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交锋

    营帐里美婢侍立谢道辆在宣纸上唰唰写着字,一片寂静。

    只一会儿功夫,谢道韫就写完了几封情报,卷好,绑在了蜂鸟腿部。

    “阿朵,把蜂鸟拿到帐篷外,再放飞出去。另外,替我去找一下亚努大人,说我有事找她。”

    谢道韫把蜂鸟交给了侍女。

    侍女眼中闪过一丝愕然,随后点点头:“阿朵明白。”

    接过蜂鸟,侍女径直走出了门外。

    营帐里再次安静下来。

    谢道韫铺开一张简单的地形图,在木桌上,慢慢的看着,自始自终,她都没有看向一旁的方云。

    方云站在营帐边缘,目光静静的注视着谢道粗。

    这位秋荒的奇女子,身上流露出一股安静、智慧的气息。如果生在中土。这样的女子,是值得传唱千年的。不知为什么,方云突然想起了孔雀。这咋,谢道耙和孔雀一样,脸上都戴了一张面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孔雀的银sè面具,能够增添杀手的神秘。起到乱敌心神的作用;至于谢道耙的面具,明显是以魔神的威严,来震慑人生,使人忘记她女子的身份。

    战争,从来都是男人的领域。女人要插足这里,必须掩去美丽的容貌。

    营帐里一片安静,谢道掘的目光,逡巡在身前那张地形图上。从方云的位置看过去,可以看到上面标记了一个个黑sè的箭头。

    “好机会,这是秋荒的行军图。”

    方云扫了一眼,迅速将这张图记入脑海。

    兵法有三十六种策略,每一种策略都策。但所有的策略加起来,都抵不过一句话: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有了这张行军图,就能对秋荒未来的行动,了如指掌,这可是一份无价之宝。若是寄回去。忠信侯就能凭这张行军图。克制谢道辆。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比杀什么秋荒的大将,都要来得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也不用留了,一会儿,找个机会溜出去。直接返回军营就是了。”

    方云立即感觉这里已经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

    哗录!

    寂静中。油灯的灯蕊,突然打了灯花。

    “油灯里的油不多了,你过来,给油灯添些油。”

    谢道粗突然道。她的声音,非常宁静。

    方云心中微凛,仔细看时。却发现谢道桃正低头看着桌上的地形图。她说话的时侯,头也没抬。似乎真的只是让他过去,给油灯添些油。

    “是,公主!”

    方云应了一声,大步走了过去。他此刻,肩宽体肩,鹰鼻深目。看起来,活脱脱一个秋荒人。方云倒也不怕她瞧破。

    走过去,从木桌下,拿一个皮囊,方云拧开盖子,开始往油灯里添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的胆子不小啊!”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声音中,带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方云只觉双肩一沉,身上顿时好像被压了一座大山,顿时动弹不得。

    “公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云心中一惊,虽惊不乱。这个时侯,慌乱只是自找死路。

    “我哪里露出破绽了。让她瞧了出来。”方云心中自问到。

    中土人和秋荒人截然不同。方云想不出,自已到底做了什么。让谢道抛对自已产生怀疑。看了几眼行军图,显然不能成为理由。因为方云那个位置,根本不用刻意,就能看到。

    “还要装吗?”

    声音一落,方云的双脚一下子陷入了地里。沉重的压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桌边,谢道韫神sè如常,手执狼毫笔,在砚台里蘸了蘸墨,在行军图上,写了一行小字。她的目光,始终看都没看方云。

    谢道韫没有出手,仅仅是凭借着一丝外泄的气息,就将方云压制得动弹不得。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方云沉默不语,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刚刚见到谢道韫的时侯,她的气息婉若,安静。很容易让人忽视了她是一名绝世强者的事实!

    “哼!你以为你的伪装能瞒得过我吗?”

    谢道韫终于转过头来,以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方云:

    “灵慧境的强者,连命运都能看破,还会看不穿你这拙劣的伪装?”

    方云开始还想硬挺到底,听了这句话,心里一沉。身上露出了破绽。还可以想办法,用话来圆。但对方居然是一对眼睛,直接瞧破了自已的伪装,那就是长一百张口,也没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低估她了!此女武力高绝,又智深如海。她明明早就瞧破了我的伪装。却也不说破。好沉的心机。”

    方云知道,再嘴硬下去也没用。“输人不输阵,既然被识破了,便索xìng坦白!”

    方云心中一硬,正要承认。就感觉到身上一松,那股无形压力。消弥于无形。同时耳中听到谢道粗冷冷的声音:

    “回去告诉极道先生,让他不要自作聪明。我不喜欢。在与人达成合作后,还被人处处监视!天邪宗的那些秘法,对我来说,根本没用。告诉他不要自误!”

    听到这翻话,方云心中狂,二即意识到眼前柳暗花明,再生变化六纹个谢道粗大甘曰切,她明显是把自已,当做另外的人了。

    “谢道韫太过聪明,这既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弱点。”
daocaorenshuwu.com


    方云压下心中的狂喜,整了整思路,冷静道:“公主多虑了,我们绝对没有监视公主的意思。我们大人,只是考虑到公主的护卫实在太弱,恐怕难以承担保护公主的重任。同时,又怕公主面薄拒绝,所以才派我过来。这也是不得已之计。还望公主勿怪。”

    “哼!强辞夺理!”谢道辊冷冷的扫了方云一眼:“这次就留你一命。回去告诉极道先生,如果再让我发现,他派人假扮成我的护卫来监视我。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方云装做沉默了一会儿:“既然公主不领情,那我回报大人就是了。”

    “下去!”

    谢道韫挥了挥手,背过身后。

    方云不敢久留,面朝谢道韫。缓缓退出了帐篷。到了营帐外,冷风一吹。方云顿时觉得后心出了一身冷汗。辨认了一眼方向,方云立即朝大营外走去。 稻草人书屋

    方云网走不久,营帐一掀。极道先生裹着一道夜风,走了进来。

    “公主,事情怎么样了?”极道先生望了一眼谢道桃,说道。

    谢道桃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没有回答。转而道:“极道先生。我想我已经表达的很明白了。合作归合作,你若是再派人过来监视我。那合作就到此为止。”

    “监视?”极道先生眨了眨眼睛,一脸愕然。

    “哼,你还要装糊涂吗?刚刚站在这里的侍卫,不就是你们天邪宗的人吗?天邪易形**虽然厉害,但还瞒不过我的眼睛。”

    “公主到底在说什么?”极道先生满脸的不解:“我可从来没有派过。任何人来监视公主!”

    听到极道先生这句话,谢道韫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神sè一变:“刚刚那个伪装成我侍卫的人。不是你们天邪宗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公主开什么玩笑?我的人都聚集在我那边,一个不少。有没有派人过来,难道,我自已还不清楚吗?等等你网说有人用了天邪易形**。伪装成你的侍卫,站在这里?”

    极道先生也变了脸sè。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身形一晃,冲出了营帐。

    营帐外。夜风袭袭,一片黑暗,哪里还能看到方云的影子。

    “传我命令,立即封锁通往大周地区的通道!只要发现可疑人或是试图逃往大周军伍,立即格杀!”

    谢道韫的声音在黑夜里飘出很远。

    “极道先生,对于修练了天邪宗秘法的人,你们应该有一套感应的方法。现在。是该你的人出手了。那人看了我的行军图。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传出去!” 稻草人书屋

    谢道韫感觉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居然有人当着她的面,戏要了她。

    “嗯,无论这咋,人是谁。敢用我们天邪宗的秘法。窥视公主。那就是个死罪!”

    极道先生的脸sè也不好看。天邪宗的秘法,居然传到外面去了。还被人修练,用来打探自已一方人的秘密。这可是在公主面前,丢大了。

    极道先生,觉得脸火烧火辣的。

    “公主放心,这个人,就交给我们了。”

    极道先生说罢,匆匆告别。

    片刻之后,十多名可怕的武者,奔出了秋荒大营,直奔感应中的方位而去。

    “不在这里!看来,他自毁了修练的天邪宗秘法!”

    一处树林边,这些十龙之力的武者,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关系,他既然自毁了天邪易形法,那么自然没法再隐藏踪迹,你派人回去报告公主,让他注意搜索了一下这一带的中土人。”

    另一名浓眉大眼的十龙武者道。

    “嗯,就这样。你们继续拨索。我去回秉公主。长老有令,这咋人修练了我们天邪宗的功法,杀无敕!”

    声音一落,十多道人影,立即分开,眨眼间消失在树林里。

    山林里的一处灌木中,方云盘坐在其中。大口喘气。刚刚的情形。正是危险至极。就在离开秋荒大营不久。方云就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被盯住的感觉。同时,体内的修练的天邪内力。也翻腾起来。

    早在阎城的时侯,方云就领教过大将军昌旷的厉害。知道天邪宗的功法。都有一种感应能力。这会儿内力翻腾,毫无疑问,是秋荒大军中的天邪宗高手,在追踪自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任何犹豫,方云立即自毁了修练的天邪宗功法。包括摄空邪爪。望气法和天邪易形法。

    这些功法,火侯还不是很深,毁了也无所谓。将来找个机会,再修回来就是。

    当务之急,是要赶快逃离这里,救得一命。

    “天邪宗的人,都会望气法。我出生王侯家。气运应该是红sè的。这比较显眼,被很容易追踪。得想个办法掩盖才是。”

    方云沉思一阵,突然大手一招。黄金画卷浮现,六匹秋荒铁骑出现。

    echo处于关闭状态。