忍着心中的不安,善意的提醒方云。

    方云也不去擦脸上的血,就那么倔强的望着清昶公主,神sè冷漠。刚刚那一记交手,方云已经明白,这位清昶公主的实力远超自己,估计也就自己的大哥方林才能压住她,那还是占着比清昶公主早出生几年的优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股怒火在胸中燃烧,方云回忆起了许多。前一世,方云家破人亡,大哥方林间接为了大周而亡,父亲方胤更是被人皇亲手击杀。而满门上下三百二十余口人,全部行刑的命令,也是出自人皇亲手签发的令谕。

    方云一家灭亡,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人皇,是大周皇室!

    如果方云还是那个方云,他极可能选择跪伏下去,平息这场风波。但此一时彼一时,既然知道家破人亡的最大元凶来自大周皇室,方云如何还能保持对皇室的那份尊敬,又怎么能跪下去。

    方云盯着清昶公主的眼睛,猛然喝道:“张英、周昕还记得我刚跟你们说过的吗?武道练拳首重拳法、意志。如果连在一位公主面前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你们又凭什么想要在武道上有所成就?如果你们想要在府中得到重视,如果你们想要改变你们娘亲的处境,那么就给我抬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英、周昕听到这句话,背部猛烈震动。两人出身武道世家,多少听说过拳法、意志的重要。二人一下剧烈挣扎起来。

    “方兄说得不错。如果我今天选择了妥协,就会在心里留下yīn影。以后修练武道,只怕很难jīng深。”

    “今天得罪了清昶公主,最多不过一顿毒打。但要是丧失了武者的尊严,不能再武道jīng进,以后只怕娘亲永远只能在府中受苦,被人呼喝,唤作贱卑!”

    ……

    两人伏在地上,眼中闪过许多思索。想起在府中受苦的母亲,两人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猛的,两个人居然同时竖起腰,直直的看着清昶公主。

    清昶公主本来盯着方云,两人一起身,她双肩猛的震动了一下,吃惊的看着张英和周昕。

稻草人书屋


    “这两个狗奴才,好大的胆子。居然有这种勇气,敢这么看着我!”清昶公主心中满是震惊,她一向心高气傲。凭借着显赫的出身,凭借着皇族应有尽有的功法、法诀,以往上京城哪个士子见了她不是恭恭敬敬,诚惶诚恐。就是一些王侯家的大世子,见了她也要低头,问声安。

    这两个出身低贱、旁出、庶出的士子,居然敢在她面前抬起头来,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大胆!”

    两声暴喝,清昶公主身边,两名披甲护卫察颜观sè,感觉到清昶公主眉头微皱。立即暴喝一声,**般的气息破体而出,压迫方云等人,同时长刀半出鞘,作势就要连人带桌,把几人劈成两半。

    “住手!”

    清昶公主手掌一竖,阻止了两名护卫。目光一转,望向了方云,她气极反笑:“好,不错!敢在本公主面前这么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昶公主把张英、周昕的变化看在眼里,她明白,方云才是这一切他们转变的原因,一腔怒火顿时倾泄到了方云身上。

    笑容一敛,清昶公主神sè如同冰霜,叱喝一声道:“来啊,给我掌嘴。他们不通礼仪教化,今天就教他什么是尊卑礼仪。一个公侯家的小士子,今rì敢在本公主面前放肆,他rì岂不是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了!”

    清昶公主嘴一张,一顶蔑视皇族的大帽子就扣了上去。

    “是,公主!”两名武道高强的护卫应声出列,脚下一迈,就要上前掴嘴。

    “如果他rì不想死在蛮荒边疆,你们几个就尽管试试!”方云霍的站起,目光冰冷如剑,扫了一眼两名护卫。

    脚步嘎然而止,两个护卫虽然不知道眼前少年是谁,但看身上的装束,显然非富极贵。听方云的口气,两名护卫更感觉,这少年似乎是京中权势极重的王侯的公子。
daocaorenshuwu.com


    大周朝以武立国,武风极盛,战事最是频繁,相应的调动也很多。这种调动,由大周太祖所令,就是当今人皇也插手不得。

    别看他们几个现在是清昶公主的护卫,但说不定什么时侯就调到了某位王侯座下。若是今rì欺负了他的公子,来rì说不定,真要被人寻了个什么由头,把他们派入五荒深处,死个不明不白。

    一言暂时震住两名护卫,方云一步跨过木桌,逼近清昶公主四尺之内。他双目明亮,神情凛然,有如朝廷掌管律法的文儒大臣,大声喝问道:

    “呵!你既然说我不通礼义。那我且问你,清昶公主,你可有爵位在身?”

    “可有沙场征驰,立下彪柄战功?”

    “可有寒窗苦读,金榜题名?”

    方云质问一个接一个,每问一个可有,便逼近一步。三步之中,方云双眼怒张,声音宏亮,神sè凛然,犹如一位执掌朝廷律法的儒家大臣,正在质问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步伐之中,更是用上了莽牛拳叠加气势的方法,给人一种气势雄浑,不可抵抗的感觉。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