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唇枪舌剑

    方云突然其来的一记暴喝,让清昶公主心神剧震。方云咄咄逼人的三句质问,一句也答不上来。这会,清昶公主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老师,那位严厉、古板的当朝太傅大人。

    清昶公主虽然出身尊贵,更极尽人皇宠爱,但偏偏在这位当朝太傅手中吃不开。儒家的文臣,做事讲究仁义礼法。只要占住一个理字,别说手握重兵的王侯之流,就算当代人皇,照样不给情面。清昶公主在这位太傅面前,没少被喝斥,好几次,好几次都把她弄得眼睛通红,几乎要流泪。

    面对方云炯炯的目光,义正言辞的喝问,清昶公主眼神慌乱,心神一下失守。

    “哼,你既然一无彪柄战功,二无功名在身,更无显赫爵位,凭什么要我尊敬你?你有一身高明的武道修为,不去应征入伍,征战沙场,替皇上排忧解难,是为不忠;你不去沙场战伐也就罢了,我大周强敌群立,人皇忧心,你不去侍立左右,端水送茶,以尽人女之责,却一个人跑来这竹轩楼享受,是为不孝;张英、周昕出身卑微,武道微低,在家中处境举步唯艰,你不去加以提拨、扶持也就罢了,却拿你的出身,欺压他们,凌辱他们,此是为不仁、不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又有什么资格让我方云屈膝下跪?!!我方云顶天立地,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就是不跪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方云的声音振聋发聩,掷地有声,寥寥数言之间,就把这位清昶公主打入了万劫不覆之地。

    噔!噔!噔!

    清昶公主脸sè煞白,脚下接连退了三步,就是两位武功高强的护卫,听了方云的话,也是竦然动容。当今天下,兵家镇国,儒家安国。儒家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早已深入人心,如果哪个人被儒家执掌朝廷的文臣们扣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罪名,就是当今人皇都保不住!

    清昶公主倒底是练过武道的,意志坚忍,很快就回过神来。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什么事,清昶公主一张白皙的脸孔顿时一会青一会儿白。她心中羞怒交加,以她的身手武功、出身地位,刚刚居然被人一个眼神骇得连退三步,耻辱啊!清昶公主感觉就像被人在脸上狠狠甩了两巴掌,自尊被踏践无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巨大的耻辱感冲击下,清昶公主格格怒笑了两声,猛的脸sè一冷,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好你个狗奴才,学了几本儒家经籍,居然就学会了乱扣帽子。罢了,我看你也练过武道,本公主倒要瞧瞧,你手底下有几斤几两,敢在本公主面前放肆!”

    唰!

    清昶公主一语落定,也不给方云开口的机会,她心中隐隐也有些怕了方云刀剑般的口才。手一伸,缠在腰间的长鞭唰一下荡开,一股火红气浪从鞭子里呼啸而出,整个厢房中立即温度飙升,凭空涨了几度。

    嘶!

    令人头皮发麻的蛇嘶声从鞭影中发出,方云就好像看到了一条巨大的蟒蛇吞吐着火云,向自己卷了过来。清昶公主被方云骂做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心中激起了真火。这一下,含怒而发,用上了jīng擅的狂蟒鞭法,鞭影中吞吐出的火红,更是蕴含了她刚刚晋级的一点稀薄的罡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妙,这女人发狂了!”方云大叫一声,脚下噔噔直退,同时双拳挥出,抵抗鞭影。

    砰!

    拳鞭相击,沛不可挡的狂暴力量瞬间粉碎方云的防御。火红的长鞭在空中一荡,缠住方云的身体,再往下重重一甩。只听砰的巨响,包厢内的木桌四分五裂,方云的身体重重砸落地面,连木板都陷了下去。

    “哼!”清昶公主冷哼一声,一步跨过四尺多的距离,金sè的云履靴重重的踏在方云胸膛上,将他的身体死死的钉在地板上。

    一个是元气级,一个已经达到罡气初级,两者之间巨大的鸿沟,此刻显露无疑。在清昶公主这位武学天才,珍奇异宝、武功秘诀应有尽有的皇室奇葩面前,方云完全败下来了,败的毫无争议!

    “狗奴才,我还以为你有几斤几两,敢在我面前放肆。原来就这么两下,”清昶公主一只脚踏在方云胸膛上,居高临下,嘲讽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此时,清昶公主心中才微微舒了口气,但心中依然有极大的不畅快。以她的身份地位,被人三言两语逼得放下身段,用暴力去征服,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败。清昶公主心中极不是滋味,但脸上绝不表露出来。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点个头,跪下给我叩三个头,道个歉。我就当刚刚没听见你说的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清昶公主柳眉一扬,寒声道。

    自尊的羞辱,只能用羞辱对方的方式来弥补。清昶公主觉得,只有让眼前这个狗奴才叩头求饶,才能消除心中的怒气。

    “以罡气级的修为欺凌一个元气级的对手,你的成就感就是这样吗?”方云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神情冷漠的盯着清昶公主,毫不退让。

    “你!……”清昶公主心中重重抽搐了一下,方云一句话就剌到了她的痛处。以她的身份地位,这样与一个以往不瞧在眼里的上京城士子计较,已经是失了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加令她受不了的,是方云的目光。那种目光,冷漠、寒冷,透过那双眼睛,清昶公主感觉到了一个坚忍、强大的灵魂。这样坚忍的意志,根本不是她屈屈几鞭能够压服的。

    就在这个时侯,清昶公主身左的护卫眼睛亮了一下,快步上前,从粉碎的碗碟碎片中拾起一颗黑sè的珠子。

    “公主,你看!”护卫把这颗珠子递了过去,交到清昶公主手中。

    “嗯,人级珠!”清昶公主眼中闪过讶异,这种修练珍宝,怎么会在竹轩楼这个小士子身上!

    “公主,这个人我知道,”护卫上前两步,在清昶公主耳边,低声叙说了几句。

    清昶公主眼睛一亮,微微颔首。玉葱般的手指夹着人级珠,清昶公主望着方云,冷笑两声:“我当是谁,原来是四方侯的次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扫了一眼那名神sè木然的护卫,知道他凭借身上掉出来的人级珠,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也不想理会清昶公主,依然一语不发。

    清昶公主也不以为意,探手入怀,再伸出来时,指尖多了一颗斗大的琥珀sè珠子,那珠子里,雾蔼袅袅,zhōng yāng,显露出一片缩小的山河社稷图。其中峰峦幢幢,流水潺潺,草木鸟鱼,活灵活现。

    “地级珠!”张英、周昕猛的叫了出来,两人死死的盯着清昶公主手中的珠子。这种武道魁宝,比人级珠要强悍得多。

    “你们两个,倒是有些见识,”清昶公主瞥了眼两人,将两颗珠子并非放在一起,人级珠瞬间黯然无光:“不错,这颗就是武道魁宝地级珠。练功的时侯,身上带上这颗珠子,周身窍孔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就能比人级珠强上五倍,相当于普通人的二十多天的效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既然喜欢和人赌斗,那我也和你来个赌斗,”清昶公主心中冷笑,只听护卫只言片语,她就判断出了方云的心xìng。自己这个赌约他绝对无法拒绝。

    “赌斗的彩头,就是这颗练功圣品,地级珠!我也不太欺压你。我给你一个半月的时间,回去之后,你可以勤修苦练。到时,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就算是你赢了。我身上这颗地级珠就归你,而你若是输了……”清昶公主止住不说,眼睛却看向方云。

    方云眼睛亮了起来,尽管明白清昶公主不怀好意,但他实在太需要这颗地级珠了。武道一途,按正常的途径,修练太过艰难,而留给他的时间又不多。清昶公主提供给了他一条无法拒绝的捷径。

    如果有地级珠在手,方云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内,武功突飞猛进,就是赶上身前这位皇室天才,也不是不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想怎么样?”方云沉声道。

    “哼,”清昶公主眼神一眯,目中一片寒光:“好,我如果输了,也不要你这颗人级珠。我只要你跪在我面前,大声说,你是我的狗奴才,一辈子都是,生生世世改变不了!”

    清昶公主心思不可谓不狠毒,方云刚刚那翻武道jīng神、气势的说法,她完全落入耳中。她心中打定主意,要狠狠耻辱他一翻,不止如今,更要狠狠踏践他的武者尊严,令他以后再无机会jīng进,从此沉沦!

    “我答应你!”方云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犹豫。

    清昶公主却惊了一跳,她知道方云很可能会答应,却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利落,毫不犹豫。

    “这个方云,倒是凭的什么?就算给他一颗人级珠,他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半月内达到罡气级!”清昶公主目光闪烁,无数个念头掠过脑海,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方云凭什么答应这个赌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武道漫漫,这个清昶公主,只不过是我人生道路上遇到的一个小小的阻碍,还算不上我的敌人。我所要面对的困难,比眼前的要大百倍、千倍。如果连她都无法战胜,rì后,我又凭什么面对更强大的敌人,去逆天改命,改变家破人亡的命运?!”

    方云jīng神剧烈燃烧,心中无数个念头闪过。他明白要想战胜眼前这位皇室公主,困难重重,但武道jīng神就是这样。

    真正的武者,面对困难,只会迎难而上,以自己的信念、意志与艰忍,战胜对手。只有具备这样大意力,大坚持的人,才能在武道上有大成就!

    方云,没有退路!

    “我也不占你便宜,这颗是皇宫疗伤圣药,你拿去吃了。一个半月之后,我会在学宫中等你!不要想食言,哼!”随手将人级珠和一颗清香扑鼻,外形如珍珠般的药丸掷过去,清昶公主转身就走。身后,两名护卫紧步相随,一会儿就消失在门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哄!

    清昶公主前脚刚走,竹轩楼内就炸开了锅。一个个跪伏在地的鸿商巨贾,士子儒生全部站起身来,一个个望向方云等人所在的包厢,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谁家公子,居然敢触怒皇室公主?”

    “原来是四方侯的次子,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啊!皇室中的成员,地位何等崇贵,这里哪个人不是诚惶诚恐,他居然敢和公主斗嘴!”

    “这位小世子好伶俐的口才,堂堂清昶公主,金枝玉叶,居然被他说成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这样的大罪名,怪不得清昶公主会受不了!”

    “不自量力,以元气级的修为就想挑战罡气级的武者,再给他两个月都没用!”

    ……

    包厢外,议论纷纷,无数目光透过珠帘,打量着里面的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求十二点钟后的推荐票,冲榜!*-*)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